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布下的現代圍棋局 (馬玲)

圍棋,是中國最古老的棋類,古時稱「弈」。現代社會經常出現的「博弈」,即來自於此。
圍棋玩的是策略,考驗的是具有洞悉性的戰略布局。國際局勢猶如一盤大棋局,瞬息萬變,各方隨時都可能翻盤。美國大選後飛出的黑天鵝特朗普,就是一隻意想不到的新棋子。中國置身複雜險惡的棋局中,能否運用古老智慧玩出好棋,直接關乎中國未來的命運。
中國的執棋人,毫無疑問是國家一把手總書記習近平。

習近平與「棋聖」聶衛平
習近平從清華大學畢業後,給時任副總理和國防部長的耿飆擔任秘書。耿飆喜歡下圍棋,他要身邊所有工作人員都學會下圍棋,因為他認為這樣能訓練大局觀。為此習近平還專門找「棋聖」聶衛平學棋。
聶衛平是習近平的髮小和好友,青少年時期,習近平、聶衛平、劉衛平(其父劉震是開國上將,也是空軍創始人之一)並稱為「三平」,因為這三個好朋友名字裏都有個平字。
聶衛平在圍棋界呼風喚雨之時,也正是習近平在耿飆身邊工作之際。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中日圍棋擂台賽在北京和東京如火如荼穿梭進行。耿飆訪日時,中國棋手正好在日本參賽,由習近平牽線引薦,耿飆在東京接見了參賽的一眾棋手。
中日圍棋擂台賽期間,恰是聶衛平的巔峰歲月:第一屆比賽,日本超一流棋手小林光一九段連克中方六將,中方五比七落後,聶衛平作為主將出戰,連勝小林光一和王座戰冠軍加藤正夫,把比分扳成七比七平,後來又擊敗在日本曾六次奪得「棋聖」戰冠軍並被授予「終身棋聖」的擂主藤澤秀,終於為中國贏得擂台賽勝利,實現中國棋手首次戰勝日本棋手的重大突破。
其後,在聶衛平的帶領下,中國隊獲得「三連勝」,不僅其個人聲望達到頂點,被國家體委和中國圍棋協會授予「棋聖」稱號,而且帶動了中國的圍棋熱潮。
聶衛平曾經透露,那段時期,耿飆和習近平在工作之餘經常下圍棋,有時聶衛平到訪時正好碰上耿飆和習近平對弈,二人見到他來就會把棋盤拿走,這個舉動令他不無抱怨,「他們都背着我下棋。」據說, 耿飆和習近平的對弈比較生猛激烈。
二○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晚,習近平就任總書記後,在人民大會堂宴會廳宴請韓國總統朴槿惠時,圍棋世界冠軍常昊也受邀參加宴會。席間,習近平將常昊介紹給朴槿惠,然後對常昊說:「你們最近的成績不錯,後繼有人,已經有好幾個人能戰勝石佛了。」 常昊事後在微博上寫到:「看來主席對圍棋的情況相當了解。」
聶衛平證實,習近平很早就「學會了圍棋規則」,在其講話中,經常可見如「做眼」之類的圍棋術語。如此看來,習近平主政後,圍棋裏的一些技法也許會被他應用。

棋盤上總是機會與風險並行
聶衛平曾經評述中日韓三國圍棋的特點:「韓國圍棋富有攻擊性,下得激烈,一句話說,就是戰鬥力很強。相反,日本圍棋溫和堅韌。中國下的是勢力圍棋,重視平衡,目光看得較遠。中國認為,不戰而勝,即讓對方自己投降,才是上策。《孫子兵法》不是也有這個策略嗎?」
中國圍棋興盛於春秋戰國時代,那時正是各地群雄運籌帷幄的鼎盛時期。唐代詩人皮日休的《原弈》寫到:「弈之始作,必起自戰國,有害詐爭偽之道,當縱橫者流之作矣。豈曰堯哉!」
如今,中國在崛起的進程中,如圍棋一般布局落子的舉動越來越明顯,「一帶一路」、「海上絲綢之路」、「亞投行」已經引起世界關注和反應,不僅在亞洲,即使在歐洲、美洲、澳洲和非洲,中國都在這三個項目下,與那裏的國家合作。比如秘魯總統庫琴斯基(Pedro Pablo Kuczynski),他於九月十二日至十六日在中國進行國事訪問,也是他就任總統後的首次出訪。他表示,將為鐵路、港口等基礎設施以及銅冶煉廠尋求投資。可見,中國的「海上絲綢之路」已經達至南美洲。
對於中國的「下圍棋」戰略,美國和日本自然不甘就範,美國奧巴馬政府制訂了針對中國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意欲隔絕中國參與新的貿易協作。然而,在特朗普當選後,這個還未降生的TPP很大可能胎死腹中。日本為了與中國抗衡,緊隨中國到東盟甚至非洲撒錢,而且到處與中國爭高鐵專案。
圍棋棋盤上縱橫各十九條直線,這些直線將棋盤分成三百六十一個交叉點,執子者如何落子,每走一步都要思慮再三,因為每一步都關乎後面能否「決勝於千里之外」。
把這個特點轉化為國際間的博弈,就是今天的世界戰略布局。圍棋對弈時,不僅重視佔先圍地,而且講究「金角銀邊草肚皮」,布局需要開閣的眼界和敏銳的思維。
圍棋盤中的「氣」,是整個局面的一個關鍵所在:棋子在棋盤上所留的完整空白點謂之「氣」,如果一方搭建過程中另一方闖進來落子站住腳,己方的這口「氣」便不復存在。棋盤上總是機會與風險並行,這也像極了當今的國際關係。
為遏制中國控制棋局,不諳圍棋的美國採取的是C型戰略圍堵,精通圍棋的日本採取的是闖關謀「氣」。為此,中國在部署戰略格局時,既要對付美國的「國際象棋」,也要提防日本的「日式圍棋」,面對險象環生的棋局世界,中國稍有差池,可能就會前功盡廢。

特朗普上台正是中國布局最佳時機
特朗普上台後,美國真會採取他選舉時所說,不再當不付費的世界警察,進行戰略收縮,走上美國優先的孤立主義嗎?從特朗普當選後的一些態度變化可以看出,一方面他正在調整,另一方面在美國成熟制度的約束下,他也無法隨心所欲,為所欲為。
但是,他的對外政策肯定會有所改變,其重心很可能轉回國內。他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知名時事節目《六十分鐘》採訪時表示:「我們在中東花了六萬億美元,這筆錢足夠我國重建兩遍。可你看看我們的道路、橋梁和隧道,還有機場,都過時了。如果說我代表着某種否定,那就是對長期以來美國政治狀況的否定。」
這對中國無疑是個機會。美國有可能不再像以前那樣頻繁在中國周邊挑起危機,製造麻煩(也有分析認為,特朗普上任初期,可能要在南海逞強一番後,才漸漸轉緩)。雖然他不會放棄對台灣、日本、韓國等地區的盟友關係,但已不願一味「犧牲」錢財,他說「每當我看到世界上許多國家佔我們的便宜,我就會驕傲地說,我們要把美國擺到第一位。」
可以預測,特朗普上任後,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會增多,美國對中國在外匯、貿易、製造業等方面將平添很多麻煩,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不僅僅是個談判高手,而且把經濟利益看得至高無上。
因此,從這個時局節點看,中國需要用智慧,下好這盤棋,根據戰略需求有取有捨,至於取哪些棋子捨哪些棋子,需要深謀遠慮和隨機應變的結合。只有在取捨之間拿捏得當,才有可能博弈到最後。
古老的圍棋技法裏不乏參考要素,比如「拆」、「擋」、「逼」、「掛」、「點」、「封」,從這些圍棋常用術語的字面,人們大概能夠猜出其中要意,基本都是戰略戰術招數。怪不得聶衛平會說,圍棋與《孫子兵法》策略相當。
特朗普入主白宮後,將致力於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讓美國重新偉大)。美國埋頭國內事務之際,也是中國加緊布局世界戰略之時,曾經麻煩叢生的南海問題、釣魚台問題、朝鮮半島問題,都需要抓住時機布局下棋子,做好有利於自己的「氣」。
習近平的圍棋底子,對他帶領中國在國際棋局中縱橫捭闔、運籌帷幄發揮出的作用,懂棋之人可能已看出些許端倪。
綜觀中國這些年所處的國際環境,雖然多有險惡,但每到困頓艱難時刻,國際上總會節外生出一些事端,牽扯美國欲對中國發力的手腳,比如拉登的恐怖行為、中東的「伊斯蘭國」搗亂、菲律賓的總統更迭、朴槿惠的閨密事件、特朗普的意外當選等,都分散了美國的注意力,似乎上天一直暗中幫助中國。
日前,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正式開航,由中國投資建立的這個港口是「一帶一路」的重要項目,被視作新疆的出海口,日前首艘中國貨船已經出海。以後從沙特阿拉伯進口的石油,抵達新疆喀什的時間縮至五天,到達上海的時間從二十五至三十天縮至十二天。巴基斯坦《黎明報》十二月十三日稱:「隨着瓜達爾港正式啟用,中巴經濟走廊正逐漸夢想成真。」有分析認為,中巴經濟走廊打通後,中國對馬六甲海峽的依賴將明顯降低,這也將深刻影響亞洲的經貿戰略格局。
不過,就在瓜達爾港開航的前夜,巴基斯坦俾路支省一座穆斯林神廟遭炸彈襲擊,造成五十二人死亡,「伊斯蘭國」相關團體宣布負責。由此可見,「一帶一路」沿途充滿安全風險,真正是機會與風險並存,這對中國的遠大抱負也是極大考驗。

中國機遇多多,但也前途漫漫
特朗普明確表示,美國將會加入「亞投行」。美國在棋盤上的新落子,會給棋局帶來怎樣的變化還不得而知,在壯大「亞投行」的同時,自然也不能排除攪局的可能。
從特朗普和普京兩個大人物惺惺相惜,互相欣賞來揣測,未來美俄關係的走向存在戲劇性變化的可能。另外,最近兩個歐洲小國保加利亞和莫爾達瓦新選出來的總統,摒棄了親美派,選擇了親俄派,這種選擇轉向對日後的格局將會帶來怎樣的影響,目前還不明朗,也許還會演變出更多的玩味。未來,中美俄的「新三國演義」也可能重新書寫。
總之,中國機遇多多,但也前途漫漫,一半是機遇,一半是風險,如此這般的國際環境,更需要正確的把握與謀劃。
中國的執棋者習近平心中想必有盤大棋局,綜覽這幾年的落子布局,宏大手筆正在形成,且看習近平怎樣下出一手決定中國命運的圍棋!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