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與暴力 (苗延琼)

  二○一二年農曆新年期間,發生了一宗駭人的暴力新聞:在上水彩園邨,一個精神病男子,用刀斬死大廈保安員。身形健碩的受害者,被亂刀斬死,且頭顱險些兒被砍斷。二○一○年五月,葵盛東邨也發生兇殺及傷人案,一個持刀男人十五分鐘內,先後在屋苑附近,連續殺傷五人。案發後,警方立即把疑兇拘捕,證實他是一名四十二歲患精神病的男子。這些時有所聞的血案,再次喚起大眾對社區精神科服務的關注。

  據統計,在公營醫療機構求診的精神病患者超過十五萬,其中一半患了嚴重精神病。

  市民關心的是,患了嚴重精神病的人是否有暴力傾向?意想不到的是,根據二十多年來各地研究顯示,精神病康復者的暴力傾向與常人無異!就本港的數字來看,有數以萬計的暴力罪行疑犯,只有一千人患精神病,當中只有不足一百人是患嚴重精神病。這組人當中,十八歲以上的嚴重精神病患者,都有急性思覺失調的病徵,包括被迫害妄想、嘲諷辱罵性、指令式的幻聽。這些嚴重精神病患,原來有一半是「隱形炸彈」,他們潛藏在社區中,缺乏疾病認識,從未接受治療。

  香港精神科的發展,一直追隨英國的步伐。九十年代開始,英國逐漸把所有精神病醫院關閉,原來投放在醫院的資源,轉移到社區精神科服務上。事實上,社區精神科服務是全世界發展所趨。累積二十多年的研究顯示,社區精神科服務比住院服務更為優勝:這種服務模式不單有效幫助患者控制病情,還改善患者的生活質素和工作能力,提升他們對所屬社區的融入,甚至能減少自殺和暴力行為。

  外國的研究成果,能否應用在本地服務上呢?在推行社區精神科服務中,取得成功的關鍵因素究竟是什麼?

  葵盛東邨斬人事件之後,政府在全港十八區都設立了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讓有需要人士能直接在社區中得到服務。兩年了,資源是投放了,硬件逐步成形,但是否代表香港具備有效和高水準的社區精神科服務呢?

  精神科跟其他專科最大不同之處,在於醫者很着重跟病人的會談溝通,得到診症的線索和資料。這些是建基於醫者對病人的真誠、開放和關懷。我認為,醫者的人文精神和修養是關鍵的「內功」;醫學的知識、溝通的技巧、臨牀經驗的累積,是極為重要的「外功」。若要作出選擇,我認為「內功」比「外功」更為重要。醫謢人員若真心關懷病人,他們就會有內在的動力去獲得「外功」,也會把學到的「外功」渾身解數使用出來。

  彩園邨五十三歲的精神病人斬保安員前,在凌晨時分到急症室求診。疑犯的病徵有咳嗽、失眠和幻覺,醫生認為他患了上呼吸道感染、情緒穩定。

  只是我不禁忖度:「他白天為何不去看醫生?

  「為何選擇在夜深人靜的凌晨,到急症室去求診?

  「有沒有可能他被失眠和幻覺所苦,令到咳嗽更不能忍受?

  「咳嗽究竟是否他求診的真正原因?

  「不歇斯底里說話,是否就代表情緒穩定,沒有暴力或自殺傾向?」

  當一個出色的精神科醫生,要具備心靈的「慧眼」:聽到沒有說出來的話,看到表象下的真相。所有精神科服務能獲得有效的成果,除了硬件配套外,就是人力資源,醫謢團隊需要的特質:就是熱誠、人文關懷、專業知識、常識、溝通技巧和執行能力。

   (本欄由黃岐、陳文巖、苗延琼輪流撰寫。)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