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症下的中美博弈(馬 玲)

新冠病毒的起源為什麼變得如此嚴峻?甚至聯合國秘書長都出來說要追查。以前大流感、愛滋病等等的源頭,完全沒有起過風浪要去追究。說到底,這不是單純的「甩鍋」,這還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的美國對手國中國的崛起有密切關係。深陷在新冠疫情中的美國和一些歐洲國家,對最先爆發疫情的中國充斥着埋怨和指責,儘管病毒的發源地目前還是謎,但這些國家意欲把這筆帳算在中國身上,亦因這次全球性的大疫情危害太嚴重,不僅奪去了十萬人的生命,而且對經濟打擊極大。
以美國為領頭大哥的西方諸國以及包括印度、巴西在內的一些發展中國家,紛紛表示出要與中國「算帳」的態度,甚至連伊朗也出現雜音。伊朗衛生部發言人質疑中國數據,他說中國的官方數據似乎是一個「慘痛的笑話」(bitter joke)。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四月九日在福克斯的一檔節目中說:「我想做的第一件事是讓美國參議院正式表態,我們不怪特朗普,我們怪中國。」他揚言:「中國政府要為一萬六千名美國人的死亡以及一千七百萬美國人的失業負責。」四月十日,美國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向全美呼籲:在中國的美國公司應考慮撤離中國,美國政府提供全部的「搬家」費用支持。日本也已呼籲本國企業撤離中國。並宣布提供二十億美元的資金用以支持日企搬回日本、兩億美元支持日企搬離中國轉向東南亞等亞洲其他地區。

企業撤離中國已成趨勢
除了美國和日本的呼籲,可能還會帶起一股影響到歐洲、韓國以及台灣地區的一波「企業遷移」風潮。在此次「疫情全球化」的推助下,原有的「經濟全球化」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
日前,美國司法部要求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撤銷對中國電信美國分公司的運營授權,禁止其在美國的國際通信服務,說是因其涉及國家安全。特朗普說:「自中國二十年前加入世貿組織後,他們的經濟如火箭般飛速發展。」他滿腹不滿地說:「中國以發展中國家的名義,佔盡好處。」
特朗普已經嚷嚷了很長時間的產業重歸,在疫情期間口罩、防護服、呼吸機的短缺,更是讓美國上下感受到了產業不能依賴境外存在於本土的重要性。紐約州長拿着B95口罩在記者會上一臉無奈地說,像這樣的口罩都需要到中國訂貨……這次疫情讓美國人真正警覺到「製造業獨立」的緊迫性,不能對中國依賴太多業已成為美國朝野的主流輿論和共識。
四月八日,美國哈里斯民意調查結果顯示,百分之六十九的受訪者贊成特朗普對華的強硬貿易立場。此外,百分之七十一受訪者認為,在疫情危機過後,美國製造商應撤出中國。之前,中美貿易摩擦的核心,是美國要藉機打壓中國高端製造,不允許中國在技術層面超越美國,期望通過遏制高新技術拖延中國的現代化進程,以使中國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現在,如果美國企業撤退,首先會出現經濟脫鉤,然後一步步與中國在科技、教育、文化諸方面的聯繫收縮,令得中國可能倒退回參與全球化之前的狀態。若真如此,對中國而言可謂災難性的。
在美國的帶動下,歐洲國家也會採取一些行動。四月八日,德國聯邦內閣決定修改《對外貿易和支付法》,旨在阻止遭受目前局勢打擊的德國企業被外資(中國)趁機收購。美國、歐洲、日本是中國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也是中國製造對外的最大市場。如果它們對中國關門,中國製造遭受的打擊可想而知。當然這些企業不可能一下子都撤走,但撤出已形成一種趨勢。特朗普上台以後的一系列「退群行為」,在這次大疫情的衝擊下,出現了如下的悲觀景象:全球化被肢解,聯合國將名存實亡,國際衛生組織或解散,WTO基本「歇菜」……
中國是經濟全球化過程中受益最大的國家,如果西方國家的公司紛紛從中國撤出,中國本已低迷的經濟不可避免要遭受重創。在當今的疫情之後,已出現就業難、中小企業破產、服務性行業慘淡的現象。中國政府四月十二日號召推動內需,試圖把國際貿易停頓下的產能轉化到國內市場,顯然是在這種壓力下的舉動。中國雖然是個十四億人口的大消費市場,然而依然不能抵消國外龐大市場的強勁消費。外貿企業已在面臨停工、減產、甚至破產,也許破產潮和失業潮會洶湧而來,成為嚴峻的現實。
假使中美兩個市場不會完全脫鉤,依然保持一定程度的交往,但兩個相對獨立的市場已是不可避免,接下來的中美貿易依存度必然會有所下降。

不能低估美國潛力
由上述種種來看,用「另一種世界大戰」來形容這次遍布全球的大疫情,並不為過。回望歷史,瘟疫和戰爭經常相伴相生,甚至可稱為孿生兄弟。有的是瘟疫後掀起了戰爭,有的是戰爭中蔓延了瘟疫,國內國外這樣的例子都有。
「美國在全球撤僑、在本土徵召一百萬預備役」……中國自媒體上把這個問題炒得沸沸揚揚,讓中國人感覺好像美國要發動戰爭。問題來了,美國真的會發動戰爭嗎?它即使想拖住中國崛起的後腿,難道真敢「捨得一身剮」對華發動戰爭?設想一下,兩個擁有核武器的大國一旦打起來,那將是個什麼局面?恐怕離世界末日不遠了!所以,只要美國不想自身也毀滅,他便不會對中國發動規模性的戰爭。當然從中國這方來說,能夠和平發展還是求之不得的。鄧小平在世時針對國際複雜環境提出的「韜光養晦」策略,至今仍然不過時。中國這個時候的冷靜,尤其重要。沒有和平,就沒有建設,也難有崛起。
這次損失慘重的疫情讓美國受了傷,但美國的潛力仍然不能低估和小覷,它的軍事和科技能力依然高出一格。美國高精尖芯片對中國限制後,對中國的影響已顯現。美國做慣了世界霸主,它對失去「帶頭大哥」的地位非常抗拒,所以它想盡辦法給中國製造各種各樣的麻煩是肯定的。即使兩國之間沒有戰爭,然而在這場大疫情下,二戰以後建立起來的世界秩序和國際格局難免不發生變化,甚至有可能導致一系列動盪和失控的局面出現。從美國歐洲出現的一些歧視華人和亞裔的現象來看,今後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很可能會甚囂塵上。

中國今後要追求兩條腿走路
中國目前正利用提前從疫情走出來獲得的醫療經驗和生產的醫護物資向世界展示善意,但是這中間也遭受了不少非議和磨難,裏面既有中國早期產品的質量問題,也有一些國家的吹毛求疵問題。由此亦可看出,中國邁向世界的每一步,都有荊棘纏繞其中。
中國政府已經或正在向一百二十七國和四個國際組織提供抗疫物資援助。「中方將繼續同各國守望相助、同舟共濟,共同維護國際公共衛生安全。」疫情中,因戰狼風格而異峰突起的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代表中國作出如此表述。
未來的國際體系是個什麼樣子,沒有人能夠設計出來,只會在未來大國間激烈的博弈和角逐中,趟出一條路子來。疫情過後,美國不但會繼續沿着這條路子走,更想把提前走出疫情跑到美國前面的中國推到溝裏。它必然要找各種理由製造矛盾,即使達不成讓中國賠付巨額款項的目的,也要力圖使中國陷入一百多年前「庚子賠款」那種捉襟見肘的困境。
英國《每日電訊報》四月一日刊登報道〈必須將中國視作敵對國家〉,中國駐英國大使館對此駁斥道:刻意詆毀中國,毒化中英攜手戰「疫」的氛圍,破壞兩國關係的發展。疫情後如果出現大蕭條,中國不可避免要被視作「代罪羔羊」。毋庸置疑,中國將遭遇改革開放以來最大的危機和挑戰,不僅有接踵而來的經濟脫鉤,還有病毒肆虐被轉化成對中國的仇恨,形勢險惡。即使中國再想和美國搞好關係,也要做好跟美國搞不好關係的最壞準備。中國今後必然要追求兩條腿走路,一條腿是爭取合作,一條腿是應對鬥爭。
基辛格與中國外交官傅瑩對談時指出,一般認為未來世界秩序有兩種可能:一是會有一個新的威斯特伐利亞體系,其中有不同秩序,就像主權國家在威斯特伐利亞體系中發揮作用一樣;二是不會有秩序,而會有某種形式的混亂。他認為應有第三種可能,就是建立一個共同的秩序,而要實現這個目標,挑戰依然很大。
遇到再大的困難、再重的阻礙、再多的荊棘,中國的崛起之路勢必要走下去。怎樣在行進的過程中披荊斬棘走出陷阱,走到基辛格設想的第三種可能路上去,需要中國自身的不斷修煉和應變調整,更重要的是需要政治智慧。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