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字」戰的故事

The Dictionary Wars: The American Fight over the English Language
Peter Martin 著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9月5年

北美新大陸的歐洲移民,英語最為普遍。既是英語,是否要以倫敦口音為準則?美國人亦應尊奉辭書大師詹遜(Samuel Johnson)在一七五五年出版的大英字典為圭臬?
獨立戰爭後,十九世紀初期,美國出現兩本英語字典,分別由韋伯斯特(Noah Webster)與奧斯特(Joseph Emerson Worcester)兩位知名學者編訂。兩人對字典的見解不同,造成他們之間的「字戰」。字戰跟文壇上一般的筆戰不同。如果是寫漢字,字戰猶如簡繁、正簡字體之爭。英文的字戰,拼音不同之外,俗話、方言、變形、以及其他自創的詞彙都包括在內。韋氏認為英語到了美國,如果變音或有新義,應以美國為主。這是愛國主義的表現。傑佛遜總統對韋氏雖無好感,他卻提倡Neologism(新詞主義)。韋氏字典就大量收集新詞。反之,奧氏主張保持英語的傳統,不可隨意改變。環顧今天的字典,可見常有labor、labour與meter、metre同時出現的情況。
再者,韋氏年長,奧氏擔任過他的下屬。兩人在學術研究上都有成就。但是,韋氏認為奧氏有抄襲之嫌。因之,韋氏成為美國最早版權法案(Copyright Act of 1831)的強力發起者之一。韋氏過世後,字典版權轉讓給馬里安兄弟(George and Charles Merriam)。兩家的競爭仍在,直至奧氏逝世為止。字戰本為學術自由的表現,市場競爭,亦是常態。編寫字典原是呆板乏味的辛勞工作。此冊美國字典的故事,實堪媲美於其他經典的史籍。

(加州 汪威廉)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