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人文精神的奧運 (卷首語-潘耀明)

  我們以人們的目的來判斷人的活動,目的偉大,活動才可以說是偉大的。(1)

——契訶夫

  今屆奧運會,從開幕式到閉幕式的設計和中國選手在競技場中的整體表現,都是臻於美善和成功的,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這次中國在奧運所取得的驕人成績,彰顯了中國的崛起,整體國力的提高,也掀起了一片高昂的民族情緒。

  中國奧運之路是十分艱辛曲折的。中國於一九五二年派出四十人的體育代表團參加在芬蘭赫爾辛基的第十五屆奧運會。之前因國籍問題的爭議忱誤了,結果中國運動員在賽程接近尾聲才赴會,鎩羽而歸。後來因為「兩個中國」問題,北京中國奧委會宣布退出奧委會。在睽違奧運二十一年後,北京中國奧委會於一九八一年在國際奧委會同意台灣以「中華台北」名義下出席,才重新涉足奧運會場。一九八四年七八月間在美國洛杉磯舉行的第二十三屆夏季奧運會,北京派出三百五十三人的龐大代表團參加,結果共獲得金銀銅三十二枚獎牌,實現了「零的突破」。這次中國運動員所取得的良好成績,牽動了海內外華人千千萬萬的心靈,當時筆者剛在美國,看到所有海外華文報章(不論左、右,無分黨派)都以大篇幅報道,美國華人為之歡欣鼓舞。台灣《中國時報》更以顯著位置報道,結果《中國時報》美國版為台灣國民政府所封殺,禁止《中國時報》台灣總部匯寄經費給美國版,從而使《中國時報》美國版因報道奧運會受到政治干預,並因此宣布停刊。

  國際奧委會的宗旨,大要是增強各國運動員之間的友誼與團結,促進世界和平及各國人民之間的相互了解,發展世界體育運動。

  和平、友誼、進步,是國際奧委會所追求的目標。可是奧運會經常蒙上政治的塵垢。第十屆奧運會選址在柏林,當時納粹德國已上台,不少國家反對在柏林舉行奧運會並加以抵制,但國際奧委會卻未能改變初衷,如期舉行,被視為德國法西斯行為粉飾並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政治介入奧運,奧運又被某些政治野心家所利用,使奧運會的宗旨備受蹂躪,這都是始料不及的。

  古奧運會的起源,始於古希臘這個充滿神話色彩的城邦文化,除了體育競技,文藝比賽也是古奧運會重要內容之一。公元前四四四年第八十四屆奧運會首次進行了這項比賽。參賽的有詩人、作家、藝術家和演說家等。與其他項目一樣,勝利者亦可獲得奧運桂冠。有希臘歷史之父稱號的格羅多特參加了這次比賽,朗誦他的名著《歷史》中的某些章節,內容是頌揚公元前四九〇年在馬拉松河谷戰役中大敗波斯侵略軍的希臘戰士可歌可泣的事迹,獲得了冠軍。(2)

  古奧運會,並不光是體育競技,它有着豐富的文化底蘊,它體現了人文精神的一面,所以是豐厚的。現代奧運,側重於體育競技和奪標,所謂和平、友誼,已乏人聞問,發展到今天,儼然是一項純國際體育運動了,這是它的悲哀。當然,也有人希望通過奧運來促進社會的民主自由,但這不過是一廂情願。缺乏人文精神的奧運會,只是淪為空洞、蒼白的口號而已。

  今屆奧運會最轟動的新聞,莫如國人寄予厚望的跨欄手劉翔臨陣因傷黯然退場。這個令人「心碎」(傳媒用語)的消息,引起舉國譁然。不少網民甚至以極端的字眼,對劉翔冷嘲熱諷,甚至進行人身攻擊。劉翔退場引起如許巨大的反響,是因為國人對劉翔預期成功太殷切,以致失望愈大的心理情結所致。這一心理狀態正如莊子所指出的:「以瓦注者巧,以鈎注者憚,以黃金注者昏。其巧一也,而有所矜,則重外也,凡外重者內拙。」(3)意喻凡事太功利化、只計較成敗,對得失憂慮過多,往往反而會失敗。只求認真努力去做,不必期望過高,反而心安理得。即「有所為而為者,所重是在外。無所為而為者,所重正是在內。」(4)這裏所說的「外」者,大凡指名利得失,至於「內」者,則是一種物外的精神狀態,也就是人文精神所在,更具體到體育運動,應是「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的精神。 

注:

(1)契訶夫:《契訶夫手記》

(2)《奧林匹克大全》,人民體育出版社,一九八八年

(3)《莊子.達生》

(4)馮友蘭:《對成功預期過甚往往不能成功》。收於《品味人生》,湖南文藝出版社,一九九二年二月,頁二一五

文章回應

回應


缺乏人文精神的奧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