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境求存(黃 岐)

二○○三年的沙士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染病的港人接近一千八百人,死亡的有二百九十九人。醫護人員高達三百八十六人染病,其中八人失去了寶貴的性命。經此一「疫」,香港人聞沙士色變是很自然的事。今次在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來勢洶洶,看來比沙士更厲害。
香港醫學博物館去年參與了英國衛爾康基金會名為「疫症都市」的跨國文化項目,探討病原體、市民和城市的互動。這個項目除了展覽外,還有邀請袁國勇教授演講:「世紀疫症SARS會重臨嗎?」袁教授認為要避免沙士重臨,要減低蝙蝠和其他野生動物交叉感染的機會,進而關閉野生動物市場,防止人類被感染。言猶在耳,二○一九年底就發生了圍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肺炎爆發。從目前的證據看,很可能又是野味闖的禍。沙士的慘痛教訓,大家又忘了嗎?
今次的疫源雖然是離香港比較遠的的武漢,但疫情很快就波及廣州和深圳,香港又變成危城。今次的病源,很快便查出是新型的冠狀病毒,也有快速的測試,情況好像比二○○三年沙士初爆發時好一些。可是此病還未找到可治的藥物,防控因此是重中之重。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