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考驗隨之而來 (馬 玲)

  「對於一個壞政府來說,最危險的時刻通常就是它開始改革的時刻。人們耐心忍受着苦難,以為這是不可避免的,但一旦有人出主意想消除苦難時,它就變得無法忍受了。當時被消除的所有流弊似乎更容易使人覺察到尚有其他流弊存在,於是人們的情緒便更激烈:痛苦的確已經減輕,但是感覺卻更加敏銳。」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