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靨生輝撼宇宙—專訪丘成桐談霍金 (葉國威)

記者(下稱「記」):您是怎樣得知霍金教授逝世的消息?有什麼感受?
丘成桐(下稱「丘」):我是在三月十四日中午,媒體問及才得知這個消息的。我與霍金教授經常合作的同事佩里教授(Malcolm Perry)和楚明格教授(Andrew Strominger)十分熟悉,經常跟他們談及工作,所以這個消息對我來說非常震驚,也十分傷感。
記:您跟霍金從什麼時候開始認識?
丘:第一次見面在一九七八年九月一日,他邀請我到劍橋大學訪問他,解釋當時我剛剛和孫理察(Richard Schoen)完成的正質量猜想,這個猜想在廣義相對論極為重要,霍金想知道我們如何完成證明。其間,我和他有不少私人交流,更多次到他府上作客;後來他亦接受我的邀請到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所和哈佛大學訪問。最近,我邀請他發表一篇文章談他對高能物理和建立對撞機的事情,他欣然接受,寫下一篇很好的文章。
記:您眼中的霍金,是個怎樣的人?
丘:他為人隨和,亦很風趣,願意幫助別人,更願意給外行人解釋物理學。他的笑容能夠吸引別人的注意力。
記:在與霍金接觸期間,您最難忘的是什麼?可否舉出具體的例子。
丘:他對做學問的強烈好奇心、熱情和開放,他願意接受新的挑戰和不同的看法:一九七八年時,我和我的夥伴解決廣義相對論裏面一個重要的問題時,幾乎所有物理學家都不相信數學家有能力做這個問題。但是霍金力排眾議,邀請我飛到英國劍橋討論了一整天,提出了很多有意義的新方向,使我受益匪淺!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