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與藝術(鄭培凱)

愛因斯坦曾經說過,「我們一生最美麗的經歷,就是神秘的事。它是一切真正藝術與科學的源泉。」愛因斯坦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科學家,也是藝術愛好者,小提琴拉得好,懂得欣賞藝術,是有着高尚品味的現代文明人。在他眼裏,科學與藝術都是充滿了神秘的精神境界,是人類文明追求的領域。人們獻身科學與藝術,可以拓展文化的知性與感性,聯繫個體生命的實存與宇宙的無際無涯。人類只要思考自我的存在,就與宇宙有相通的必然性,科學與藝術也就通過人的探知,在天人之際,時而平行發展,時而交叉互動,絕不相互排斥,而是相輔相成,是人們追求生命意義的表現,神秘而且美麗。

現代社會因為資本主義的過度發展,人人向錢看,出現了物欲至上的生活目標與急功近利的意識形態,也導致知識追求極度分工分化,學術政策市場化,專業知識碎片化,把科技知識轉移到市場,當作「利用厚生」的投資途徑,完全漠視人類已經異化成了拓展市場利益的工具,個個利欲熏心,成了喪失藝術靈魂的行屍走肉,也完全背棄了科學探索精神的初心。世界似乎愈來愈冷酷,生活愈來愈乏味,只有股市樓市日日飛漲,直到哪一天泡沫破裂,人們墮入愁雲慘霧的深淵為止。滔滔者天下皆是,勸也勸不了,說也不肯聽,總以為自己是時代的弄潮兒,正在力爭上游,就快要飛黃騰達,鯉躍成龍了。怎麼辦呢?沒什麼好辦法。我們不是釋迦或基督,達不到飼鷹餵虎的境界,只有些「人溺己溺,人飢己飢」的同情與憐憫,說起來讓自己都慚愧。沒別的辦法,只希望大家想想文明創始的初心,是為了生命更美好,心靈更舒暢,生活更幸福。

如何才能更美好,更舒暢,更幸福?愛因斯坦說的神秘感,生命的美麗經歷,通過純粹的、不帶功利的科學與藝術追求,或許是每個現代人,生活在物欲橫流的污染紅塵,迷失在政經市場的業績報表之中,唯一可以掌握自我的精神救贖。中國的先賢說過,要「求其放心」,同時又要「鳶飛魚躍」,就是希望我們能收起物欲之心,讓自我回歸到生命的起點,讓藝術與科學的想像重新翱翔無際。古今遭遇的世情有相類之處,只是世變之亟,於今為烈,也就更讓我們警惕,要從古人的睿智觀察中汲取經驗,以免在物欲海嘯中滅頂。
集古學社之成立,由兩岸三地學術界頂尖的學者院士,特別是卓有成就的科學家們倡議,通過書法的審美追求,汲取傳統積澱的文化修養,化日常寫字為藝術提升,在心靈世界探索文明的神秘境界。愛因斯坦對藝術與科學是同一類美麗追求的開示,啟發了我們對文化創意的理解,也堅定我們推動書法藝術的信念,為中華文明建設添磚鋪瓦,讓現代的中國人重新從寫字當中發現日常生活的審美,感受生命實存的美麗。集古學社八月十三至十五日在香港明畫廊舉辦首次書法展「墨無界」,還盼所有愛好漢字的人共襄盛舉,都能參與書寫漢字的活動,發揚中國文化中最有特色的美麗經驗。

(作者為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諮詢委員會主席、團結香港基金顧問。)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