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法國知識分子是否消失? (陳 彥)

今年三月,法國一百名知識分子簽署公開信呼籲反對伊斯蘭分裂主義,並聲稱伊斯蘭分裂主義實際上是一種新的伊斯蘭全能主義。一些法國文化界重量級人物如法蘭西研究院院士芬基爾克羅(Alain Finkielkraut)、曾任文化部部長的哲學家費里(Luc Ferry)、人道主義活動家庫希內(Bernard Kouchner)等均在公開信上簽名。公開信提及了當下社會普遍關注的伊斯蘭恐怖主義及其思想基礎,十分引人關注。不過,筆者在此並不準備對公開信作具體評述,而是希望就此談談法國近年有關知識分子的著述、知識分子的歷史功用及其現代轉型。此次公開信作為一個集體簽名行動,使知識分子重新顯現於公共輿論的前台。

法國思想史的新敘述方式
近兩年,法國有關知識分子、知識分子歷史方面的書籍紛紛問世,其中較為引人注目的有大部頭的《法國知識生態史—法國革命後至當今法國》(La Vie intellectuelle en France)、《法國知識分子的消失》(La fin de l’intellectuel français?)等。《法國知識生態史》分為兩卷,第一卷從法國革命後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卷從一九一四年直到今天,總頁數接近一千六百頁,由巴黎第一大學歷史學教授查理(Christophe Charles)和巴黎第八大學政治學教授讓皮耶爾(Laurent Jeanpierre)主編,並由一百三十位學術界專家共同撰寫,僅從撰寫規模和涉及範圍而言,此書已堪稱有關法國知識分子的專著之最。正如該書主編所指出,此書並非一般意義上的知識分子史,不是以大大小小的具批判性的思想家、公共輿論的前台人物為主要述對象;也非法國思想演變史,不是以法國思想的交鋒、思想與政治的互動為述主線,儘管二者確實是法國知識思想史上蔚為壯觀的經典內容。此書將思想辯論,知識分子對政治、政權、宗教等的批判,圍繞歷史事件(如著名的德雷佛斯事件)的公共討論等史實,植入法國政治、社會、法律、文化土壤之中,不僅試圖凸顯出法國思想空間的建構與演變,也試圖勾勒知識分子的教育、工作體制環境,知識生產所須具備的傳播載體、機制及其傳播工具的嬗變。同時,僅僅從思想與知識的角度而言,本書也顯示了難得的創新思維。科學、文學、藝術、考古和醫學等均被納入述範疇,審視其對公共空間與思想發展的作用。本書編者認為將思想史與社會史聯繫起來,填補了法國思想史著述上的一個空白。不過筆者倒覺得與其說此書填補了一項空白,不如說是開創了思想史述的一種新方式。而這一新方式正體現了當代大眾媒體、網絡媒體主導社會輿論的時代要求。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