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女人(譚雪梅)

  一個駝背矮女人,身旁推車裡的孩子正吸吮著奶瓶。女人臉龐輪廓清秀,化淡妝,一頭蓬鬆的淺髮。孩子出奇的美,卻是濃色調。她和男客們同樣激情地、專注地在馬票上選勾數字,全力投奔命運……在咖啡館再見她時,滿以為有了打招呼的資本,誰知她竟只冷回了聲:「你好!」似不曾會面。我懂得她的心理:我「善意」的親近,只不過出於她的殘疾和這完全不像她的孩子,她必須捍衛自己的尊嚴,不能滿足我毒辣的好奇心。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