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資本主義作為資本主義的未來(黃鳳祝)

不斷加劇的貧富分化,正在使全球社會走向失衡、分裂、對抗與動盪。英國發展經濟學家保羅.科利爾(Paul Collier,一九四九—)認為,導致全球地理分裂和社會分裂的根源在於當代資本主義的發展偏離了軌道。在二○一八年出版的《資本主義的未來》(The Future of Capitalism)一書中,科利爾呼籲對包容性的社會進行革新。二○一九年該書德文版印行,書名改為《社會資本主義》(Sozialer Kapitalismus),開宗明義指向科利爾的解決方案:資本主義的未來是社會資本主義。

社會資本主義的內涵
按照科利爾的觀點,資本主義是一種非中心化的制度,在這一制度下競爭是一種常態。個體在企業中工作,不僅是為了創造利潤,追逐自身的利益,同時也希望能夠對社會有所貢獻,為他人擔負一定的責任。所謂社會資本主義,就是兼具開明的利己意識與同情心的資本主義。
在科利爾看來,從二戰結束到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是資本主義發展的黃金時代;但是之後四十年,資本主義對人類社會的進步並沒有作出新的貢獻,反而拉大了城鄉和地區間的差距,使落後地區的人民陷入極度的貧困。科利爾指出,要使處於全球最底層的十億人擺脫生活的困境,國際社會需要重建社會資本主義的責任心。
社會資本主義的內涵與戰後西德的建國理念非常接近。一九四六年,德國經濟學家米勒—阿爾馬克(Alfred Müller-Armack,一九○一—一九七八)提出「社會市場經濟」(Soziale Marktwirtschaft)的概念。他認同市場經濟是一種「競爭秩序」,但是反對無政府的競爭秩序;主張企業在爭取自身利益時,必須兼顧雇員的社會福利,反對不顧社會公平追求利益最大化。
戰後在歐洲逐步建立發展起來的高福利社會,可以視為社會資本主義的典範。但是隨着蘇聯的解體和共產主義威脅的消退,西方社會逐漸演化成為一個冷漠和不願承擔責任的社會。科利爾指出,在過去四十年間,西方社會的人際關係變得極為淡漠,社會精英更多關注自身的利益,追求事業的成就感,淡漠對國家與社會的責任,導致低收入群體和普通民眾迷失了歸屬感。科利爾把當代歐洲比喻為「羅威那社會」(Rottweiler-Gesellschaft)。在羅威那社會中,人像羅威那犬一樣冷漠地生活,彼此缺乏尊重,個體專注於追求和貫徹自己的權利,而忽略了對他者的義務和關係。年輕的家庭成員不再尊重和照顧長輩,城市精英對落後地區的民眾疾苦漠不關心,他們關注的不再是家庭和民族的認同,而是來自職場的認同。
全球範圍內的移民潮以及民粹主義運動的崛起,也是羅威那社會的產物。政治和經濟精英追求自身的權力和利益,無視大眾的利益,社會福利不斷被削減。民眾鄙視政客和經濟制度,轉而把認同缺失的怨氣宣洩在移民身上,在政治上接受仇外的意識形態,導致民粹主義運動在歐美各地氾濫。

馬歇爾計劃能拯救底層社會
科利爾對當代資本主義進行批判的目的,並不是要推翻資本主義,而是糾正錯誤。科利爾認為,在人類歷史上沒有一個制度比資本主義更為優越:二百五十年來資本主義的發展,提高了人類的生活水準。當代資本主義在發展過程中產生許多社會問題,是因為偏離了應有的發展軌道,正確的發展方向是回歸社會資本主義。從這一意義上說,科利爾是一位資本主義的改良者。
經濟發展失衡是全球移民潮和貧困地區戰亂的主要根源。在二○○七年出版的《最底層的十億人》(The Bottom Billion)中,科利爾對民主可以促進貧困地區穩定與發展的假設提出質疑。他認為,無論是革命還是選舉,都無法改變一個社會的貧困狀態。當代非洲和其他落後地區的國家,需要借助一個類似馬歇爾計劃的大規模援助,才能走出困境。
二戰之後,戰爭造成的普遍貧困引發民眾對政府的不滿,歐洲社會的內部矛盾不斷加劇,共產黨在西歐各國的影響力獲得提升。為了抵制蘇聯的滲透,維護歐洲社會的安定,美國必須改變保守的對外政策,對歐洲進行援助,並對歐洲開放市場。在馬歇爾計劃的推動下,西歐經濟持續增長,資本的力量逐漸壯大,就業率不斷提高,社會福利制度也獲得長足的發展。科利爾認為,世界資本主義正是在馬歇爾計劃的推動下步入了黃金時代。他希望國際社會能夠繼續秉承社會資本主義的理念,相互扶持,推動非洲及其他貧困地區的發展。
所謂「開明的利己意識」可以劃分為兩個層面:一是國內層面,要求企業和個人有承擔社會責任的意願;二是國際層面,國際社會需要促進人類共同發展的同情心。但是對於如何培養和確立開明的利己意識,科利爾並沒有給出具體的答案。美國當年針對歐洲的馬歇爾計劃,主要是為了遏制蘇聯、維護美國的自身利益,並非源自同情心或是開明的利己意識。
社會資本主義作為改良的資本主義,與戰後德國的社會市場經濟理念有許多共通之處:二者均試圖在資本主義私有制中,加入一些社會主義的因素,以求緩和社會衝突,維繫社會穩定。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本質和價值觀互不相同,只能在某一階段被容忍。冷戰期間,西歐資本主義被迫吸納社會主義的一些社會福利政策;蘇聯解體之後,失去了制衡的力量,資本主義得以肆無忌憚地擴張勢力,福利國家制度遭到削弱,這也是導致當今全球社會裂變的主要原因。資本主義在發展過程中產生的積極和消極作用,都是由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給定的,革新資本主義的倫理,資本主義也就不再是資本主義。

(作者為上海同濟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德國慕尼黑大學哲學博士。)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