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建立中國外交「新常態」 (丁 果)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訪美行程已經結束,其涵蓋的內容龐大,傳遞的信息豐富,影響的幅度廣泛,令人有一種「人散而曲未終」之感,因為這次訪問對解讀中國的外交走向,以及中國的發展方向具有重大的指標意義。

 

繼續向柔性外交轉型

  習近平上台之初,面對國際和國內各種勢力的挑戰,以「強人」的姿態出現,在外交政策上顯示強硬立場,揚威海內外。如今,中國的經濟改革進一步涉入「深水區」,高增長的勢頭放緩,甚至出現了低增長的「新常態」,而國際社會的格局則變得更為複雜,給中國帶來了更為長遠的挑戰。在這種形勢下,中國外交在維護核心利益的底線之外,出現了「柔性化」的轉型。這種轉型在這次習近平的訪美行程中表現突出——儘管國內的媒體和海內外華人媒體還是沿襲「老常態」,有意無意突出習近平「政治強人」的一面,以「零和」遊戲的思維方式來看習近平的外交動作,過度解讀「中美對抗」的一面,給中國的外交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其實,他們越在國內塑造習近平的「外交強人」形象,就是越不懂得習近平的思路和高度,越不懂得今天中國需要在世界傳遞的信息是「柔性」的,而非「剛性」的。這些所謂的強硬輿論製造者,其實是對中國改革開放所取得的成果認知最不清楚的一群人,對中國未來最沒有信心的一群人,所以他們藉着給習近平送上「外交強人」的桂冠,來給自己不安的內心「壯膽」,這些輿論和媒體人對習近平新外交來說,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習近平是「十八大」上位後首次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但與美國總統奧巴馬則已經是「老朋友」。雖然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在辯論是否要給習近平最高規格接待時爆發爭議,但對中國「面子文化」瞭如指掌的民主黨奧巴馬採取了「面子給中國,美國拿實利」的現實主義策略,堅持用最高的規格迎接習近平,讓中國客人有「賓至如歸」的感受。

  習近平在美國的演講沒有使用「太平洋這麼大,容得下中美兩大國」的話語,而是強調美國仍然是世界第一,中國沒有挑戰美國核心利益的野心。這不是說習近平回到了三十年前鄧小平「韜光養晦」的對美外交傳統,而是採取了更為務實的「軟硬並用,義利兼顧」的現實主義外交。去年新加坡香格里拉國際會議結束後,我發表文章批評中方「為強硬而強硬」的表現(見《明報月刊》二○一四年七月號),反而給安倍晉三拉攏國際社會帶來機遇,並提出了中國外交要從老子哲學找到靈感,以柔克剛。而今年香格里拉會議由海軍出身的副總參謀長孫建國上將出席,發表了體現習近平戰略思想的亞太和平觀點,受到各方好評。

 

與大企業巨頭會面更重要

  習近平美國之行的「西岸外交」,並不是如外界所說是為了避開首次訪美的教宗,而是中國對美新外交程序中的「首戰」。中美外交的最大支撐點,仍然是雙方緊密的經貿關係,雙方的合作越多,經貿依賴越深,兩國的競爭就會越趨良性發展。從微軟比爾•蓋茨、臉書朱克伯格到蘋果庫克,他們與習近平的互動,在某種程度上比習近平與奧巴馬的互動更為重要,總統是可以變的,每個總統的政策都會有調整變化,但大企業是美國的根基,也是中國現代化的根基,雙方的合作基礎越扎實,中美關係也就越扎實。中美關係從西雅圖走向華盛頓,會更有果效。

  不能否認,今年是總統大選年,習近平在訪美的過程中,講話相當謹慎,以免成為兩黨總統大選候選人辯論的焦點。在紐約避免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見面,更是作客之道的體現。中國國內輿論和海外華文傳媒大肆炒作中俄結盟對抗美國,這是幫習近平倒忙。至少從歷史經驗得知,中俄結盟,中國沒有得到過好處,而中美合作,中國沒有吃虧到哪裏去。中國作為崛起的大國,可以通過合縱連橫謀取外交利益,但卻不可以再度輕易跟對自己領土覬覦的大國隨便結盟。習近平強調中美關係是中國外交的基石,可謂是一語中的。不僅如此,中國在強化對美外交的同時,也承擔起國際社會應盡的責任,習近平所提出有關中國外交的兩個支撐點,將成為中國外交的「新常態」。

 

美國之行完勝安倍晉三

  如上所述,習近平訪美採取兩條腿走路,一個增進美外交,一個是強化聯合國外交。在這個外交布局上,有一個隱藏的針對目標,那就是牽制日本,全面對付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地球儀外交」,以及剛剛在日本國會強行通過的《新安保法》。這個外交目標,可謂圓滿達成。

  安倍修法後採取了兩個措施,一是在國內轉移民眾視線,把人民對《新安保法》的不滿轉移到發展「安倍經濟」上去;二是通過到美國參加聯合國大會的機會,向國際社會推銷新法。

  令安倍遺憾的是,在習近平對美柔性外交的攻勢下,奧巴馬總統藉口要迎接教宗,拒絕了美日首腦峰會,只讓副總統拜登禮節性會見安倍,日本媒體都承認,在外交面子上,安倍「完敗」。不僅如此,習近平在聯合國的發言宣布免除落後國家的債務,以及提供和平基金強化聯合國角色,成為亮點,三十餘國元首在會議大廳外排隊與習近平握手,讓安倍推銷《新安保法》的企圖相形見絀。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與習近平的超時間長談,以及公開宣稱中國將成為聯合國持續發展的重要基礎,徹底動搖了日本在經費上支持聯合國運作而獲得的「聯合國外交」的基礎,使日本爭取「入常」變得更加遙遠和困難。

  本來,中美的「權力鬥爭」讓安倍可以「見縫插針」,並乘機擴張軍備甚至發展核武,但「習奧會」達成的多項雙邊協議,包括美國改變排斥中國主導亞投行的既定方針、華盛頓有條件支持中國人民幣成為「國際儲備貨幣」、美中在遣返中國貪官和逃犯問題上達成一致、雙方建立高層對話機制來商討久決不下的互聯網安全議題等,種種迹象顯示,中國大使崔天凱在習近平訪美前所說的「意外驚喜」,正在步步呈現,這對安倍利用美中衝突爭取日本右翼利益的企圖當然是重大打擊。

  當然,習近平的訪美和聯合國外交是針對中國的全球戰略布局,但客觀上卻達成遏制安倍晉三的作用,這是不容懷疑的。更為重要的是,習近平在訪美中傳遞了這樣的外交信息:第一,重申中國沒有挑戰美國的想法,承認美國仍然是世界「老大」;第二,告訴美國,中國在國際問題上並沒有與美國價值或美國利益背道而馳,相反中國正在持續尋找與美國的「相同價值觀」,尋找與美國的「同質性」;第三,中國表態要承擔更多的國際社會義務,而不需要美國強迫中國來承擔「大國的責任」。

  習近平在對美外交和聯合國外交上的立場表態,讓安倍頓失挑撥美中關係的藉口和機會。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派遣軍事顧問到達敍利亞,表明中國開始介入「打擊伊斯蘭國組織」的全球行動,這對美國和西方來說,遠遠超過他們利用日本來遏制中國的利益算盤,因此,美國沒有必要再對安倍強行通過《新安保法》進行讚揚和鼓勵。安倍的「費盡心機」,敵不過美國的「現實主義」外交,更敵不過習近平的「釜底抽薪」外交智慧。與中國相比,日本在國際外交上,已經淪為二流國家。

  這也再次證明,在大國仍然主導世界格局和國際秩序的形勢下,中國可以通過對美外交,來順利對付日本、台灣問題等棘手挑戰。而外交環境穩定後,習近平應該放手進行更加深度的國內政治改革和體制轉型。

  (作者是本刊特約記者。)

 

習奧會後,習近平(左)與奧巴馬兩人一同到白宮玫瑰園見記者。(明報資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