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選敲響傳統媒體的喪鐘(丁果)

美國總統大選進入尾聲。
從特朗普和希拉里的一對一選戰來看,無論是三次辯論的前後,還是投票前的決戰,這場尷尬的選戰始終難以改變基調,除了雙方的死忠支持者之外,全球很多人還是用一句玩笑話來歸納這場雌雄對決的選戰:這是一場一個「瘋子」和一個「騙子」的戰爭。

精英媒體迷失在大選中
由於兩黨政治的初選程序規定,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特朗普和希拉里都不是「現行犯」被抓,他們參選到底已成定局。換句話說,這次總統大選「鹿死誰手」都已經不太重要,因為負面影響已經難以避免:一是美國總統大選已經將政治大戲淪為娛樂大戰,嚴重傷害美式民主的優越性;二是無論誰贏,都不見得對美國有利:希拉里贏,美國將繼續像奧巴馬時代一樣,加劇霸權衰退的過程,而人們對華盛頓的政客的不信任將會繼續加深;特朗普贏,美國內部的種族分裂將加劇,最終也是內耗美國的國力。
但是,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將決定美國傳統媒體的命運。這十年來,在新媒體大潮的壓力下,美國傳統精英媒體節節敗退,即使《紐約時報》都已經疲於奔命。在這次總統大選中,他們遭遇特朗普的猛烈攻擊,被貼上與不良政客一起用「政治正確」欺騙老百姓的標籤。於是,傳統精英媒體破天荒在這次總統大選中,或打破中立的傳統,或打破以往支持共和黨候選人的傳統,幾乎全部為希拉里背書。更令人驚奇的是,在幾次總統大選辯論後,傳統精英媒體無一例外宣布希拉里贏,而代表新傳媒的民間網站,則一面倒站在特朗普一邊。更為嚴重的是,在進入最後一個月的選戰中,針對各方的爆料戰,傳統精英媒體一概略報甚至不報維基解密披露的希拉里「內部講話內容」和「郵件醜聞」,卻大幅報道特朗普「侮辱女性」的錄音內容和個體譴責,也不對這些內容進行詳細調查和論證。其中只有右翼的霍士電視台,對兩邊爆料做了均衡報道。
誰都知道,希拉里的醜聞對美國國家安全或者國家發展方向的「危害性」,遠遠超過平民特朗普的「生活醜聞」,更何況,希拉里的丈夫克林頓在總統大位上的「性醜聞」,都比平民特朗普有過之而無不及,媒體的這種一面倒傾向,已經超越了傳統精英媒體自己定下的不黨不私、公平報道的基本原則。
換句話說,在對待美國總統大選的立場上,精英媒體已經提前投票,並被質疑成為了某一個候選人的競選工具。

精英媒體的喪鐘已經敲響
作為媒體人,尤其是傳統媒體的從業者,我們當然十分關心美國精英媒體何去何從。十年來,新媒體(或者社交媒體)興起後,傳統媒體一片哀鴻,因為無論在報道的時間上、傳播的速度上,以及傳播的廣泛性上,新媒體的及時和靈活,遠優於傳統媒體。同時,新媒體也有「自媒體」的特徵,人人可以講自己的故事,從而打破了兩百年來美國輿論精英控制媒體話語權的局面,導致傳統精英媒體迅速衰退,《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時代雜誌》、《華爾街日報》、《洛杉磯時報》等,均無一倖免。
然後,由於新媒體魚龍混雜,好壞難辨,遊戲和管理規則難定,導致新媒體內容造謠與編織肆虐,以至於無法建立如傳統精英媒體般百年來打造的媒體「公信力」和「權威性」,也缺乏所謂的獨立與客觀報道,更缺乏需要較多成本的調查報道,從而讓傳統精英媒體在新媒體大潮中,雖然需要「瘦身」但仍可驕傲站立,新媒體也要引用或者轉摘傳統媒體的「重量級」分析報道,來幫助建立讀者或者觀眾的信任感。
但是,隨着這次美國總統大選的進行,傳統精英媒體與共和黨、民主黨兩位傷痕纍纍的總統候選人的「人身攻擊」大戰,而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甚至瀕臨「死亡」的邊緣。
眾所周知,美國精英媒體這次打破百年禁忌,全面挺希拉里,顯然他們痛恨特朗普。但是,特朗普的色腥,每天都成為這些媒體的頭條,他的大嘴巴言論和怪誕舉止,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都受到了傳統精英媒體的「追蹤」,說得難聽一點,今天特朗普的「明星地位」,就是他們捧出來的。不僅如此,表面上精英媒體是在報道特朗普的「負面元素」,但在娛樂化的時代,不管負面正面,只要上頭條就是資產,就會產生影響力。從這個角度看,在這次總統大選中,「痛恨」特朗普的美國傳統精英媒體,等於送給了特朗普數以億計的免費廣告。傳統精英媒體將嚴肅的選舉政治娛樂化,表面上是與具有民間性的新媒體爭鋒,讓報道更加「接近」民意,其實是「改革」走錯了方向,自毀「百年長城」。
反特朗普的「黃」不要緊,但精英媒體不能因為「反黃」而放棄對權力腐敗的監督,尤其這種監督需要勇氣、經驗、時間、經費等諸多新媒體難以做到的因素。要知道,無論是《紐約時報》還是《華盛頓郵報》,都有與最高權力抗爭的輝煌歷史,也有揭露最高權力黑幕的勇氣,許多的普利茲獎,就是對這種媒體輝煌的見證。
但是,到了這次總統大選的最後時刻,他們渾然忘記了精英媒體這個引以為傲的監督責任。或許,美國精英媒體已經把自己定位成希拉里的「支持者」,認為追蹤維基解密的內容會讓特朗普得利,但他們忘了,恰恰是這種「自我閹割」媒體責任的做法,證實了特朗普的批判和指責:主流精英媒體和克林頓希拉里等政客以及利益集團已經形成「共犯構造」,美國需要通過投票來改變華盛頓的「傳統架構」。如果特朗普真的選贏,媒體一定是助了一臂之力。
美國精英媒體與特朗普已經形成「互相廝殺又互相依存」的怪胎,他們把傳統精英媒體在新媒體崛起中最後賴以生存的老本—有效監督權力、揭露腐敗、讓選民把注意力集中在政策願景、公平正義的報道,在這次大選中消耗殆盡。希拉里和特朗普當中還有一人能贏得白宮,但美國在這場選舉中遍體鱗傷,傳統精英媒體則給自己製造了壓垮自己的最後一根稻草。
因此,如果特朗普贏,那就是傳統精英媒體徹底崩盤的開始,因為這就表明美國精英傳媒不但在技術上和傳播手段上輸給了新媒體,更加在民心民意上輸給了新媒體的觸覺。如果希拉里贏,傳統精英媒體日子也不好過,因為他們為希拉里背書過度,未來就要更加努力為她的「政治欺騙」塗脂抹粉,避免揭露希拉里可能犯下的腐敗濫權錯誤,從而成為希拉里「政治正確」共犯構造的幫兇。
簡而言之,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敲響了美國傳統精英媒體的喪鐘。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