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者 好者 樂者──從私家收藏書畫發展史看至樂樓藏品(司徒元傑)

中國書畫收藏在歷史的長河中,因人事更替而聚散承傳,惟大抵離不開皇家或達官貴人之手。他們既有希冀珍藏能「子孫永保」,亦有感慨個人所藏只是「雲煙過眼」,惟普羅大眾始終難以目睹。時至今日,隨博物館事業興旺,人們才得以和過往的帝皇權貴一樣,享有欣賞這些文化瑰寶的機會。雖然如此,這還有賴收藏家樂於分享和慷慨捐贈才能達成。回顧過往書畫收藏的歷史,讓我們明白文物能夠留存至今實非必然;而更為難得的,是讓我們看到收藏家們化私為公的高尚情操。

宋至清的書畫收藏
歷史上著名的大規模書畫收藏多為皇帝所獨攬,宋徽宗便是皇家收藏的表表者,其內府庋藏的書畫作品多達七千六百多件。但隨朝代的更迭導致大量內府收藏流散民間,令不少私家收藏得以在此消彼長的過程中建立起來。私家或民間收藏主要透過皇戚貴胄、士大夫、文人、商人及經紀之間的繼承、饋贈、交換、買賣等活動而獨立發展。例如宋宗室趙君發以七萬錢巨資購得閻立本《步輦圖》,劉子禮一口氣購入畫作五百軸,當中包括價值連城的盧鴻《草堂圖》。而兼備書畫造詣及鑑別才能的士大夫、文人收藏家更為數不少,著名的例子有蘇軾、李公麟、黃庭堅、米芾、沈括等。當中米芾尤負盛名,特設寶晉齋收藏晉人名蹟。南宋時最為顯赫的收藏家是權相賈似道,所藏書畫竟能超過內府。元代初期宮廷不重視書畫收藏,民間收藏發展特別興旺,尤其是以江南杭州為中心。最為人稱道是趙孟頫、柯九思等藝壇巨擘。至元末有顧阿瑛、曹知白、倪瓚等藏家。宋、元兩代私家收藏因得士大夫和文人精英參與,於質和量上均有長足增長。他們同時肩負起搜藏、保護、鑑賞、傳承前代遺產的角色,對後世的書畫收藏發展影響深遠。
明代皇室不太重視書畫藝術,一些皇戚貴族能建立起頗豐富的收藏,其中一個原因是個別皇帝好以大內收藏作為賞賜之物,如太祖、宣宗以圖畫等珍品「賜無虛日」贈與大臣。此外,明代政紀混亂,引致內府收藏被猖獗盜取。明中期後國庫日益空虛,朝廷竟以書畫收藏「折俸」作為官吏薪金,這亦間接促進了朝廷外的收藏事業發達,讓有明一代成為私家收藏歷史上的高峰。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