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磡(Hung Hom)還是磡紅(Hom Hung)?(金嘉倩)

我的一位英國朋友曾問我「紅磡」的粵語發音,他聽了之後,對我們把「紅磡」翻譯成Hung Hom有點不解,因為Hung這字對他來說是Hang的過去式,發音更接近「磡」字,所以他問是否應該倒轉來把「紅磡」翻譯成Hom Hung呢?對他來說這樣似乎更接近我們的粵語發音。當然對此看法,他忽略的一點是我們發「磡」這音時是要把嘴唇合起來的。又有澳洲的語言學家問我為什麼「磡」翻譯成Hom呢?他聽香港人說這「磡」字,似乎更接近Hum,所以他問我紅磡是否應該翻譯成Hung Hum?
上述兩則小小的故事,令我想起我們在用transliteration翻譯時,是否應該多想想,當一位不諳中文的英語人看到一個英文字,他的第一個反應會是如何呢?就如我這英國朋友,看到Hung自然會發出類似「亨」的聲音,而不是我們香港人習慣的「紅」或「洪」音。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