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令人刮目的二○一七年 (馬 玲)

二○一七年很值得回望,因為二○一七年中國營造的一系列遠景,充分展示了中國強勢領頭人習近平的宏大抱負。我們不妨順着年曆依次排列如下:
一月十七日,習近平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發表主旨演講,習近平演講中呼籲維護全球化和自由貿易,但西方主流媒體卻驚呼,習近平釋放了扛起「全球化」大旗當世界領導者的信號。
論及原因,應該有兩方面:一是當時即將上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競選時一直主張「美國第一」、「美國優先」,被輿論解讀為美國試圖淡出世界領袖的角色;二是中國趁美國意志和能力萎縮之時趁虛而入,利用強大的經濟實力在世界布局「一帶一路」,以過剩產能的外輸為先導,把中國的管理模式、行事規則、文化意識帶入世界不同的角落。
二月十七日,習近平在國家安全工作座談會上指出,「要引導國際社會共同塑造更加公正合理的國際新秩序」,「引導國際社會共同維護國際安全」。
中國已是世界第一大製造國、第一大貿易國、第二大經濟體、第三大利用外資國和對外投資國。如此實力下,已然有了「君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的想法和做法。中國的治國方略和外交戰略也走出了「韜光養晦」,不僅要做國際體系的參與者和建設者,而且還要做國際體系的貢獻者和引領者,中國認為世界需要新秩序。
三月十六日,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結束翌日,習近平開啟了「外交節奏」。當天,習近平同沙特國王薩勒曼會談,表示中方支持沙特實現「二○三○願景」;習近平同德國總理默克爾通電話時重申,中方支持歐洲一體化進程。
三月十七日,習近平同盧旺達總統卡加梅會談時強調,把中非合作同非洲實現《二○六三年議程》緊密結合起來。
三月二十七日,習近平一連會見了密克羅尼西亞聯邦總統克里斯琴、尼泊爾總理普拉昌達、馬達加斯加總統埃里。三次會見都談到了「一帶一路」。可見如何打造「全球命運共同體」是習近平心中的藍圖。
四月六日至七日,習近平在美國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與新任美國總統特朗普進行首次會晤。特朗普原本視中國為眼中釘,競選時宣稱要對中國產品徵收百分之四十五的關稅,上台前夕和台灣的蔡英文總統通電話挑戰一個中國原則。然而,這次會晤後,特朗普開始改口,在不少場合說習近平是個「好人」。為此,外媒戲謔特朗普被習近平「玩弄於股掌中」。
五月十四日至十五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召開,二十九個國家的元首和領導人、一百三十多個國家代表和六十多個國際組織代表出席了此次峰會。
雖然美英德法日韓等國的首腦以各種理由進行軟抵制,沒參加此次大聚會,但無礙中國的「萬邦來朝」感覺,媒體把這次高峰論壇稱為「震驚世界的大事」。
六月一日,特朗普在白宮玫瑰園宣布退出《巴黎協定》。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中國領導人不僅重申對聯合國《巴黎氣候協議》的承諾,而且與歐盟發布共同聲明,承諾在減排方面加強合作。
退出《巴黎協定》是特朗普「美國優先」政策的延續,他在競選統期間就宣稱,氣候變化是一場「騙局」,影響美國人的就業。他雖然說到做到了,但卻給中國騰出了主角空間。為此,《紐約時報》報道說:「通過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特朗普製造了一個全球領導力真空,為美國的盟友和對手一同奉上了重塑世界權力結構的大好機會。他的決定對中國人來說或許是最棒的戰略禮物。」

發出「中國聲音」
七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七日,習近平在「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迎接黨的十九大」專題研討班上發表重要講話。
他的講話被形容為深刻洞察和把握世界發展大勢及當代中國現實,提出了一系列新的重要思想、重要觀點、重大判斷、重大舉措。外界關注到,由習近平來講「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覺得很特別、很神奇,因此猜測頗多。
八月一日,中國為迎接建軍節九十周年獻上一個特殊的禮物:中國在海外設立的第一個軍事基地在非洲的吉布提誕生。
對於這個引起世界廣泛關注的行為,中國官方的說法是,為了成為「國際安全的捍衛者」,中國軍隊將更好地履行在亞丁灣、索馬里海域護航以及開展人道主義救援等國際義務。
九月三日,在廈門召開了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中國作為金磚國家主席國,邀請了其他一些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與會,而且專門舉辦了新興市場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對話,和以往的峰會相比有所創新。
中國邀請一些重要的發展中國家參會對話,和二○一六年在杭州主辦二十國集團峰會時邀請其他國家與會一樣,都是試圖對現行國際秩序作出改變。中國媒體認為,無論APEC、G20,還是「一帶一路」國際會議,都是要發出「中國聲音」,展示全球治理中的「中國方案」。
十月十八日,中共「十九大」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說,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提出了國際治理中的「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習近平提出的中國目標:到二○三五年,中國將「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二○五○年,中國將成為「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領先的國家」。
十一月八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習近平破天荒在故宮宴請特朗普夫婦,習近平還親自帶領特朗普參觀介紹故宮的大殿,特朗普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習近平說,中國同美國的合作,建立在相互尊敬和互利的基礎上。西方媒體評說,習近平欲與美國分享領導世界的角色,其治下的中國已在經濟和地緣政治領域同美國平起平坐。
十二月一日至三日,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在中國北京召開。世界各國近三百個政黨和政治組織的領導人參加了這次史無前例的活動。
中共「十九大」後,最高領導層格外意氣風發,把各國政黨頭頭召集來,在進行多邊外交的同時,也傳輸了不少「十九大」的精神。
儘管習近平在大會開幕式上強調,「我們不輸出中國模式,不會要求別國複製中國的做法」,但藉機展示出中國有別於其他模式的自信則毋庸置疑。國外輿論認為,會後的十六條倡議其實已明確表達了輸出中國模式的意圖。

走向希望的遠方
從習近平二○一七年的忙碌可以看出,中國正在闊步走向世界中央,希望在世界上有所作為。
中國有輿論指出,二戰以後的世界,從美蘇冷戰到美國一家獨大,許多國際秩序是在當年的特定基礎上建立起來的。隨着新科技發展和全球化進程的推進,特別二○○八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原有國際秩序弊端日益顯現之後,世界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難以解決的複雜問題。如果不改革現有的國際運行體系,許多問題不僅無法解決,而且世界會陷入新的困境,甚至新的戰亂。
中共「十九大」後,曾任白宮首席戰略師和總統高級顧問的班農在日本演講時說,中國領導層的計劃有五個方面,基本上是在規劃未來幾年發生的事情,他們認為他們實際上會控制世界的主導地位。他說:「你聽說過『中國製造二○二五』嗎? 這是中國領導層幾年前提出的一項戰略計劃,掌控全球十個產業,其中三個產業,晶片、機器人和人工智能,將使中國在二十一世紀裏統治全球的製造業。 」他認為,「一帶一路」是中國真正大膽的地緣政治擴張。中國在5G方面比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先進得多,將再在科技技術上佔主導地位。
到二○三○或二○三五年,中國可以成為世界第一經濟體。十五年以後,中國要成就世界霸權。
《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二卷)一書已經翻譯成多國語言行銷世界,中共對「十九大」的宣傳也漸次國際化。
然而,當中國向世界推廣自己的理念和管理經驗時,國內卻遇到了不少城市治理方面的麻煩。中國對外確實在一天天強大,讓世界對中國不得不刮目相看,但是中國內部存在的問題也確實十分嚴重,不從制度上或根子上處理則隱患無窮。
二○一八年,中國必須革新除弊,挺進在不斷改革的路上,才有可能走向希望的遠方……。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