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念大師(潘耀明)

本屆諾貝爾文學獎公布前,據外電報道,中國作家呼聲最高的是殘雪,但香港傳媒及文學界對殘雪均諱莫如深。
殘雪的名字,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在日本已享有盛名。日本最權威的岩波文庫,早年入選的中國作家只有殘雪與莫言。此外,她的作品紛紛被譯成其他外文出版。日本還成立殘雪研究學會。
由此可知,中國作家能進入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委員會的法眼,與外文翻譯頗有關係。
二○○○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的獲獎,與他作品的多種外文翻譯有關,特別是瑞典學院馬悅然教授(Göran Malmqvist)的瑞典文翻譯。莫言的獲獎則得力於著名漢學家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的英譯本。
談到華人作家外文翻譯,金庸也屬於較多的一個。金庸的主要外文譯本,日文、韓文和法文版是相對比較成功的例子。
一九九五年三月我赴漢城,跑了五六間大書店,每一家書店都擺放金庸韓文版的武俠小說,我請漢城高麗大學的許世旭教授代查,許教授通過漢城一家大出版社─信永出版社的董事長安在實先生所作一項調查統計,顯示全韓國有十二家出版社盜譯了金庸的作品,不少是韓國第一流的出版社。韓國的金英社延至二○○三年才和金庸簽了版權合同,正式出版了金庸的全部韓文作品。
至於日本方面,是於一九九六年正式開始出版《金庸全集》的。出版者是日本最具規模的德間書店。由漢學家岡崎由美教授組織了日本一批學者翻譯,花逾七年半時間出齊金庸作品。第一階段先出精裝文庫版,再出平裝。出版後廣受日本讀者歡迎,迄今已再版多次了。
出版金庸法文版的巴黎友豐書店老闆潘立輝與我稔熟,十多年前,他已表示要出版一部規範的法文版金庸武俠小說。他是金邊華僑,因柬埔寨曾長期被法國統治,柬人懂法文很多,但柬埔寨的金庸作品法譯文粗鄙不堪,多不合語法。約十年前潘兄特地跑來香港,要我介紹他認識金庸,並且親自向金庸表達把其作品譯成法文的決心,獲得金庸熱情接待並表示支持。
潘兄大抵花了五年時間,終於在二○○四年成功出版法文版《射鵰英雄傳》(王健育譯)。書出版後,很快獲得法國前總統希拉克和法國文教部頒給嘉獎狀,據說希拉克及法國政府的官員在閱讀後,無不稱許。年前收到潘兄寄來《神鵰俠侶》法譯本第一冊。在電話中,潘兄告訴我,《神鵰俠侶》法譯本應是第一套金庸作品的全譯本。譯者謝衛東是華裔法籍物理學家,曾在巴黎第七大學任教,太太是法國人。近年潘兄還策劃《鹿鼎記》法文版全譯本。
不管怎樣,如果金庸仍健在,以他的眾多外文譯本面世,是否有朝一日也得到瑞典學院的評審委員會青睞?!
走筆至此,驚悉瑞典學院院士馬悅然教授以九十五歲高齡仙逝。馬悅然是唯一一位懂中文的瑞典學院院士,也是蜚聲國際的漢學家,他翻譯了大量中國古典名著,早年他曾告訴筆者,他要重譯《道德經》。
兩年前我往瑞典拜訪他,才知道他二○一六年患了「壓縮性骨折」,雖然不良於行,但仍抖擻精神,翻譯不輟。他以驚人的毅力和磅礡的魄力,以九十二歲高齡開始翻譯《莊子》,並於去年四月六日譯畢,令人傾服拜倒。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真正的大師如金庸與馬悅然的相繼逝去,猶如滔滔大江東去,後無來者,文壇頓然變得黯然失色,豈不令人拊膺頓足?!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