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 份──記與至樂樓家族的書畫情緣(黃大德)

何耀光先生不僅是香港著名的建築實業家、慈善家,還是中國古代書畫的收藏大家、熱心的文化贊助人。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得以購藏簡又文先生的舊藏,何先生出力不少,位居購藏贊助人名單之首席。除此之外,何先生還出資整理、出版了《何氏至樂樓叢書》,囊括廣東歷史文化名人的年譜、詩文及研究著作四十餘種,蔚為大觀,尤其是明末廣東遺民詩文稿編印出版,成為今日研究明代以來廣東文化藝術史必備的工具書,功德無量。尤令我驚歎不已的是,何氏至樂樓在古代書畫,尤其是明遺民書畫方面豐富的收藏。而他的收藏理念—「取捨必以人品為第一義,苟其人節虧品惡,其書畫縱精妙絕倫,亦弗取也」,更是令人佩服不已,其心胸、其眼界已遠遠高於一般意義的收藏家。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當我從一介門外漢踏入廣東美術史研究的門檻後,我多次到香港尋訪父執好友及其後人,希望能從他們那裏了解家父在香港藝壇上留下的足跡。在何老先生刊行的藏品畫錄中,不難發現有些藏品或是有我外祖爾雅公的題跋,或是家父般若公的舊藏。家父生前收藏雖不少,但絕大部分都為生活所迫而變賣,變賣後又輾轉流通,是以我一度以為何老先生與家父未必有交集。長年陪侍父側的哥哥,也從未主動與我談及家父與何耀光先生有所交往,偶然提過父親晚年窮困潦倒,為人鑑定書畫時任人隨意給一個紅包,沒有什麼其他收入。因此,在何老先生逝世前,我從來沒有動過前往拜訪的念頭,終成一大憾事。

木屋之火圖顯關懷社會民情
彈指一揮間,二十年過去。二○○八年,香港藝術館舉辦「香港景.山水情—黃般若藝術展」。展覽結束後我到香港處理有關事務,司徒元傑先生對我說,何耀光先生的公子何世堯先生在展覽中看到那張《木屋之火》,因為其父經營的福利建築公司跟這場大火頗有淵源,希望能購藏此畫。隨後我與世堯兄見了面,他向我細說了箇中緣由。二戰之後,大批難民湧入,全港人口由一九四五年的六十多萬激增至一九五○年的二百三十萬,房屋奇缺,房租高企。許多居民只得在山坡和空地上用鐵皮、木板搭建簡易木屋居住。木屋區抵禦天災能力極差,一九五一年的十一月二十一日夜,東頭村一戶居民因打翻火水爐,引發大火,燒毀木屋三千餘戶,一萬多人頓成無家可歸的災民。越一年,一九五三年耶誕節,石硤尾木屋區又發生了一場大火,燒了整整六小時,接近六萬人流離失所。為了能盡快安頓災民,港英政府需在一月之內興建一百座臨時房屋,這項工程正是由福利建築公司承辦的。其後,為求長久之計,當局決定興建徙置大廈。首兩棟七層高的徙置大廈,亦由福利建築公司承建,福利公司高速、高效、高質完成了任務,開香港公營房屋之先河。世堯兄懇切地對我說:「先父是否看過這張畫,我不得而知,但我聽先父說過公司發展的歷史,看到這幅畫後,感慨萬千。因此我很希望能收藏這幅畫,作為對先父的紀念。」世堯兄的一席話,令我對何老先生敬佩之情油然而增。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