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統一台灣」路線圖(下)(林泉忠)

上期〈習近平「統一台灣」路線圖(上)〉闡述了北京以二○四九年為年限的「統一台灣」的可能構想。尤其是第一階段,即邁向二○四○年實現「實質性統一」的可能部署,其中包括三條軸線,目的均在於擴大北京對台灣社會的綜合影響力,包括左右台灣政治的能力。第一條軸線,是加速「兩岸經濟一體化」進程。該軸線推進的意義,是冀望形成兩岸社會之間「連成一體」的客觀事實,將台灣民眾融入大陸的社會體系,從而藉此結構性地發揮對台灣政治的影響力。

重組在台「親中勢力」
第二條軸線,則是在台灣打造名副其實的「親中勢力」,即形成統一後「台灣建制派」的前身。這裏所講的「中」,自然不是指迄今中國國民黨所稱的「中」,亦非中華民族的「中」,而是指中國共產黨及其治理下的中國大陸。該軸線還分兩個層面,首要步驟是開始展開與台灣社會各股力量的對話,透過對話逐步擴大支持「一中」及「統一」的力量,並在此基礎上形成如假包換的「親中勢力」。
在習近平「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的倡議下,台灣的新黨已率先表明,將與北京展開就兩岸統一議題的政治對話。除了早已成為「囊中物」的中國統一聯盟、中華統一促進黨及中華愛國同心會等在立法院及地方議會不佔有席次的現有「親中」團體之外,北京還將展開與其他有一定影響力的政黨及民間團體的政治對話,包括親民黨、國會政黨聯盟,無黨團結聯盟、勞動黨等。而最大的目標當然是中國國民黨。
這些在台「親中勢力」的擴大及成型過程,其實也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後香港從開始出現「親中」力量,到回歸後這股力量自然過渡到「香港建制派」的過程。儘管香港建制派也分屬不同政黨,各自理念不一,但是卻有一個基本共同點:不對北京說「不」。其實,即使是歷史悠久、有一套個性鮮明政治理念的國民黨,如今已逐漸淪為不敢對北京說不的政黨了。
換言之,對北京而言,在統一之前台灣各組「親中」力量基本保留自己的政黨特色並不是問題,重點是維持不對北京說不的原則。而只要國民黨繼續貫徹並深化此原則,北京要在未來二十年內,即二○四○年之前,在台灣形成依附自己的「親中勢力」,作為統一後過渡為「台灣建制派」的基礎,其實已非遙不可及的目標。

扶植代言人 滲透媒體
除了將台灣的既有政黨,讓其蛻變為「親中勢力」之外,北京還將尋求直接在台灣設立自己的代言人,並主導籌組接受北京直接指令的「新親中政黨」。過去北京慣用的對外統戰手法,是「團結可以團結的人」,爭取既有的對方政黨、團體及個人,以支持自己部分的政治主張,從而裂解對方陣營。然而,隨着中國崛起及國力的增強,跨越舊有的統戰思維已呼之欲出,包括「與其被動地等待對方發生變化,不如以實力直接改變對方」。而如此新的思維,自然是包括直接在台灣「發展親我勢力」,包括組建聽命於北京的新政黨,使其成為自己的「直接代言人」。盧麗安成功「變節」的案例(二○一七年成為首位台灣出生的中共「十九大」代表),也豐富了該新思維的現實意義。
北京擴大對台灣政治影響力的第三條軸線,是加緊控制台灣媒體。除了推進「兩岸經濟一體化」及組建台灣的「親中勢力」之外,為了達成「實質統一」的目標,北京深諳需要輿論宣傳的配合,從而逐步奪取在台話語權的制高點。中共自百年前開始籌組政黨以來,無論是延安時期還是建國後,向來重視宣傳機器。民主化後的台灣對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的保障,也提供了北京對台灣媒體的滲透空間。
其實,試圖透過掌控台灣媒體,一步步改變台灣輿論導向的動作早已開始,主要做法是透過包括代理人對台灣媒體的購買及滲透的方式。自從二○○八年旺旺集團買下《中國時報》、《工商時報》、中國電視公司、中天電視,創辦《旺報》,以及近年《多維》等成功進軍台灣媒體市場,就已意味着台灣的輿論陣地早已局部「淪陷」。已回歸二十多年的香港,諸如《明報》等未完全陷落的媒體網頁,仍未能在大陸得以正常瀏覽;仍未統一的台灣,《中國時報》及《旺報》等卻可以了,可見這些「親中」的台灣媒體的尺度,早已朝北京所要求的標準調整。毋庸置疑,北京對台灣媒體的滲透,將會加大力度。

「二○四九」統一的設定
「實質統一」是現階段北京努力的目標,依循「二○四九統一台灣」的設定,這個過程可以長達二十年,即約於二○四○年前完成。在此之前,如上所述,北京分三條軸線,達成擴大對台灣政治影響力的目標,並以「三段式」的步驟,促成台灣民意從「支持九二共識」,轉化為「贊同兩岸統一」,再進化至「接受一國兩制方式」。換言之,北京將透過多重的政治步驟,一步步攻克台灣的政治板塊,最終在二○四○年達至台灣有能力勝出總統大選的「親中」政黨、參選人不僅敢主張「兩岸統一」,並會接受那時已出爐的「台灣方案」的「一國兩制」統一框架。
就具體時間階段而論,從今至預期統一年限的二○四九年,台灣將舉行八次的總統大選,第一次在明年的二○二○年,第八次則在二○四八年。完成第一階段的目標約於二○四○年或之前,即於二○四○年大致完成「實質統一」的目標。
接下來則是進入「形式統一」的第二階段,這是一個在「實質統一」達標後,水到渠成的階段,也是正式處理兩岸合併手續的階段,終極目標仍是在二○四九年達成「兩岸和平統一」。要達成此最終統一的目標,其路線圖包括幾個步驟。
首先,二○四○年總統大選及立法院選舉,「親中候選人」及「親中政黨」必須勝出,並在勝選後正式啟動兩岸統一的程序。該階段的程序包括三步驟。首要步驟的焦點是進行「兩岸和平統一談判」;其二,成功與北京簽署「兩岸和平統一協議」。根據該協議,海峽兩岸於二○四九年十月一日實施合併,於二○四八年統一前舉辦的最後一次總統大選及立法院選舉的結果,將過渡到二○四九年十月一日統一之後;其三,推動二○四四年「大選綁公投」,就台灣政府已與北京簽署的「兩岸和平統一協議」進行全民公投。
此過程需於二○四四年大選前完成,前提是當時的台灣法規必須容許具公權力的政府得以對外進行可能涉及領土與主權變更的交涉與談判、簽署相關協議,並進行全民公投,即不受當時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及《公投法》所限制。
第二步驟是於二○四四年的總統大選及立法院選舉中,「親中候選人」及「親中政黨」再度勝出後,根據已公投通過的「兩岸和平統一協議」着手制訂規範統一後於台灣地區實施的「台灣地區基本法」(暫名)。「台灣地區基本法」於二○四九年十月一日起正式實施,即分離整整一百年的台灣海峽兩岸正式進入統一的歷史新階段。

路線圖的前提與變數
就以上路線圖所示,二○四○至二○四九年即「形式統一」的第二階段,實際上只花了九年的時間,遠比當年香港回歸中國所需的時間為短。根據香港經驗,從一九八二年中英兩國開始就香港主權移交中國進行談判,至一九九七年香港正式回歸,需時十五年。其中花在一九八四年簽署《中英兩國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前雙方談判的時間為兩年多,而制訂香港《基本法》則用了六年的時間,其餘七年則是籌備處理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主權移交之後特區政府的成立等安排。
換言之,本文所論述的從兩岸正式啟動統一程序至二○四九年達標的時程極為緊湊,前提自然是每個程序都能保證順利,包括二○四○年、二○四四年及二○四八年三屆台灣總統大選及立法院選舉都必須由主張「兩岸和平統一」的「親中候選人」及「親中政黨」勝出,及二○四四年的全民公投必須通過。一旦在其中一個程序遇到挫折,都有可能導致「二○四九年兩岸和平統一」無法如期實現。
本文所擘畫的習近平「新時代」以二○四九年為年限的「和平統一台灣路線圖」,是以北京的意志及全力主導下極為理想的構想,前提是獲得台灣主流民意的配合。然而,以維持現行政治體制的北京,是否能成功在「實質統一」第一階段,即今後的二十年內贏取台灣人民的民心,使台灣選民透過選舉支持「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其難度之高不言而喻。
此外,還有左右此「兩岸和平統一」進程的兩大變數。其一,美國及國際社會的態度與作為;其二,北京如何在此期間運用武力作為後盾,「恰到好處」地運用其威懾力,有效確保路線圖順利運行。
邁向「兩岸和平統一」的進程,其本質就是一個綜合引力與推力不斷拉扯的過程。這個過程的微觀論述,容後另撰。

(作者為東京大學法學博士、台灣中央研究院前副研究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