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打擊比SARS更嚴重(曾淵滄)

源自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搞到香港人心惶惶,經濟損失嚴重,與二○○三年SARS期間比較,COVID-19對香港經濟的打擊比當年SARS更嚴重。
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從二○○三年至現在,香港經濟結構出現顯著的改變。二○○三年SARS之前,香港沒有「自由行」,中國內地經濟也遠比今日落後。SARS之後,中央政府開放「自由行」,再加上內地居民越來越富有,因此,香港經濟結構出現了巨大改變。原本以服務香港人的零售業轉變為服務內地人,銅鑼灣賣豬肉的一條街變成賣珠寶,豬肉與珠寶的營業收入差得遠,租金當然也得加很多倍。去年年中開始的社會運動未結束,就開始了COVID-19疫情,內地旅客絕跡,連購買日常用品、奶粉的水貨客也消失,可見打擊是嚴重的。當年SARS期間,人們依然吃豬肉,豬肉店依然可以生存,但今日的珠寶店,大多已經關閉停業,反正開門也沒有生意。旅客區的大商場冷冷清清,開門營業還得支付工資及其他經營費用,停業或許可以要求員工放無薪假,再進一步則需裁員節省工資成本。因此,COVID-19導致失業、放無薪假的人比SARS期間多。

為何出現「口罩慌」的驚恐?
今日內地人比二○○三年時有錢得多,全球口罩供應不足,於是內地十四億人正在全球搶購口罩,這是為什麼二○○三年SARS期間,香港沒有「口罩慌」而今日會出現「口罩慌」的驚恐,理由就是要面對比二○○三年時更富有的內地居民、機構的全球性搶購。缺乏口罩,許多人不敢出門,不出門就少消費,特別是飲食業,零售飲食生意差,捱不下就倒閉了。商舖的業主也面對巨大壓力,投資商舖的銀行按揭如何還?幸好,由中國銀行帶頭,全港所有銀行也響應,紛紛推出按揭「還息不還本」措施,助業主渡過難關。現在香港數家大地產商已經為他們旗下大商場的租戶減租,這也有助零售商渡過難關。大地產商財力雄厚,少收一些租金不是問題,最多只是使股價輕微下跌。
停業、倒閉,受到最大打擊的是雇員,有人被迫八折支薪,有人被迫放無薪假,有人更直接被炒。失業、減薪使這些人的消費更少。
當然,世界上任何疫情,最終也會成為過去。這一回疫情,源頭中國內地已經以封城來應對,香港的控制也很嚴格,影響不會曠日持久。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