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笑 十年少──《笑文匯抄》出版漫談(鍾華楠)

一般香港人生活愈來愈緊張、枯燥、苦悶。這與我的人生哲理不大和合。我認為人生不如意的事佔十之八九,世界上最有權勢、富有的人也要妥協,否則便要做革命者或殉道者。
不願意做革命者或殉道者便要接受現實,接受一個盡量輕鬆、自然可承受的現實。所以我日常生活中,如午膳、晚飯,甚至在某些工作會議中,常常說一兩句笑話,令場合輕鬆一些。這個習慣可能是源於母親。蘇東坡說自己是「二毛人」,我母親是「二盲人」:一是盲婚;二是文盲。但她生性開朗、愛說笑,在苦難的抗日時期,我們從香港逃難歸老鄉新會,一家八口,每日一飯一粥,她把煮好的一碟蘿蔔放在桌上說:「孩子,盡情吃罷,件件都是肥豬肉。」在那個時期,肥肉一件很難求。在這個半飽半餓的歲月中,常常讓我們孩子先吃,我們勸母親也要吃,她張開口,指口說:「你看,你可以看見食物,滿到喉嚨啦。」在苦難中能說笑令孩子們接受現實,是很難得的一種活力。
二戰後,香港有一個時期,流行旋轉餐廳,父親帶我們一家前往。我們讓父母在窗口位看夜景。坐下不久,母親說:「阿楠,你看,我的手袋有腳,能行路!」 原來她把手袋,放在不旋轉的外窗下框,我們坐的地台旋轉了,手袋便慢慢遠離她。開心的時候,她使我們更開心,這是她的富有幽默感的性格。我寫這本小書是有紀念她的成份。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