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紐約疫情的戰時狀態(顧月華)

人們也許至今難以相信,地球上有近四十億人受到不同程度的封鎖令限制,不得不留在家中。這一數字佔到了人類總人口的一半,原因是二○二○年世界上出現了一種被命名為COVID-19新冠肺炎病毒流行疫情氾濫全球。至格林威治時間四月五日零時,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突破一百二十萬例,累計死亡逾六萬例。
當中國疫情發生不久後,美國的航空公司便宣布停止與中國的通航。但是病毒卻並未株守原地,不久便在全球竄起,以最詭異的方式、最快的速度,無遠弗屆。我從停航後以美國公民的身份,穩妥回到紐約,自我隔離十四天後,正好趕上紐約疫情瘋狂竄升的過程。這兩個國家重要的區別在哪裏?口罩!當我在中國必須佩戴口罩出門,到紐約機場便摘下口罩開始,一場新冠病毒肺炎伴隨着口罩的戰爭開始了,而且還在進行中。

輕忽了嚴峻疫情
四月五日,美國新冠病毒疫情將進入最艱難的時刻,特朗普總統再次強調希望美國經濟盡快恢復運轉,呼籲要求成立第二個冠狀病毒工作隊,重點是重新開放美國經濟。美國確診病例已超過三十萬,八千多人死亡;疫情最嚴重的紐約州確診病例逾十一萬人,死亡人數逾三千人。
當新冠病毒在美國出現時,美國總統和各州的領導人,顯然有些輕敵,浪費了時間,沒有像韓國有效做到的那樣,迅速在全國範圍內部署可靠的核酸檢測、隔離病例,追蹤並遏制病毒的傳播,同時製造並在全國範圍內分配稀缺的醫療用品。領導人囿於想極力維護經濟穩定的主導思想中,輕忽怠慢了疫情的嚴峻。未能就疫情中心的現狀及解決方案發出清晰、連貫、科學合理的信息,安撫恐懼的公眾,並為各城市和州提供穩定的指導意見。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