縮小三大差距  宏觀調控對港台的影響(陳自創)

  近年來內地投資過熱,面臨着日趨嚴重的三大差距﹕城鄉差距、工農差距和數碼差距。中央政府再次實施宏觀調控,爭取經濟能更穩定、更均衡地發展。筆者認為,宏觀調控的關鍵就在於上述三大差距應如何解決,而這對港台又會造成一定影響。

諸侯經濟 各自為政

  今年四月內地實施宏觀調控後,重創全球各地股市。四月三十日至五月十一日,台股跌幅約達百分之八,港股跌幅也約達百分之四,南韓及印尼股市跌幅甚至高達百分之十。亞洲股市幾乎全面報跌,可見內地宏觀調控對全球經濟的影響。

  內地當前是諸侯經濟的發展形態,由於各地均有不同的人文資源,山頭鼎立、各自為政的現象很普遍,加上各地均全力招商引資,都在作相同的低水平重複投資或產業群聚,不僅引發資源內耗,也惡性破壞市場機制,幾個熱門行業在大城市或沿海地區一直發燒,造成經濟過熱。

  與十年前相比,中國當前的經濟過熱有一個不同之處﹕十年前是較小範圍的局部過熱,是由投資帶動的熱,大城市或沿海地區的內部消費並未過熱﹔但此次過熱範圍似乎更大,是整體過熱,在較大範圍的大城市或沿海地區,投資及消費均已失控。然而,更廣大的邊遠城鎮及農村不僅仍難以脫貧,迄今投資及消費等還熱度不足甚至過冷。因此,抑制當前已屬較大範圍的局部經濟過熱是有必要的。

  筆者認為,當前大陸面臨的應不是經濟是否過熱的問題,而是任何快速發展的發展中國家均已遇到的「冷熱不均」或「冷熱交加」的問題。因此,目前大陸抑制經濟過熱的方法有三種﹕一、抑制低水平局部或重複投資﹔二、限制或提高銀行對房地產業、汽車業貸款及不當投資的放款利率﹔三、嚴控農地資源流失及產業的土地使用。這些必要的降溫措施,主要是為了打擊大陸產業的重複投資及房地產過熱,進而加大力度,尋求解決邊遠城鎮及農村熱度不足甚至過冷的問題,以及這些地區始終難以縮小的三大差距。

  內地是港台最大的貿易夥伴,宏觀調控當然會對港台造成較大的衝擊。但由於調控是主控內需,而港台一向多以發展金融貿易及出口產業為主,不以內地內需市場為主的相關廠商較不會受到嚴重影響。宏觀調控短期內可能會對港台有不小衝擊,但長遠或總體而言,則不致於造成太大影響。相形之下,一旦大陸有效抑制一些行業及房地產過熱,成功實現軟着陸,對於港台產業界來說則是中長期的利好消息。

  至於以內地內需市場為主的產業,因受內地景氣突然急遽降溫的影響,新投資完全中止,但各地重大建設仍在進行,在尚未消化原已投產的多餘的低水平製成品前,勢必對當前的港台業界造成短期衝擊。不過,其中也有以內需市場為主的電子產品零售業,由於調控將促使材料價格下降,對自有資金充足的港台廠商而言,受到的影響相對較小。

  此外,對港台那些已投資大陸房地產業者而言,雖然他們正面臨在內地資金緊張、貸款困難的問題,但因他們通常較具集團化及規模化的特色,自有資金較充足,且融資管道也較通暢,宏觀調控反而給他們創造更多投資機會。同時,隨着內地房地產市場的運作更加穩定化及規範化,港台基礎建設服務商參與的機會自然更為增加。

  對港台房地產商而言,進入內地一般會選擇開發和經營高檔項目,中低檔項目將面臨內地房地產商的激烈競爭,港台商較高的人力成本及項目環境的複雜性將嚴重影響日後的獲利能力。面對龐大的房地產市場,港台商應利用資金優勢,充分發揮在城市規劃、建築設計、物業管理等方面的豐富經驗,向大規模的城區改造及中小城鎮建設等方面尋找新的商機。

  值得一提的是,內地宏觀調控的緊縮措施,除產業及土地開發外,與港台商相關的尚有融資信貸問題。內地銀行體系資產佔GDP的百分之二百,而股市及債市分別只佔百分之五十及百分之三十,明顯不足,這是港台資本市場進一步加強與內地互動合作的最好時機。港台仍較具優勢的結構融資及信用擔保制度將足以帶動並擴大內地資本市場運作及規模,使其發展更為商業化及制度化。

  二十一世紀是知識經濟的世紀,也是資訊及民生科技的世紀。一個國家能否在當前知識經濟中存活及持續發展,重要因素之一是資訊及民生科技的普及化。而長期以來,中國在這方面大幅落後於歐美和日本,面臨着嚴重的三大差距。這三大差距也就是造成中國現階段經濟「冷熱不均」或「冷熱交加」,而中央不得不實施宏觀調控的主因。

實施「三農三化」政策

  邊遠城鎮及農村熱度不足甚至過冷的問題如何有效解決﹖筆者認為,只有採取縮小上述三大差距的辦法,在內地邊遠城鎮及農村大力推動資訊及民生科技的普及化,先使農民學會使用中文電腦網絡,從中得到能使其脫愚、脫貧的資訊與商機,實施「三農三化」政策,即農村產業資訊化、農民知識化及企業化、農業工業化及國際化,讓邊遠城鎮及農村與世界接軌,共享經濟資源及開發當地實用型產業。

  港台在資訊及民生科技的普及化方面一向領先內地,在發展科技產業鏈的最前端(創新理念、技術、知識產權保護、企業融、資資本市場等)及最末端(商業資訊、營銷等)仍具有相當優勢。宏觀調控一旦推動「三農三化」,對港台商而言,其中即蘊含巨大的商機,不僅能協助內地縮小三大差距,也能達成兩岸三地經濟的互動三贏。

  在知識經濟潮流的推動下,大多數資源和財富全靠資訊及民生科技的流通及整合運用,一旦資訊分配不公,民生科技無法普及,貧困地區即難以安定。例如,內地邊遠城鎮或農村尚未普及資訊基建,也未建立基本的民生科技產業,農民無法藉由電腦網絡獲取科學耕種的技巧、市場物價的動態、產品產量的分布及解決民生問題的渠道,以致農民難以脫愚、脫貧。

  然而,邊遠城鎮及農村的廣大民眾與豐富資源,將構成內地新一輪經濟高速增長的主體。位於粵西邊遠地區的雲安縣,自今年七月起首設立全國首個數碼城鎮。這個「三農三化」新模式,標誌着一個新時代的到來。這些地區將以國際化的資訊基建為基礎,匯集國內外各種民生科技企業及商業機構,開闢內地縣域或鎮域經濟的龐大市場,直接與民生科技及國際市場相結合。這樣的新知識經濟產業,將能協助農民早日實現小康。

  筆者要特別引述日本的經驗。上世紀七十年代,日本同樣面臨經濟發展「冷熱不均」或「冷熱交加」的困境,由於政府採取普及化的科技立國戰略,勒令許多低水平產業關閉,大力提升重工業及民生科技產業的質量與高增值。幾年後,日本經濟轉型終能成功,其普及化的民生科技產品在品質、性能及價值上,不僅協助政府縮小了三大差距,也能外銷至全球各地,成為名牌貨品,為國家創造了巨大的經濟利益。

  日本的成功經驗足供兩岸三地借鑑。回應時勢,港台應以當前仍具優勢的產業鏈最前端及最末端的經驗與實力,配合「三農三化」發展模式,為內地宏觀調控最關鍵的縮小三大差距的任務,及時主動地給予支援協助,讓內地農民早日脫愚、脫貧,實現小康,這絕對能達成兩岸三地互動三贏的大格局。


內地首個數碼城鎮在廣東省雲安縣建立,這個「三農三化」新模式,標誌著一個新時代的到來。圖為該數碼城鎮基站(陳自創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