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中國會擁抱民主  參加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的感受 (劉慧卿)

  二〇一〇年十二月,何俊仁、李卓人和我一同飛往挪威首都奧斯陸,出席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典禮於十二月十日國際人權日在奧斯陸市政廳舉行。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無法出席,因為他被關在遼寧省錦州監獄,因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囚十一年。

簡單,莊嚴,非常感人

  頒獎禮歷時一小時十五分,簡單,莊嚴,非常感人,有超過一千人出席,包括挪威國王和皇后,以及來自多國的政要和活躍人權分子。大會以一張空凳代表未能出席的劉曉波,對當日的嘉賓和國際社會,空凳一方面代表中國政府民主精神的欠缺,一方面象徵中國人民對民主、人權、自由和法治的追求和渴望。

  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主席亞格蘭(Thorbjørn Jagland)發言,指這是七十五年來第一次沒有得獎人或其家屬或代表出席頒獎禮。亞格蘭是挪威前首相,他謂委員會決定頒和平獎給劉曉波是因為他英勇和非暴力地為民主和人權抗爭。委員會認為,中國成功發展經濟,令數以千萬計人脫貧,北京居功不少。在某程度上,中國及其十三億人,正肩負人類的命運。亞格蘭謂,若中國能在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同時,也能兼顧公民權利,那會對世界起着極大的積極作用;若不然,中國可能會有社會和經濟危機,對國際社會也會造成很壞的影響。

  他又謂,中國變得強大亦意味着其責任也相應增加。中國一定要懂得接受批評,而不應單單因為一個人對國家應如何治理表達看法,便把他判囚十一年。很多人都會質疑,這是否暴露了中國的脆弱?委員會主席的發言簡單、直接、精闢,簡直一針見血,其間更多次獲與會人士站立鼓掌。

頒獎並非要侮辱中國

  典禮前一天,亞格蘭向新聞界表示,今年(二〇一〇年)秋天,中國官員數次警告他和挪威外交大臣不要頒和平獎給劉曉波。亞格蘭謂委員會不理會北京的威脅,但強調頒獎給劉曉波並非要侮辱中國。他稱,委員會的想法是與一九六四年的情況相似:當年委員會決定頒獎給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因為他為爭取民權而作出反抗。和平獎幫助推動美國作出改革,他希望二〇一〇年的和平獎對中國亦有同樣的效果。

  北京常常指責其他政府干預中國內政,但在這事件中,北京除了警告挪威政府,更不斷游說和警告多國,呼籲他們不要出席頒獎禮,否則後果自負。北京發言和行為自相矛盾,毫無原則,令很多國家忿忿不平。

  頒獎禮上,挪威女演員莉芙.烏曼(Liv Ullmann)代劉曉波朗讀他的《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英文翻譯版,台下許多人熱淚盈眶,包括一些於一九八九年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抗爭的學生。這些人已流亡海外,因此可以自由前往奧斯陸出席典禮。但獲劉曉波太太劉霞邀請、超過一百名的中國大陸親友,全部被北京禁止離開中國,不能出席典禮。

盼犧牲能換來人權自由

  何俊仁、李卓人和我可以從香港飛往挪威,因為在「一國兩制」的政策下,香港人可以享有在一九九七年前英國殖民地政府管治時所享有的自由,包括出入境自由。但我們三人被禁止返回大陸,且情況已持續了二十年。我期望有朝一日,所有中國公民都能享有基本的人權自由,包括出入境自由。當這個日子來臨,我們要感謝像劉曉波等人所作出的犧牲。

  北京不但成功游說十六個國家不派代表出席頒獎禮,連聯合國人權專員也缺席,其不斷施壓和所獲得的效果,不可忽略。雖然中國崛起有正面的作用,如令千萬中國人脫貧,但亦削弱了國際人權系統。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國際社會將一些普遍共同接受的人權原則編成法典,如聯合國憲章和國際人權宣言,他們皆包含個人自由和權利的主張,而成為國際人權系統的基石,這些內容亦見於劉曉波全力推廣的《零八憲章》。

  但中國崛起改變了這現象,因為北京視絕對國家主權為國家完整的關鍵,北京亦極力推動集體發展比個人權利重要的文化。因此中國的主權概念與國際人權系統的文化規範形成強烈對比。

  在有些人權受到極度摧殘的國家,中國卻是這些殘暴政權的支持者,如蘇丹、緬甸、朝鮮、伊朗、津巴布韋和斯里蘭卡。若沒有北京的支援和保護,這些政府可能無法繼續生存。而中國藉此所得的利益,包括外交上的合作和一些自然資源的協議,亦因為這種關係,一些國際保護人權的努力對這些極權政府不能產生效用。

北京反應適得其反

  北京對劉曉波獲頒和平獎的舉措是異常愚蠢的,其打壓不但令事件成為國際焦點,令許多不認識劉曉波的人知道其存在。有人不明白為何一件通常會讓國家感到驕傲的事,會變成國際大笑話。北京歇斯底里的反應適得其反,更顯露其極度缺乏自信,其惡霸行為將事件變成一個公關災難,嚴重影響中國的聲譽。

  為了抗衡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內地不知名的「民間團體」發起了「孔子和平獎」,在北京將獎項頒給台灣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連戰不出席,他們便安排一名女孩代領。輿論形容這做法不知所謂,醜態百出,北京更被批評自取其辱。作為一個現代、自信和強大的國家,中國政府可以不理會諾貝爾委員會的決定;更重要的是,北京應有聽取不同意見的胸襟和量度,不應將異見人士關在監獄。

  正如劉曉波所言,表達自由是人權的基礎,他期望有一天所有不同的政見可以被擺放在陽光之下,讓人民選擇。他亦期待他將是中國綿綿不絕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但其願望落空,繼他之後再有無數中國人被以言入罪。不過這些犧牲不是白費的,中國始終是會擁抱民主,因為愈來愈多中國人開始擁抱劉曉波所代表的普世價值。

  (作者是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副主席。)


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挪威國王和皇后都有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