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事件與政府管理之殤 (馬玲)

最近,政府疏於監管導致的社會事件和一些機構怠工「不作為」導致的社會非議似乎到了一個臨界點,事端頻頻爆發,引起民情沸騰,要求問責心切。
濟南疫苗事件、上海奶粉事件、黑市銀行卡事件、全國地下水有八成不能飲用、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因「沒紙」七個多月未發一張商標註冊證等等,簡直到了讓百姓仰天長歎甚至義憤填膺的地步。
何以如此?不妨在此追溯起因。

下一代如被毀,崛起還有意義?
一個叫龐紅衛的中年女性,在五年間,構建了多達百多位上線和近二百名下線的地下疫苗交易網路。她經營的疫苗,流向全國二十四個省市,款項達二億六千萬元,售賣金額三億一千萬元。
五年前,就是這個龐紅衛,曾因疫苗違法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但卻緩刑五年,只懲罰五十萬元了事。判刑後,龐紅衛將位於菏澤市的防疫診所關閉,堂而皇之轉戰山東首府濟南,疫苗生意越做越大,拉下水的公職人員也越來越多,直到最後釀成轟動社會的大事件,才見有關部門出面行動。
山東的疫苗風波還沒平息,上海的奶粉風波又起。三月二十二日,最高檢官網轉載《檢察日報》報道稱,二○一五年九月上海公安部門接到報案後調查發現陳某等人,收購低檔、廉價、非嬰兒奶粉,然後在非法加工點灌裝成著名品牌嬰兒奶粉,銷售到全國多個省市,共計生產銷售了假冒奶粉一萬七千餘罐。
此案引起群情憤怒以後,四月四日食藥監總局新聞發言人表示,上海公安部門已經對查獲的假冒奶粉進行了產品檢驗,產品符合國家標準,不存在安全風險。業內專家質疑:「嬰兒奶粉」與「非嬰兒奶粉」是完全不同的概念,配方和成份不同,國家標準也不同,「非嬰兒奶粉」冒充「嬰兒奶粉」是如何符合國家標準的?要求食藥監總局公開資料。在一片質疑聲中,食藥監總局四月六日改口,表示此前公布假冒奶粉符合國家標準的資訊,主要是提醒消費者不要恐慌。隨後,有消費者憤怒表示,食藥監總局的這種表態,反而更讓人恐慌!
這幾日,「問題氣體致盲」事件又燃爆了輿論場。二○一五年六月,二十六名患者在南通大學附屬醫院因為使用全氟丙烷氣體導致部分患者單眼致盲。幾乎同期還有五十九名患者在北京大學第三醫院使用了同批次的全氟丙烷氣體而導致十八人單眼致盲。
食藥監總局新聞發言人四月十四日對「問題氣體致盲」事件回應,二○一五年七月對送檢樣品進行檢驗時發現,涉事產品「含量」和「皮內反應」項目不符合標準規定,但由於所剩樣品過少,尚無法查清導致傷害的雜質成份。對此,《中國青年報》評論質問:「即便今天公布了事件之害,仍未查清肇事原由。那麼,患者眼睛都瞎了,真相拖沓遲滯,究竟在等什麼?」「在這個風險社會,如果不能靠有效的制度救濟兜底群發性事故的概率,公共安全如何讓人心安?」患者悲歎:「多少眼睛才能換來問題真相!」
請注意,以上三起事件都是去年發生的,都是在受害者揭發後,媒體介入捅出來的,沒有一起是食藥監總局主動告知並警示公眾的,均是在事件沸騰後食藥監總局才被動應對。特別是那句以「提醒消費者不要恐慌」為由,妄言「嬰兒奶粉符合國家標準」的態度,其作為國家監管部門的責任屬性,尤其讓人不可原諒。
事實上,人們把炮火對準食藥監總局,還不僅於此,另外還有原因:二○○九年三月,因三鹿三聚氰胺奶粉事件被行政處分的孫咸澤,二○一二年八月竟然出任了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這邊廂,深受三聚氰胺所害的孩子及家庭仍在受難;那邊廂,因監管不力而被行政處分的責任人已然提拔晉升。孫咸澤先後擔任過食品安全協調司司長、監管司司長、藥品安全監管司司長,這些部門先後問題重重,可是卻阻擋不住他的高升。所謂的問責,直把老百姓帶入雲霧裏。
百姓實在搞不懂這內裏的邏輯,只好在網上發泄怨言、編段子諷刺。若說這些社會事件引起社會不穩定,那其中諸如此類的邏輯定不能排除其迴避不了的責任。
此外,中國對非法生產和經營假冒食品和藥品的犯罪分子懲罰太輕,罰款和刑期都不足以震嚇涉足者。他們對百姓和下一代的危害遠大於盜竊、顛覆、醉駕等。
中國正在崛起,在國際上日益雄視一方。然而,一個堂堂大國,由於奶粉、疫苗、藥品這些關係下一代生命與健康的基本安全都保證不了,有朝一日,中國崛起了,下一代被毀了,還有什麼意義?

不可思議的懶政不作為
除了食藥監總局,其他一些部門的懶政、怠惰也讓老百姓瞠目結舌。
比如,國家工商總局所屬的商標局,因為「沒有紙」,七個多月未發一張商標註冊證。其間,無論當事者如何投訴,人家就是穩坐釣魚台,不理你。《北京晚報》把事情曝光後,連新華社都忍無可忍了,說這種「拖延症」是病,得治!
據悉,商標局的效率低下早已出名,曾經有外國公司在華申請注冊商標,十年都沒走完審查和異議程序,最後該公司被告知:商標因為沒有續展,已經失效。有外媒報道說,中國政府在大的政策制定上頗為高效,但在執行層面則官僚主義盛行。
新華社斥責:商標局缺的不是「紙」,是服務社會的責任心。新華社記者通過梳理以往的新聞還發現:近年來,全國各地多家醫院曾因缺「紙」,而無法為新生兒辦理出生醫學證明,令孩子上戶口、辦獨生子女證都受到影響。這樣的怠惰,已經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此外,四月十一日,有媒體根據水利部近期公開的二○一六年一月《地下水動態月報》,披露百分之八十地下水不能飲用。百姓「被驚嚇」後,水利部回應稱,《月報》資料主要是北方平原地區淺層地下水的監測資料,並不是地下水水源地的水質資料。
但據水利部以前的統計,中國農村中約有一億九千萬人的飲用水中有害物質超標。六千三百萬人的飲用水中氟超標,約二百萬人的飲用水中砷超標,約三千八百萬人飲用苦鹼水。長期飲用這些不合格的地下水,對人體的骨骼、皮膚、腸胃等帶來巨大傷害。
早在二○一一年,中國城鄉超過五成地下水受到污染之報道,就已敲響了警鐘,為此環保部專門制定了《全國地下水污染防治規劃(二○一一—二○二○)》。然而,這些年過去了,國土資源部的較新公報顯示,五年來地下水污染越發嚴重,二○一四至二○一五年地下水不合格率從百分之六十一點五增加到百分之八十點二。雖然水污染治理起來非常困難,但決不能容忍事態繼續每況愈下吧。
另外,央視節目近期曝光了一些國有和商業銀行卡資訊遭遇黑市買賣的情況:記者五分鐘內購得千多條銀行卡資訊,每條資訊都有卡主姓名、銀行卡號、身份證號、銀行預留手機號碼以及銀行密碼。記者隨機選取了七十個資訊驗證,其中身份資訊全部正確,六十五個銀行卡密碼正確。太可怕了!
那麼,是誰出賣了銀行客戶的資訊?為什麼銀行密碼如此容易破獲?以往,客戶金錢被盜取後,銀行往往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如此霸道令百姓向誰評說?

勿讓「人民滿意度」被懸在半空
以上的幾個實例,不難看出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不作為。
一九四九年誕生的計劃經濟體制,形成了強悍的「大政府」和「小社會」,這種「全能政府」的管理模式,不僅所有規則都由政府制定,而且執行和監督也是政府一肩挑。政府一直習慣大包大攬,也因而形成了一系列弊端,一方面政府機構出奇龐大,另一方面機構重疊人浮於事。雖然政府三番四次精簡,但幾十年的現實表明,再怎麼精簡,實質上也減不了多少冗員,而且機構精簡之後反而加大膨脹,這個怪圈的根子就在於「不願意放權」。
儘管總理李克強上任後一再呼籲「政府購買服務」,要求去掉「你媽是你媽」之類的奇葩證明,不能說有關部門沒有一點動作,但其動作之慢之小,遠遠達不到國民的期望。
自二○一二年底打老虎又打蒼蠅的反腐大幕拉開至今,社會上一直有傳,機關和國企的一些人有的為了明哲保身消極不作為,有的覺得沒任何油水怠工不作為。聽到一些跟這些部門打交道的人最直接的感受是:以前辦事「門難進、臉難看、事難辦」;現在辦事:「門不那麼難進了,臉也不那麼難看了,但事更不好辦了。」因為過去通過託關係、請吃飯、送厚禮辦成的事,現在對方飯不吃、禮不收、事不辦。這些提供公共服務的部門,本質上處於壟斷地位,由於不存在其他的替代性,自然也不存在競爭壓力,所以也沒有提高效率的動力。加之缺乏起碼的社會監管和制衡,工作人員無需為效率高低擔責,所以,即使新華社點明這些機構「患病了」,但對這種病,「民間郎中」依然是無法對症下藥。
政府這些機構,本是受國民委託、由納稅人提供工資、以公僕身份為國家主人—老百姓服務的,但是主人卻拿這些不合格的「僕人」沒辦法,即無權開除也無權換人。
以國家食藥監總局副局長孫咸澤為例,他在三聚氰胺等食藥監管方面嚴重失誤而受處分,卻在「主人」不知情的狀態下被暗自重用。再看因沒有紙而拖延七個月不發證的商標局,直至今日依然故我,沒有人被問責,也沒有負責人引咎辭職。
國務院已公布了山東疫苗案處理結果:三百五十七人被處分。
去年天津港「八一二」大爆炸後,對負有責任的政府官員的處理結果是:建議對七十四名責任人員給予黨紀政紀處分,其中省部級五人,廳局級二十二人,縣處級二十二人,科級及以下二十五人;對其他四十八名責任人員,建議由天津市紀委及相關部門視情予以誡勉談話或批評教育。這個處理結果,曾經引起潮水般的熱議和挖苦,顯然沒有達到基本的「人民滿意度」。
總書記習近平二○一○年在中央黨校闡釋的「權為民所賦權為民所用」,是一個很大的破題,說明了權之根本。但政府真正做到這一步,還要突破千難萬阻。
切勿讓「人民滿意度」被懸在半空,構成一個無解的大問號。
(作者是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