當中美之爭進入意識形態(馬 玲)

中美貿易戰七月六日開打以來,美國尚沒有任何減弱或休戰的跡象,反而是海內外各種輿論把話題漸次帶入到「長期性」、「新冷戰」、「意識形態」的領域。

中美進入「全面戰略競爭時代」
在此不妨先聽一下各路人士如何說:
研究中美問題的學者陳定定認為,中美目前展開的戰爭不只是貿易領域,正向貿易之外的其他領域擴散,與原來保持的關係正在全面脫勾,進入「全面戰略競爭時代」。
原中國進出口銀行行長李若谷在一個年會活動中表示,中美關係不會再沿過去四十年走過的路走下去,美國對中國的看法已發生「根本變化」,中美爭端已非單純的貿易問題,而是涉及美國對中國戰略的「重大轉向」。他說,此前曾主持一場中美關係研討會,與會的十多名美國頂尖中國問題專家,對中國的態度都強硬了起來。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指出,美國戰略界已集體認知,長期而言中國是美國唯一的威脅。貿易戰只是美國打出的第一張牌,接下來還會打台灣牌、南海牌、人權牌、朝鮮牌等。其中台灣牌將會是非常危險的一張牌。
美國電視台CNBC名嘴克雷默(Jim Cramer)在貿易戰開始當天說:「許多美國人支持特朗普總統跟中國打貿易戰,而且感謝總統為他們挺身而出。」
《香港經濟日報》評論說,中國有三個低估:首先低估了特朗普維護美國利益的意志;其次,低估了美國政界的團結;第三,低估了美國國民對特朗普提出的「美國優先」的支持。
內地《環球時報》也看到了這種趨向:越來越多中國國際關係學者認為,美國對中國政策正在經歷從「接觸融合」到「遏制戰略」的轉變,且這種轉變已不可逆轉。這將對「中國崛起」構成「前所未有的挑戰」。
過去一直說,「中美關係好不到哪兒去,也壞不到哪兒去」,但今後是否還能維持這種「壞不到哪兒去」的狀態,人們普遍感到悲觀,中美關係今後也許會壞到某個不堪的地步。

中美不排除步入黑暗期
日前,清華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閻學通接受採訪時說:「貿易戰如果演變為意識形態衝突是最危險的,因此要避免貿易戰蔓延到意識形態領域。」但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孫立平對閻學通有關意識形態衝突的說法有不同看法,他認為現在面臨的崛起國和主導國的矛盾,不可避免但可以軟化,應當以智慧軟化意識形態的僵硬性,降低對立和衝突的強度。
至於中美關係如何走到意識形態之爭,大概有如下的這種走勢:
這幾年,中國改變了過去「不出頭」的「韜光養晦」作風,開始意氣風發。對內,宣傳「中國製造二○二五」、「建設世界一流軍隊」、「厲害了,我的國」;對外,推行「亞投行」、「一帶一路」、「中國方案」。與此同時,「強調制度優勢」、「隆重紀念馬克思」、「中國已經站在了世界舞台的中央」,甚至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稱「中國綜合實力已經超越美國」等等。
諸如此類的言行,讓美國這個世界老大危機感越來越濃,恰在此時又趕上特朗普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商人當政,他無所顧忌的特立獨行,貌似瘋瘋癲癲沒有章法,但其「美國第一」的邏輯裏不僅埋伏着對中國極大的破壞力,而且在美國獲得了日益增多的支持。
且不可小看特朗普,他一方面是個唯利是圖的商人,另一方面也是個橫衝直撞的強人。遙想當年列根上台後,也是被世人看不起,被稱為「戲子」總統,但他卻以「星球大戰」的招數一手摧毀了蘇聯,最後成為了美國的「偉大總統」。
之前,中國方面似乎更多認為,特朗普打貿易戰是為了中期選舉拉票。所以中國的關稅報復,打擊最深的是中部平原地帶的大豆業、中西部地區的汽車製造業,以及德州的石油重鎮。因為在二○一六年總統選舉中,盛產大豆、玉米和出口豬肉的內布拉斯加州與愛荷華州為特朗普貢獻了十一張選舉人票,汽車製造業大州密西根州貢獻了十六張,所以特朗普的重倉票地區成為中國對美國施行報復性關稅的重創區。
中國的報復性打擊,能否影響美國的中期選舉還有待觀察;但中美之間的矛盾,陷入到意識形態之爭的態勢越來越明顯。上世紀七十年代,為了在戰略上對付蘇聯這個共同對手,中美走到了一起。其後,中國着手改革開放,經濟上中國需要美國的技術和市場,美國也需要中國這個巨大的市場。雖然幾十年來兩國在政治、經濟、台灣、人權等領域摩擦不斷,但一直維持着不好也不壞的狀態。然而,隨着中國經濟緊追美國、軍事日益強大、外交挑戰美國、制度與美國唱對台戲,使得美國心生恐懼。近年,美國戰略界認為過去的對華交往政策並沒有使中國走向民主,中國反而越來越走向美國不能接受的方向。於是,美國把中國視為目前最大的戰略挑戰國,甚至於超過了對俄羅斯的敵視。美國力推的「印太戰略」,就是要全面遏制中國。美國從去年底到今年初,軍方發布了三份報告、政界發布了兩份報告,從中都可看出對中國的掣肘和滋擾,兩國關係不排除步入黑暗期。
特朗普對中國的挑釁,還有意選擇刺激中國那根最敏感的神經,也就是台灣問題。七月六日他在這邊打響了貿易戰,七月七日和八日就在那邊派美國太平洋艦隊的兩艘巡洋艦通過台灣海峽叫板。隸屬位於日本橫須賀的美國海軍第七艦隊這兩艘巡洋艦通過台灣海峽,顯然是給搞台獨的蔡英文當局打「雞血」,刻意向中國發難。拿台灣問題滋擾中國。曾否記得,他還未正式上任總統,就「冒天下之大不韙」跟蔡英文通了電話。中國抗議了,他也蒙混過關了。其後,美國違反三個聯合公報,讓《國防授權法》和《台灣旅行法》先後出籠,而且美國國會還接連推出「美台軍艦互停」、「邀請台灣軍隊參加軍演」、「美台高官互訪」等一連串的刺激舉動,使美台關係的變化頗為引人注目。
去年底,中國駐美大使館公使李克新告訴美國國會:「美國軍艦抵達高雄之日,就是解放軍武力統一台灣之時!」他的底氣,來自於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一旦美國軍艦真去了高雄,中國的這把利劍是否出鞘?特朗普的恣意挑釁,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要打亂中國的陣腳。

 

且看中國如何破局
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卻迎來了美國設下的這個大坎,怎樣跨過這個深不可測的坎,也是對中國改革開放一個節點的大考驗。
美國制裁中興事件讓國人看到了中國與美國在核心科技方面的差距,也知道了美國一旦限制對中國出口芯片,中國某些領域可能會癱瘓的嚴重性。最近,《科技日報》總編輯劉亞東在「除了那些核心技術,我們還缺什麼?」的演講中告訴國人,「我的國,並非那麼厲害」,一些論調「忽悠了領導,忽悠了公眾,甚至忽悠了自己。」
劉亞東有針對性、有衝擊力的所言,不但沒被官方刪掉,反而允許民間大肆傳播。這也可以視作一個風向標:大話少說,扎實追趕。官方媒體的「豪言」也明顯減少。有意思的是,七月八日的《人民日報》微博,發了一個夜讀心得,標題是:「為什麼越強大的人越『慫』?」「不知你有沒有發現,現實生活中,那些越強大的人,反倒看上去越『慫』……越『慫』的人越能遵守規則,敬畏他人。」「慫」在網上有害怕、洩氣的意思,在中美貿易戰當口,《人民日報》這番夜讀感言,絕對不是無的放矢。
在貿易戰一天天的進行中,中國已從當初的「奉陪到底」轉到如何對一些深層次矛盾問題做出理性選擇的思考。中國曾反覆強調,貿易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當這塊石頭壓不住的時候,也就到了新選擇抬頭的時候。
面對美國咄咄逼人的挑戰,中國如何才能破局,的確是件非常考驗智慧的時刻。一方是守成大國,一方是新興大國,不同的意識形態,截然相反的制度,前一個能不能守住,後一個能不能突破,博弈不可避免,必然一見高下,情況非常複雜,就看誰能熬到最後、笑到最後。
在中國發展非常重要的「戰略機遇期」,採用什麼策略、做出什麼調整才能讓中國不至於從坡上被美國推下,已經到了必須做出通盤運籌的關鍵時刻。中國不願意打貿易戰,更不願意被扯入意識形態之爭。在這場中美重量級的較量中,祝福中國行穩致遠!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