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竊鉤者誅,竊國者侯?──政府應如何處理制度的暴力?(王邦華)

七月一日晚上,部分示威者打破立法會的玻璃和鐵閘,衝入立法會內部。政府遣責示威者暴力。這不禁令我思考,這兩個月來,警察在警民衝突時也動用了不少武器:警棍、布袋彈、橡膠子彈等。為何警察全副武裝上陣就是是合情合理?
考究本質,警察的武力和示威者的武力,似乎並無分別。莊子曰:「彼竊鉤者誅,竊國者為諸侯。」是小賊還是霸主,端看一個人掌握的武力規模。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亦有類似看法:國家就是一個「宣稱壟斷了正當的暴力使用以維持治安,並能夠付諸實行」的政治實體。然而,政府的暴力其實不能和普通人的暴力相提並論。
政府的暴力,是一種「結構強迫」(structural coercion)。

國家級的暴力媒介是制度
國家級的暴力媒介,並非刀槍拳腳,而是制度。政治哲學家羅爾斯(John Rawls)嘗言,每一個政府都有其基本結構(basic structure),意即其法律制度、政治系統、市場分配方式等。政府管治下的人民,生活必須遵從基本結構的規範。行事必須守法,市場交易必須合乎規章,從政必須跟從既有方式。如果有人反抗,另闢途徑進行政治或經濟活動,政府就會依據法律拘捕和懲罰這些人。也就是說,在政府的結構強迫下,有兩重暴力:一重是基本結構內被法律容許的武力,另一重是當有人反對基本結構時,政府就會用以壓制的武力。
以印度為例子,印度的強暴文化嚴重,而政府一直沒有足夠法律保護女性。其中一個問題就是「婚姻強暴」。如果丈夫漠視妻子的意向,強迫其進行性行為,妻子之後不能循法律途徑控告丈夫。妻子彷彿成為丈夫的私有財產,可以讓他予取予攜。在這結構強迫的例子中,印度的妻子們受到兩重的壓迫。她們首先是承受丈夫的直接性暴力。丈夫雖然傷害她們,但卻是印度法律所容許的。如果妻子強行反抗,甚至反過來用武力傷害丈夫,制止丈夫的暴行,妻子卻會被警察拘捕,控以傷人罪。結構強迫令弱勢者進退兩難。不反抗,會承受丈夫的暴力;反抗,也要承受政權的暴力。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