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護新聞自由的光輝典範 (潘耀明)

  一國的安危不僅繫於城池的得失,它跟涉及自由的種種制度也有關聯。當政的人如果真心想維護高度言論自由和維護人民要求透明度的權利,那麼,對於新聞界的吵吵嚷嚷,不聽招呼,愛管閒事,就只能忍著點兒。

  最近我去了一趟紐約,特地跑到時報廣場,去憑弔矗立在四十三街的紐約時報大廈。《紐約時報》(下稱《時報》)一直是國際新聞中心和新聞焦點所在,它獨立不倚的編輯方針和專業精神,令人衷心敬佩。國際上包括美國的大案件、大新聞以至政府醜聞,不少是由它的記者和編輯獨家報道和揭發出來的。上面援引的一段話,正是美國法官格法因(Murray Gurfein)對《時報》發表「五角大樓機密文件」判詞的結語。

  這是一九七一年的事。當時《時報》公開了「五角大樓機密文件」,揭露美國在越南的戰爭行徑,震撼國際。《時報》因披露國家機密檔案被國防部起訴,但是這位被尼克遜總統任命為大法官的格法因,剛正不阿,不畏強權,認為《時報》既然作為社會公器,有權登載政府企圖隱瞞的資料。美國憲法規定,國會不得制定以下的法律﹕「確立一種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剝奪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及向政府要求伸冤的權利的法津。」但對國家機密文件的防止洩露法律,卻是一直行之有效的。格法因對此法案作了修正,獲得一片喝采聲。

  《時報》發表國防部機密文件時,正是由知名報人羅森索(Abraham Michael Rosenthal)主政。時任《時報》執行總編輯的羅森索力主刊登美國國防部的侵越機密文件。作為優秀的新聞從業員,羅森索一直站在新聞陣線的前沿,羅森索六十年的報業生涯差不多都獻給《時報》,期間當過記者、編輯以及專欄作家。在他二十年的記者生涯中,曾報道過聯合國、印度及日本的重大新聞,而一九六○年對波蘭共產政權的報道更為他贏得普立茲獎。一九六三年他轉任編輯,一九六九年升為執行總編輯,八年後更成為總編輯。羅森索出任《時報》總編輯後,大刀闊斧進行改革。在羅森索的掌舵下,《時報》共奪得二十四次普立茲獎。

  羅森索於二○○六年五月十日逝世,他的敢言、蔑視權貴的作風,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有一句名言﹕「作為新聞從業員,有重要事故發生時,保持緘默等於是說謊。」這話已成新聞業界廣為流傳的箴言。

  走筆至此,讀到陳方安生授權本刊獨家發表的關於談香港新聞自由的文章,其中有一段話,特別值得當權者反省﹕

  香港人不受羈絆、愛好論辯,但又安分守法,不論是社會福利以至公民自由,又或是政府管治以至政制改革,種種問題,社會上總是意見紛紛,莫衷一是。不過,這全都是社會開放、兼容並蓄的正常現象,全無乖謬之處。正因人各有殊,文化、意見相異紛呈,香港這個城市才顯得朝氣勃勃,多采多姿,香港這個特別行政區才顯得獨特不群,與內地省市不盡相同。

  陳方安生對香港自由社會的表述是十分剴切的。根據《基本法》條文所載,香港是享有高度新聞自由的,只有保證香港的新聞自由,「一國兩制」才能得以真正落實。至於香港傳媒的日益庸俗化、功利化和譁眾取寵的做法,陳方安生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傳媒的首要責任始終是如實傳播消息,不單要公正持平,而且要開放透明。自我審查、報道偏頗、蓄意歪曲事實、甘為宣傳工具等,都並非負責任的辦報方針。可惜,面對無情的競爭,本地中文報刊的報道競相繪影繪聲、角度日趨刁鑽、標題愈見煽情,以致昔日的大眾喉舌已不復多見,聲音也逐漸變得微弱。要肩負監察政府與商界的重任,報刊必須不畏強權,獨立自主,並服膺嚴格的操守標準,只要是符合公眾利益的新聞,即使未必人人愛看,亦必須堅持報道。

  作為開放的社會,保障新聞自由的法制,美國可為前車﹔作為新聞從業員,《時報》不畏強權、獨立自主的辦報方針,是具有典範作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