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好 (林青霞)

  或許眾人的偶像不見了,但真實的我來了。

  在六十歲來臨之前,曾經想過從此把自己收藏起來,不讓觀眾見到我行將老去的樣子。過了六十,卻有一種重生的感覺,彷彿是一個階段的結束,另一個階段的開始。那是一個美好的境界,能夠放下執着,迎接每一個新的一天和每一件新事物的到來。

  《偶像來了》在內蒙古大草原的迎火晚會上,許多穿着蒙古裝的當地人,和我們十二個隊員,圍成一個大圓圈,中心燃起篝火,耳邊傳來屬於草原的女高音,眼前熊熊的烈火越燃越旺越燃越高,坐在我右邊的何炅說:「姊姊,你看,像不像鳳凰的尾巴?」我望着紅紅的烈火出神,彷彿看到了燃燒的火鳳凰,火鳳凰迸出無數的小火花,火花落在我的身上,人們圍着火堆起舞、唱歌,我突然大叫:「我好高興啊!我好高興啊!」把身旁的何炅嚇一大跳。在這樣的環境,在這片大草原上,很自然的會把內心的感覺大聲的喊出來。

  沒有人會相信,面對鏡頭、面對媒體四十多年,每次出現在鏡頭前面都會害怕。這次參加《偶像來了》,一天十幾個小時,幾十個攝影機對着,我竟然不怕了。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突破和轉變。我開始不在意自己漂不漂亮,不在意人家怎麼說我了,自己也很訝異有這樣的轉變,想來是我接受真正的自己,所以也不介意在人前展示自我。

  記得一九七九年的最後一天,隻身飛到美國洛杉磯,一心要消失在娛樂圈,希望所有人都忘了我。一年後譚家明導演到美國找我拍《愛殺》。很清楚記得他贈我的一句話:「你只要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就成功了。」當時雖然明白這話的道理,但要等到三十五年後才真正做得到。

  《偶像來了》有些遊戲也實在很孩子氣,我們這些大人倒玩得認真、也很專注,始終認為專注認真的神態本身就會產生一種美感。因為大家的投入,彼此感情增進得很快,十個女生沒有爭奇鬥艷,沒有明爭暗鬥,有的是互相扶持和彼此開導,這在娛樂圈是難得一見的。

  在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情的情況下反應最自然,這是真人秀最想要的效果,我們的心情會隨着即將面對的事情起伏不定。

 

較真兒,不是遊戲

  八月一日到北京錄製節目。這次我們十個女生要穿着兩位中國知名服裝設計師王玉濤和高陽設計的服裝走秀。時間非常緊迫,所有女生在前一天半夜才接到服裝,試穿後有不合適的地方馬上要改,因為第二天晚上八點就得穿着它上台。我的晚裝太大,王玉濤面不改色連夜趕工重做一件。八月三日下午,十位女生上台綵排,大家有模有樣,各個架勢十足。綵排結束,每個人靜靜的坐在化妝桌前化妝梳頭,我的妝很淡,一頭短髮也容易打理,三下兩下就搞定。趁晚裝還沒到,我樂得輕鬆,到每個女孩鏡前跟她們聊兩句,看到長桌上一排排純黃金首飾,又一樣樣試戴把玩。後台化妝間的小世界裏有許多人,十個女生兩位主持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化妝師和美髮師,還有許多攝影師,大家都在埋首做事,只有我一個人在那兒閒逛。直到七點半,一個女孩雙手捧着火紅的晚裝跟着設計師王玉濤衝進化妝間,我即刻換上她捧着的晚裝。當我穿好打開試衣間的門,玉濤就站在門口,見他眼眶紅了,我笑着說:「很好,很合身,辛苦你了。從昨晚到現在,做了十個個鐘頭吧?」「二十個鐘頭。」他說。我給他一個擁抱:「我知道你在門外一定很緊張,所以換好趕快出來。」後來才知道,這是一場真正的服裝秀,如果衣服趕不出來可不妙了。

  我們分紅藍兩隊,藍隊的五位女生穿高陽設計的禮服,八點一到她們先上場。汪涵叫我們到電視機前觀賞她們的演出。謝娜收起一貫的搞笑作風,冷冷的走台步,她學什麼像什麼。歐陽娜娜興奮的在台上忍不住笑,更是擋不住的青春氣息。蔡少芬簡直就是十足的模特兒。我見台下反應熱烈,問汪涵這些觀眾是哪兒來的。他腦筋最清醒,做任何事都會先收集資料,搞清楚狀況。他冷靜的說有時尚界的、有商家、有雜誌社的,我才驚覺這不是一場遊戲,是玩兒真的,是不可以NG的。

  八點半,我們紅隊的五位女生穿着王玉濤設計的服裝在後台準備出場。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走服裝秀,內心忐忑,生怕兩腿發抖走不好,站在虎度門的時候還心亂如麻。輪到出場時,我深吸一口氣踏上舞台,說也奇怪,一踏出虎度門,就好像突然間有股力量在支撐 着,我配合着音樂走台步,還不忘學着模特兒輕輕搖擺臀部和擺出不笑的臉孔。年輕的男模接我回後台,何炅興奮的上前對我說:「姊姊,你氣場好足,走得很棒,我還擔心你被裙子絆倒呢,真的好感動。」回到化妝間,見到大家都因為自己能夠完成這項任務而激動,彷彿是第一次上前線就打了一場勝仗。

  八月三日這天過得很長,早上玩了幾個兒童遊戲,晚上就得扮大人粉墨登場。這一天大家都因緊張和興奮而忘了吃晚飯、忘了肚子餓,我更是不停的咀嚼着一天下來情緒的大幅起跌。

  《偶像來了》不時會有意外的驚喜,引導出每個人的真性情,大家都在愉悅的情緒下完成任務。真好。

 

IMG_8966

林青霞六十歲風采,越加醇雅芬芳。(作者提供)

 

(作者是著名影星、散文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