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分子應是傳薪人,不可成為縱火犯(久 野)

近些年來,不斷有人在懷念某個時代。懷念者多為當年的紅衛兵,人到暮年,無論活得成功抑或失敗,難免都會懷念自己的青春歲月。在他們共同的記憶裏,大串聯、接受檢閱、文鬥武鬥,都是當年「牛逼哄哄」的青春。他們想回到那個時代,可以理解,但其心可誅。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因為一些美好的回憶,而把一個邪惡的時代美化成民族的光榮歲月。

點點火苗足以燒毀國人心靈
除了人到暮年的紅衛兵,因親身參與而懷念,還有部分人雖未參與,卻因十足的腦殘而同樣懷念。一個幽靈又在民族的上空飄蕩,某些人暗自叫好,某些人煽風點火,某些人跌足長歎。我能理解叫好者的興奮,也親眼看見了煽風點火者的無恥,更能切身感受到跌足長歎者的無奈。
相比而言,我對知識界某些人的煽風點火,尤感寒心與憤怒。民眾的無知而愚忠,尚可說是洗腦的成功。某些知識人的效忠和呼籲,究竟是無知,還是別有用心?俄羅斯白銀時代著名詩人曼德爾施塔姆的遺孀娜傑日達女士,在其回憶錄中寫過如此一句話:「詩人做什麼都可以原諒,唯獨一定不可以做誘惑者,不可以利用他的才能使讀者相信某種非人性的意識形態。」
知識分子做誘惑者,以致成為縱火犯,其後果如何,我們民族並非沒有經歷過。那些批鬥、抄家、焚書、流放、改造、自殺等血腥慘劇,猶在折磨着幾代國人的心智與記憶。直到如今,這個民族依然元氣不足,病體未癒,本當休養生息,卻又死灰復燃,良可哀也。
如今,某些人竟然在力陳十年浩劫的功績,說什麼當時無貪腐、無浮躁、無道德敗壞等,簡直荒謬絕倫。自改革開放,尤其是市場經濟以來,中國社會誠然各個方面發生巨變,整個社會風氣也迥異往常。知識界不少人怒批時下物欲橫行、道德敗壞、官商勾結等,烏煙瘴氣,亂象紛呈。要知道,當下社會的種種亂象,除了市場經濟的部分原因,很大程度上,要歸因於十年浩劫毀壞了中國文化的根。如果我們又回到曾經,問題非但不能解決,災難面積只會無限擴大。
人類要結束極權統治,必須發展商業,要發展商業,必須開放。如今,有人呼籲保衛「改革開放」,而被既得利益團體斥為妄議國政,又被某些知識分子指責是保護既得利益。妄議之論不宜展開,免遭池魚之禍。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