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眼細節了解日本(曹景行)

十一月是日本各地觀賞紅葉最佳時光,自然少不了中國遊客,但據現場觀察應以自由行的散客為主;像東京熱門景點皇居二重橋外,早上成團到來的外國遊客不少是越南人和印度人。早先日本媒體就注意到,今年中國遊客繼續增加一成半左右,佔所有外國遊客的三成,中日之間空中航班也達到創紀錄的每周一千多架次。另一方面,中國遊客的購物熱情明顯開始降溫,人均消費相應減少,對自然風光、人文景點和各種娛樂、服務興趣增加。
不過,秋日在東京銀座的蘋果專賣店門前,從早到晚還是有人排着長隊,而且以中年中國男女、北方口音為主。大家都挺守規矩,也沒多大聲響,聽從商店工作人員的調度。我注意到兩個排隊的細節,附近有樂町一家麵包店門口也是這樣。一是隊伍中間會分成兩段,中間留出缺口,方便行人通過和隔壁商店客人進出;二是隊伍尾端有一名店員舉着牌子,示意新來的到這兒排隊,以保持秩序。日本人這種排隊習慣,是不是比中國國內的做法更加合理、更加文明?
蘋果手機最新型號剛推出不久,打聽下來,排隊購買的中國遊客除了年輕人趕時髦可能自用,中老年購買者帶回中國不少會轉手賺點差價。日本門店供貨充足,定價應該比中國市場價低,店門口的廣告說以舊換新只要六萬多日元,不到五千港元。但朋友提醒我日本規定所有手機快門必須有響聲,不適合我這種到處取景拍照記錄的新聞人。說是為了防止偷拍,保護隱私,或因喜歡「裙底風光」的變態日本人多。是嗎?又是一個可探究下去的細節。

中日兩地「井蓋文化」
講到日本的細節,是因為越來越多中國觀察者通過關注細節加深對日本的了解,找出中日之間的差別和深層原因。比如街道上的窨井蓋。十一月十一日全國人民購物狂歡節的晚上九點半,北京中央電視台白岩松的《新聞1+1》節目以「誰,讓窨井變成了陷阱?」為題,就武漢再次發生窨井奪命事件發問﹕「為什麼沒有人管?」
偌大一個標榜現代化的大都會,鬧市區裏一個五米深的污水井居然沒有井蓋、沒有防護、無人看守,誰為枉死的百姓負責?與日本大城小鎮都把街頭的井蓋當作藝術品比較,武漢的當政者、管理者應該無地自容。實際上,最近這幾年越來越多的中國媒體注意到日本的「井蓋文化」,視之為城市經營理念的體現。
有觀察者注意到,日本每個城鎮都把窨井蓋當作城市名片,精心設計具有自己特色的圖案,美觀、有趣且有故事,但不會出現名人形象,以免被人踩在腳底而失敬。還有人注意到,日本的井蓋不會因車輛駛過發出令人討厭的哐噹聲音;據悉,上世紀七十年代由於市民抗議,製造者已把井蓋從圓柱形改成圓錐形,與地面更好地吻合,一勞永逸消除噪音。
另外,井蓋面上的各種花紋除了美觀還有幾項重要功能,一是防滑,二是提供公共信息如指明道路和緊急避難場所的方向,三是分清不同行政部門的管理職責,每個井蓋都找得到它的「主人」。這種做法,中國的武漢如果能夠早就學起來,哪怕只學到三分,不幸的「奪命」事故就完全可以避免。
反省中國人與諾獎無緣的主因
早幾年中日關係政冷經熱,中國官方媒體涉及日本的新聞多是報憂不報喜。一位駐日記者說,平時讓報道的東西不多,一有天災人禍立馬就忙開了。這兩年中日關係逐步緩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年內可能再次訪華,中國媒體上的日本新聞也轉向有喜有憂,網絡上盲目仇日的狂熱言論少了許多。
前不久日本科學家吉野彰獲得了今年諾貝爾化學獎,中國媒體注意力更多關注到本世紀每年都有日本人得獎的記錄,反省中國人與諾獎無緣的主因,還在基礎科學的薄弱和整個教育體制出了什麼問題。這兩年中國網上還廣泛討論日本「失去的二十年」的真實情況和實際含義,多數認為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日本經濟雖然出現停滯,但並不意味它已經走向衰落,更不意味經濟高速成長的中國可以沾沾自喜。
去年初有位分析人士強調,就在中國媒體早先唱衰日本的時候,日本正「為未來投資」。經濟實力最終要靠技術話語權和產業鏈掌控力,中國的驕傲來得越早,未來會摔得越重。尤其是世界各國都在貨幣放水,用債務刺激經濟,只是日本放出的水流進了產業整合、重組和研發,中國的放水則流進了地產、基建和城市化。
不過,二○一六年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日本學者大隅良典卻擔心日本近些年過於關注科技應用和轉化,忽略了基礎科研,未來會產生嚴重後果,同時他也注意到中國開始加重基礎科學的投入。究竟如何,需要更深入去了解,還有更多值得探究的細節有待發掘,很想有機會到日本多待些日子,多看多想多探討,更可以對照中國狀況,多問幾個為什麼。

兩國使用單車的狀況
比如城市自行車問題,中國各地的「共享單車」本是好事一樁,卻因政府短視放任、部門管理不力,資本圈錢圖利,從最初的城市一景很快衰落成「雞肋」,當下只能慘淡維持。另一方面,由於快遞、送餐等新行業異軍突起,城市街頭電動自行車數量膨脹,載貨載人車速快,又常常橫衝直闖破壞交通規則,有的甚至開上人行道,交通事故頻發害人害己。
日本也是自行車大國,他們怎麼管理的?這次在東京住了幾天,感覺上騎自行車的人比以前更多了,朋友中一位年歲七十上下的女士就經常騎車上街,上班族更是普遍。不只是出於環保意識,日本城市多小巷,自行車確實比較方便。如送快遞、送餐、送信甚至一些警察執勤,都騎着自行車到處跑,銀座鬧市街頭警察崗亭門前也停着一輛。
有些馬路闢有專門的自行車道,沒有自行車道的地方一般就騎上人行道,即使如此也還是行人優先,不會隨便按鈴騷擾。那位七十高齡的女士說:「我們都是從小就騎車,車技都不錯,不會碰上路人。」因為政策不鼓勵,日本街上很少看到電動自行車,更不會見到有人騎着它們在人行道上高速行駛威脅行人,或者在路口亂闖紅燈。
停車則是個大問題,尤其是東京等城市的街道要比中國北京、上海狹小許多。管理機構對鬧市亂停車制定了很嚴厲的處罰規定,不在規定範圍內停放會被交警收走,領取時要交兩三千日元的罰款。朋友的同事騎車返工,已不止一次被罰。問題是可以合法停車的地方不多,有人乾脆用鐵鍊把車鎖在路邊欄杆、柱子上,叫警察沒法移走;穿行小巷時還看到有人把自行車「掛」到牆上,不佔地面。
還有其他方面的好多細節,比如日本朋友告訴我:餐館裏吃剩下來的飯菜一般不給打包帶走,以免吃出毛病講不清責任;來用餐的客人再多也不會要求拼桌,以免尷尬;路口遇到紅燈並排的汽車會錯開半個車位等候,以免相互對視而不舒服等等。我也注意到東京地鐵自動售票機上有一塊小小的反光鏡,讓你能看到身後的情況;有的前面還有一根小小的橫檔,可用來掛雨傘或手杖……
明年日本要舉辦奧運會,雖然大街小巷看不到相關的標語口號,但相信從準備到完備,其中一定能發現許許多多具有日本特色的細節。作為一個年過七十的老年新聞人,我還會特別關心日本老人的普遍繼續就業,尤其在明年奧運的各種服務工作中。一句話,着眼細節了解日本,應該就是我明年去日本採訪報道的主題。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