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了,終於等到了──記浙江大學中華譯學館的成立(金聖華)

去了一次杭州,沒有踏足西湖。
前後三天,要抽時間,總是抽得出來的,只是這次心中另有所繫,連重訪淡妝濃抹總相宜的西湖,也兼顧不暇了。明知道這隔閡已久的美景,就靜靜展現在六七里外;明知道雖不是桃紅柳綠春濃時,總也有霜菊繞潭開,紅葉沿湖飄的秋色可賞,但是,有什麼比望眼欲穿,期待已久的中華譯學館的成立,更讓人振奮莫名,為之激動呢?於是,十一月九日去杭州,十一月十一日回香港,來去匆匆,就為了參與盛事,親歷其境,見證中華譯學館在浙江大學成立的歷史時刻。
二○一八年十一月十日,策劃良久,籌備經年的中華譯學館終於在浙江大學啟幕了。開幕儀式是在紫金港校區的校友樓紫金港廳舉行的。浙江大學是一所馳聲遐邇的名校,現有紫金港、玉泉、西溪、華家池、之江、舟山、海寧等七個校區,佔地五百七十多萬平方米。著名翻譯家許鈞教授於數年前應聘加入浙大之後,就悉心籌建這所史無前例,然而又切合時需,不可或缺的譯學館。
與許鈞相識於一九九六年春。當時,我擔任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主任,任內籌辦了一次規模宏大的翻譯學術會議《外文中譯研究與探討》,遍邀國內與海外翻譯界、文化界著名學者蒞臨與會,包括余光中、葉水夫、馮亦代、齊邦媛、林文月、高克毅、蔡思果、金隄、楊武能、羅新璋、許鈞等數十人,以及李景端、王新善、姚宜瑛、趙斌等十幾位出版家。會議連開三天,閉幕前,舉辦圓桌會議總結成果,主持人余光中教授特別點名邀約許鈞參加討論,足見當時風華正茂的年輕學者,在群賢畢至的盛況中,以其無礙辯才,豐富學養,已經脫穎而出,光芒畢露了。
此後與許鈞時相往返。多年來,各自在譯壇上努力耕耘,互相砥礪,又一起為翻譯遭受不公待遇作不平之鳴。儘管名家巨擘如季羨林和余光中都一致認為「翻譯乃大道」,坊間知淺識薄者卻偏偏仍以為翻譯只是搬字過紙的小技;儘管近年來海內外翻譯研究昌盛勃興,翻譯學系紛紛成立,但是譯者的地位仍然偏低,翻譯的待遇仍然微薄,一個畢生孜孜矻矻翻譯逾百萬言的譯家,相較於只創作短詩數十、小說一二的作家,仍然顯得微不足道。其實,世界各地都設有規模宏大的文學館,記得多年前在香港邂逅北京現代文學館館長陳建功先生,當時曾經向他進言,希望在文學館中能夠闢出一角,放置翻譯家手稿,以存錄歷來譯者為促進文化交流而付出的斑斑心血。陳館長當時表示相當贊同,但此事要付諸實行,必然會遭遇種種無可逆料的困難,於是這只求「寄人籬下」的卑微願望,也就不了了之,日久暗淡,淹沒在歲月中了。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