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接納 (苗延琼)

  「太太,請你過來看一下你的寶寶!是男孩子呢!」護士小姐笑意盈盈地說。

  李太一手把寶寶摟進懷裏,心滿意足地端詳自己的孩子,心中暗忖他究竟像誰?看着、看着,她不禁猶疑起來,孩子既不像自己,又不似丈夫。他長得很胖,又圓又白的臉蛋,配上了一雙「鳳眼」,細細長長的,不像夫婦倆都有一雙又圓又大的眼睛。她懷疑是不是護士把別人的孩子錯換了,但這個情況又不大可能,因為這一天,她是這間產房裏唯一待產的產婦。

  這以後,李太因為照顧初生嬰兒,忙得不可開交,已沒有時間「胡思亂想」。

  到了第五天,是出院的日子了,醫生突然把夫婦倆請來,說有點事要跟他們說。

  李太心中立時忐忑不安。

  「李生、李太,有一個消息相告:你們的寶寶患上唐氏綜合症。你們家族有這個遺傳病嗎?」醫生語帶凝重又同情地問。

  「不可能,簡直不可能!」李太難以置信大喊。事實上,這怎麼可能?二人身體一向健康,又沒有不良嗜好。研究指出,母親的年齡若超過三十五歲,孩子得到唐氏綜合症的機會大為提高,但李太生孩子時,只得二十八歲,絕不是「高齡產婦」。

  剎那間,李太就像從天堂被拋到地獄去。醫生好像向她宣布了死刑。

  接下來的日子,李太不時以淚洗面。

  「為何會是我?上天為何如此作弄?」李太心生不忿。

  李太出身自中產家庭,自小就信奉天主教。她在港大英文系畢業,當了幾年教師,就跟當土木工程師的李生結婚,一切都很美滿順利。

  李太一向自我要求頗高,屬於完美主義者,要她接受一個弱智兒子,是很殘酷的事。

  往後,李太積極帶孩子接受各樣治療和訓練;她希望孩子最終能「將勤補拙」。無奈孩子的進展很緩慢,她感到很泄氣,有時還禁不住在孩子身上發脾氣。

  「你真蠢,我看你是爛泥扶不上壁!」她忍不住咆哮。

  孩子三歲時,做了智商評估,只得五十分的智力商數,屬於中度弱智。看來後天再怎麼努力,都被先天不足所限。

  李太仍然很努力照顧兒子,只是,她心裏知道,自己並不十分接納他。

  「看,看,看什麼?」她很介意途人對兒子投下異樣的眼光。

  無意間,李太參加了弱智人士的組織,認識了其他家長,不時彼此分享感受和心得。生活的體會和時間的歷練,漸漸改變了李太倔強好勝的氣質,她變得善感細膩、寬厚體諒!

  我就是在一個監護委員會上認識了李太。

  監護委員會於一九九九年成立,目的是保障精神無行為能力的人(mentally incapacitated person),其中包括弱智人士、精神病患者、老人癡呆症和其他因為腦疾病而影響精神行為能力的人。

  第一次聆訊,我就是和李太一起。案主是一位弱智男子。我驚訝李太在聆訊中的發問是如此專業、全面和一針見血。

  漸漸,我跟李太熟悉起來。

  「我差不多經過十多年,才能真正接納孩子!」她說,「現在,我懂得欣賞他的真、純、善、美。他不大會講話,沒有任何機心,所以不會說謊;他不懂得為將來去操心,所以他每一刻都活在當下。」 

  原來孩子一直沒變,改變的,是母親的心。

  (本欄由黃岐、陳文巖和苗延琼輪流撰寫。)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