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伊洛瓦底江上看中國(曹景行)

迎接新年第一道陽光,在緬甸古都蒲甘對面的伊洛瓦底江上,被輝煌的日出景象震撼。正遇上當地為期十天的長假,凌晨三點多附近寺廟高音喇叭就開始誦經,江面上穿梭不斷的渡輪和快艇隆隆作響,運送民眾來往兩岸拜祭佛塔、祈福新年。緬甸人對二○一九年有何期待?
昂山素姬實際領導的民選政府與軍方繼續分享政權,雙方互有戒心的微妙合作與平衡應該可以維持下去;軍方新近表示願意讓出更多權力,被視為示好的積極姿勢。但現政府能否突破經濟上無所作為的悶局,關係到一年後大選能否連任。
新年之前軍方宣布與地方武裝力量停火到四月,果敢武裝和若開軍等三支地方力量在中國昆明會商後也表示願意和談。實現和平是緬甸頭等大事,只是政府方面由昂山領頭的談判一定十分艱巨,誰也不敢過於樂觀。一月四日緬甸獨立日當天,若開軍就襲擊了多個警察哨所、打死十多人,就是不祥之兆。中國駐緬甸大使館立即發表聲明予以譴責,「呼籲有關各方保持克制,通過對話協商妥善處理有關問題」。

緬甸要發展離不開與中國合作
在緬甸可以明顯感受到中國的影響力。中緬邊貿是否順暢,立即影響到仰光菜市場的土豆價格和緬甸瓜農收入。中國遊客因緬甸近期開放落地簽證明顯增加,元旦之日相對偏遠的茵萊湖風景區遊人如鯽,作為主要交通工具的「快船」一時間供不應求。不少朋友看了我在新浪微博上發的「緬甸行」很有點心動,但我擔心春節長假期間中國遊客過多前往,緬甸的旅遊設施和接待能力是否足夠,會中文的導遊已越來越緊缺。
從政治層面看,緬甸要實現和平與政局穩定,只有中國才能對軍方、昂山素姬以及中緬邊界多支地方武裝發揮影響。西方國家因羅興亞難民等問題對緬甸和昂山素姬都施加壓力,甚至表示要重新收緊對緬制裁,反而促使昂山同西方拉開距離,中緬政治關係則有所加強,一度放慢的經濟合作也相應回暖。去年十二月緬甸政府宣布成立實施「一帶一路」指導委員會,就是由國務資政昂山素姬出任主席。
中緬經濟走廊正在「務實推進」,包括深水港和鐵路。最新消息是,元旦剛過,中緬鐵路緬甸段正式開始勘測。這條鐵路首段將從中國雲南通往緬甸第二大城市、華商集中的曼德勒,接着再通向瀕臨印度洋的皎漂深水港。緬甸要發展經濟離不開基礎建設,加快基礎建設又離不開中國支持與合作。在中國幫助下,緬甸二○一七年後建起了4G移動通訊網,我們那幾天體驗下來,感覺比去年在歐洲、澳洲和阿根廷都好,頗有點出乎意外。仰光街頭所見,中國華為等三種智能手機與韓國三星瓜分市場,蘋果手機則可能「價高和寡」。
這兩年除了中國大陸企業,港資、台資、日資、印資也紛紛進入;只要能解決電力不足(華人戲稱「免電」)、運輸不暢等基本問題,土地和勞動力便宜的緬甸或許會成為第二個越南。尤其是緬甸家庭重視教育,客廳裏最顯著的地方總是掛着主人或子女戴學士帽的照片,街頭常見學校表彰優秀學生的宣傳招貼,高考競爭之激烈、嚴酷遠超過中國以及日韓等亞洲國家。只是現在失業率很高,大學畢業生普遍學非所用,卻又心態平和,感覺素質不差,可惜缺乏發展的機會。
中緬關係進入良性互動的軌道,反映了中國國力和國際影響力的持續增長。但在迎接二○一九年到來時,線上線下、國內國外好多人都在卜測中國新年前景和國運盛衰,悲觀者不在少數,甚至有點山雨欲來的感覺。

十年前中國經濟寒冬
阿里巴巴的馬雲新年伊始也對一群企業家說,二○一八年確實很不容易,所有人都不容易,而且「不容易的時代可能剛剛開始,未來幾年可能會更加難受」。不過他又說:「百分之九十的人在埋怨宏觀經濟,但是百分之九十倒下去的企業跟宏觀經濟一點關係都沒有」。
中國宏觀經濟真有那麼差嗎?那要看如何比較。如果與別的國家放在一起,比如緬甸、比如早先去過的阿根廷,單是就業和物價就要被他們羡慕死了。當今世界,經濟狀況還不錯的發達國家大概只有美國一家,但只要特朗普繼續當家,未來兩年美國經濟面對的風險應該比中國大得多;而且很可能會像二○○八年金融風暴那樣拖累世界,包括中國,當然更包括緬甸這樣的落後經濟體。
說到今天中國的種種「不容易」,各位是否還記得十年前是如何的「不容易」!二○○九年開始時美國的危機已經衝擊到中國,元旦剛過深圳朋友就特地用船載我到港區「觀察」,十來座貨櫃起重吊臂只有一座還在運作,其餘都翹頭指向天空。整個港區也只停泊一艘船,還有一艘正緩緩出港。一群白海豚圍着我們歡騰,大概因為四周過於平靜。春節後我到湖南邊遠城市永州講課,當地電訊公司說春節期間有三十萬外來手機號碼進來,節後好多天還有十萬留着沒走,應該都是失去原來工作不得不回老家的農民工,政府加緊舉辦培訓班幫助他們另找生路。
那年夏天我去浙江採訪,寧波附近的北侖港碼頭居然一艘船都看不到。好久才有一輛貨櫃車開進港區大門,過坎時聲響很大,一聽就知道是空載。碼頭工人無事可幹,正好可以「技術練兵」,比賽誰能把貨櫃堆得最整齊。通往義烏的高速公路少有那樣暢通,收費口也見不到幾輛貨櫃車;同樣,義烏海關辦事處大門前常見的報關車龍也不見蹤影。
在浙江採訪的那幾個月中,不止一次看到企業關門停產。有的紡織廠因為出口市場萎縮不得不轉型,空蕩蕩的車間當中只有一台爐子在提煉單晶矽;光伏產業成為新「藍海」吸引眾多投資,國家的四萬億刺激計劃鼓勵銀行大膽放貸。沒過多久隨着歐盟對中國光伏產品反傾銷,相當一批如此轉型的傳統企業面臨絕境,連帶還把提供資金的銀行、提供擔保的正常經營企業都拖下水。那時的中國真的很不容易,但也就這樣捱過了最困難的兩年,不久就見轉機,尤其靠互聯網激發和帶動的新生產力,又把中國經濟推高到新的層次。所以,常常到各地多看看、多問問、多聊聊,一定會發現中國經濟特別有韌性,中國老百姓和草根企業家有異乎尋常的生命力和創造力。

展現抗災力應付未來經濟挑戰
如果官方決策路子對頭,符合經濟規律和老百姓利益,又有足夠的資源和手段去對付外來壓力、破除內在阻力,更可以大有作為。與十年前相比,中國經濟的結構性難題或許更加複雜,但官方和民間對付困難的能力應該更強、更有長遠眼光,中國經濟的實力和體質也應該遠超當年。
為支撐增長速度放慢的實體經濟,中國央行不久前大手筆把存款準備金率全面下調一個百分點,人民幣幣值不僅沒有相應下挫,反而逆勢大漲,可作為檢測中國經濟體質的可靠信號。今年和未來幾年整個世界日子都不會好過,但中國仍然可能顯示出最強的「抗災」能力,就像十年前那樣。這恰恰就是中國地位和實力繼續上升的機會,對世界尤其周邊國家也會有更大的影響力。
踏入二○一九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內地媒體已開始為此「預熱」。同樣重要的是,今年也是《凡爾賽和約》與中國五四運動一百年。放到百年大跨度來看世界、看中國,或許更能看清未來前景。百年之前,積貧積弱的中國站到了新的歷史起點;百年之後,中國又站到了新的起點。今天世界上看得到希望和前景的國家其實不多,中國真還不錯。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