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營企業中的共產黨(曹景行)

  我的一位上海朋友是個事業有成的私營企業老闆,不久前他帶了自己公司裡的十幾個中共黨員去重慶作「紅色旅遊」——這是今年中國內地的一種潮流,即把「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教育」與旅遊活動結合為一體,皆大歡喜。這位朋友早在下鄉插隊時就已加入中共,現在他既是老闆,也是公司裡黨的支部書記。這樣的「黨企關係」比較單純,像這次「紅色旅遊」全部開支由公司負責,等於他自己掏腰包。

  非公有經濟今天已佔去中國的半壁江山,而對中共來說,如何在私營企業或外資企業中發揮「領導作用」,是一個仍沒有完美答案的難題。二○○二年中共「十六大」期間,浙江省黨代表、飛躍集團董事長邱繼寶,成為第一位在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上召開記者會的私人企業家。我問他﹕「在你的企業裡,究竟是你聽黨的還是黨聽你的﹖」他不假思索就回答﹕「政治上我聽黨的,生產上黨聽我的。」

  此話很精彩,但只是原則性的表述。在多數非公有企業當中,除非老闆本人就是黨員(或者是黨的一把手),否則即使有中共組織存在,也發揮不了重大作用,更不要說什麼「領導」了。這是二十多年來中國經濟與社會多元化發展的必然結果,卻給中共帶來嚴峻的新課題。

  過去兩年北京新領導者注重提升中共的執政能力,其中一項措施就是要把鬆散的基層黨組織以及流失的黨員重新整合起來,以填補黨組織在非公有企業及諸多城市社區、農村的空白。在上海浦東某外資公司上班的朋友告訴我,他所在的辦公大樓已經建起了黨支部,由大樓裡所有非公有企業的黨員組成,並進行定期活動。而分散在外的黨員,則加入了所在社區的黨組織。黨員重新有了「家」,但問到他們在受雇的企業中究竟能發揮什麼作用,那位朋友就茫然地對我搖搖頭。

  不過,近來非公有企業對中共的態度似有變化。據說,不少企業招工時比較喜歡有黨員身份的大學畢業生,因為他們工作態度較認真,能夠自我約束。河南省首府鄭州屬下新密市的非公有企業,更開始聘用專職黨務工作者,至今已有一百二十人受聘,其主要工作是「協調勞資關係」。

  某位前市政府官員到一家煤礦任職,月薪三千元人民幣,相等於副總經理待遇,其十項職責包括發展黨員(煤礦老闆也是發展對象)、培訓黨員職工、組織文體活動、為企業獻計獻策、保證煤礦黨組織獲得鄉鎮級以上的「先進」稱號,如果受到市級以上的表彰還可獲得物質獎勵。而黨總支的所有活動經費都要經老闆審批,老闆亦必須保證黨務工作有足夠的經費。

  如何重建中共黨組織,如何在全新的環境中發揮作用,這在中國各地都有不同的嘗試。但這些探索能不能為中共找到未來的方向,至今誰也未能作出明確的結論。

文章回應

回應


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期間,浙江省黨代表、飛躍集團董事長邱繼寶(圖),成為第一位在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上召開記 者會的私人企業家(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