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統一台灣」路線圖(上)(林泉忠)

二○一九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也是兩岸分治七十周年。倘以一九四九年以後的台灣作為中華民國之遺緒來理解,那麽這個中華民國(台灣)則是遠比同樣偏安台灣的清初明鄭(共二十一年)還久的殘存政權,且何時結束,迄今無從預測。換言之,至今仍無法統一的台灣,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顏面及代表全中國正統地位意義之重要,不言而喻。

「習五點」的關鍵詞:「統一」
此一「遺憾」,對正處於崛起高峰期,且迎來習近平「新時代」的北京而言,自然是耿耿於懷。因此,中共「十九大」之後北京將如何出爐習近平時代的對台政策方略,早已是兩岸三地及國際社會翹首以待的新聞焦點。
就在二○一九年伊始的元月二日,時值《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周年,習近平在北京親自出席紀念大會,並發表備受矚目的對台政策五點談話,是為「習五點」。這份洋洋灑灑四千兩百多字的講話,其中犖犖大者,既有蕭規曹隨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不放棄武力」,也有凸顯「新時代」意義的「開啟兩岸協商談判」及共議「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呼籲。
縱觀五大重點的內容,其實都歸於一個關鍵詞:「統一」。倘比照「江八點」的三十三次及「胡六點」的二十七次,尤其是比胡當年的五千字演講稿較短的「習五點」談話,「統一」前後出現的次數卻高達四十六次之多,凸顯了習近平時代北京對「兩岸統一」的急迫感,同時也彰顯了崛起後中國的自信。

北京為何「不可為而為之」
針對習近平親自啟動「兩岸統一」的攻勢,台灣主要政黨的反應並不積極,恐怕是預料中事。蔡英文當天下午隨即在總統府召開臨時記者會,對北京作出強硬回嗆:「台灣絕不會接受『一國兩制』,絕大多數台灣民意也堅決反對『一國兩制』,而這也是『台灣共識』」。另一方面,國民黨則姍姍來遲,到了翌日才發表六點聲明回應,內容則是既避開對「國家統一」的表態,也柔性表達了對「一國兩制」的間接否定:「現階段『一國兩制』恐難獲得台灣多數民意的支持」。換言之,台灣兩大政黨都採取不同的方式,冷處理北京的「統一」呼籲。
然而,難道北京對台部門沒有掌握到《告台灣同胞書》發表以來,已走過四十年歲月的今天,台灣主流社會仍然無法接受「一國兩制」乃至「兩岸統一」呼籲的客觀事實?顯然並非如此。之所以「不可為而為之」,除了是北京的權力思維使然,恐怕與中國崛起時代兩岸的力量對比愈來愈懸殊,增加了北京的自信不無關係。而且,北京也並非一味口頭呼籲,從去年二月二十八日出台「三十一項惠台政策」已可窺視出,北京傾向以「實力主義」為特徵的單向式「兩岸融合」戰略,其實已經進入了程序。
換言之,習近平時代的對台統一方略,將會是以經濟力量為引力,以軍事震懾力為後盾,透過單向式乃至強制性的「兩岸融合」進程,漸變式地一步一步將台灣納入「一國兩制」的框架內,從而實現「兩岸和平統一」的宏圖大業。

兩階段:先「實質」後「形式」
誠然,為達至「一國兩制」框架下的「兩岸和平統一」目標,自然需要多方面的推進與配合,其中涵蓋兩大階段,即以達成「實質性統一」為目標的第一階段,及水到渠成、實現「形式上統一」的第二階段。
第一階段是第二階段的基礎,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主軸是推進沒有設限的「兩岸融合」進程。推進方式,則是透過「惠台政策」將台灣民眾一步一步納入大陸的經濟體系乃至社會及行政體系。其中首要步驟是「兩岸經濟一體化」,在這個過程中,一方面是客觀經濟環境的變化,造成台灣的經濟難以脫離中國大陸,使台灣人民的工作、生活與大陸緊密相連;另一方面,在心理與意識上,讓台灣民眾逐漸理解到:「與大陸對抗,不符合台灣的現實利益」。
台灣近年兩次「九合一」選舉頻頻颳起「現實主義」旋風。提出「兩岸一家親」及「一個中國不是問題」的柯文哲二度拿下「首都」台北市長的寶座,強調「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同時接受「九二共識」的韓國瑜則成功攻克綠營大票倉的高雄。這兩個不尋常的現象此起彼落,賦予了北京對「兩岸經濟一體化」及「兩岸融合」進程的自信,及更多可着力的空間。
其實,已經回歸中國超過二十年的香港,就是一個「過來人」的成功案例。四十年前,與大陸有生意往來的香港企業寥寥可數,然而今天香港幾乎所有公司或多或少都與大陸有一定程度的業務聯繫。在這個過程中,許多香港市民也開始意識到「與北京對抗,對香港沒有好處」的道理。香港建制派之所以在回歸之後,獲得了愈來愈龐大的支持力量,其中的關鍵,就是成功攝取了香港市民這種現實主義心理。

「經濟一體化」的政治效應
可以合理預期的是,「兩岸經濟一體化」在台灣推進後,其效應將是提升北京對台灣的政治影響力。
這是一個北京在台灣逐漸擴大政治影響力,擴展「親中」支持力量的過程。北京在期待台灣民眾意識轉變的這一漫長過程中,希望達到三段式的演變效果,即迫使台灣民眾從接受「九二共識」,再轉化到支持「兩岸統一」,最後接受「一國兩制」的統一方式。
在擴大政治影響力方面,北京初步設定的兩大目標,分別是擴大台灣民眾對「九二共識」的支持,同時逐漸在台灣形成一股「親中勢力」。
北京深諳「九二共識」在台灣具有一定的爭議性,且已經大致形成藍營支持、綠營反對的基本結構。因此,要達成在台灣擴大支持「九二共識」目標的關鍵,是迫使「白營」的柯文哲及無黨籍支持者也接受「九二共識」。柯文哲曾在二○一四年參選台北市長選舉時提出「一五共識」,未來也有可能提出「二○共識」。對北京而言,名稱並不重要,「九二共識」的內涵「一中」、「統一」才是重點。
一旦攻陷了藍白兩大勢力,在台灣社會推動接受「九二共識」的比例成為主流的工程,其實就已成功了大半。韓國瑜在二○一八年的「九合一選舉」中敢在綠營大票倉的高雄喊出支持「九二共識」,已可窺視出部分綠營的心房早已被攻破。當下北京在提高「九二共識」支持度方面,具體步驟之一,是迫使與大陸進行城市交流的台灣各縣市都必須一一接受「九二共識」,並形成自然的「常態」。

引國民黨重回「統一」軌道
另一方面,北京對「九二共識」的要求,不會只停留在「廣度」的擴大,同時也將確立「深度」的重建。現階段的焦點,是使「兩岸統一」重新納入國民黨定義的「九二共識」的內涵。
其實,這點在「習五點」的談話中已經埋下了伏筆。「習五點」所揭示的「九二共識」的內涵,不僅包含「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更包含「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對此,儘管當下由吳敦義主席主持的國民黨傾向不去碰觸「統一」的議題,但是一九九二年當初兩岸在香港會談時,國民黨就是高舉「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大旗與會的。更何況如今國民黨的黨章,仍保留着「追求國家富強統一之目標,始終如一」的條文。
事實上,「中國統一」仍然是國民黨深藍支持者所追求的國家發展理念。執政八年期間秉持「不統」的馬英九也在卸任兩年半後的二○一八年十一月七日,提出包含「不排斥統一」的「新三不」主張。換言之,讓國民黨重新拾回包含「中國統一」的「九二共識」內涵,其實早已不是只聞樓梯響的遙遠議題了。

(未完待續,作者下期將會分析北京如何布局讓台灣社會接受「一國兩制」框架下的「兩岸統一」。作者為東京大學法學博士、台灣中央研究院前副研究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