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原來是圓的 (金聖華)

中國人相信緣,人有人緣,書有書緣,地也有地緣。緣到底是怎樣的?這事玄妙而難解,只可意會,不能言傳。但是最近,因為種種機遇,使我深信,緣,原來是圓的—起於一線相牽,飄飄渺渺,兜兜轉轉,似有若無,欲斷還連,縱使相隔千山萬水,歷經長年累月,終會在冥冥中,穿過雲,穿過霧,又回到源頭,畫出一個滿滿的圓!
早在幾個月前,上海浦東傅雷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王樹華先生就盛情來信,說是〈傅雷誕辰一百一十周年紀念大會〉即將來臨,邀約我赴滬出席。王先生是個有魄力的熱心人,自從十幾年前接任推廣傅雷文化的重任後,就不斷的主持各種紀念活動,多年來舉辦過傅雷著譯研討會、傅雷精神座談會、傅雷手稿墨跡展、傅雷著作首發式、傅雷夫婦陵園安葬儀式等大型項目,這次推陳出新,又有什麼特別的構想呢?他說,主要是舉辦《傅雷著譯全書》首發式,另外還邀請了一些法國專家來華共襄盛舉,並以《傅雷與巴爾扎克》之間的淵源作為主題。
如所周知,傅雷畢生完成了五百餘萬言共三十多部譯作,其中巴爾扎克的作品就佔了十五部之多,除了《貓兒打球號》 在文革中遺失之外,其他十四部作品,如《高老頭》、《歐也妮.葛朗台》、《貝姨》、《幻滅》等,已經成為家喻戶曉的名著,在那相對封閉的年代,曾經成為一代年輕讀者視為瑰寶的精神食糧。有一齣名為《巴爾扎克與小裁縫》的電影,銀幕上述說的就是文革時上山下鄉的年輕人爭相捧讀傅譯巴爾扎克的情景。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