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大江東去,餘情還繞  尚小雲往事(章詒和)

  尚小雲的幼子尚長榮從上海打電話來,他說:「你寫的不光是馬先生(連良),你寫的是他們那一代。其中也包括我的父親。」——我的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