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民生事 難救政治火──《施政報告》的努力與乏力(劉銳紹)

林鄭月娥發表新的《施政報告》,反映她正努力解決眼前的重點民生問題。不過,目前的施政困局不單是民生經濟,還有一系列政治難題。所以這份《施政報告》完全體現一句話:巧婦難為無米炊。皆因解決政治爭議的條件還未成熟,尤其是現時的動盪局面,更令港府舉步維艱。
先談經濟、民生。基於民生無小事,貧富懸殊惡化將增加社會動盪,以及溫家寶所說的「深層次矛盾」,所以林鄭月娥聚焦在房屋問題和改善基本生活之上,我想這是正確的方向。例如《施政報告》提出多項協助「上樓」的措施,包括提高按揭上限至九成;運用《收回土地條例》增加土地供應;「土地共享」的新增樓面,七成用於公營首置盤;明年新增一萬二千居屋和「綠置居」,並增加「過渡屋」以方便申請者入住公屋等。
居住之外,交通也是重點。《施政報告》落實三條新鐵路(北環線、屯門南延線、東涌西延線)將會上馬;一些隧道將免費行車;政府還會補貼離島渡輪。這些措施旨在減輕市民的交通負擔。教育方面也有資助,並協助青年在大灣區發展。(詳情請參閱《施政報告》,在此僅略為引述。)
可見,林鄭月娥顯示她的一貫本色,願意並努力在技術層面處理一些關鍵問題,或多或少可以解決部分市民的困難;無論如何,也是值得肯定的。

政府能否駕馭大財團?
不過,每年的《施政報告》也不可能觸及和解決所有困難,所以今年的報告也出現三大問題。其一,上述民生措施雖然在某程度上解決部分市民的燃眉之急,但同時產生一些副作用。例如提高買樓按揭的上限,這措施只能協助有能力買樓的人或中產階級,難以惠及中下階層。此外,日後的每月供款額顯然增加;假如樓市不穩甚至繼續下滑,也可能出現負資產。
普羅大眾更關心的是,上述措施是否為地產商托市?《施政報告》提出的土地和房屋政策也有傾向大財團和地產商之嫌。例如收回土地,多是發展潛力不大或中型地主的零碎地段(有少量是「捐出」的);政府日後會否用其他方式回饋利益,乃未知之數。
又如「明日大嶼」的規劃,政府繼續努力推動,但這計劃仍被質疑是大財團日後分利的肥肉,一般人難以受惠。即使政府斥資五十八億公帑,更換離島渡輪,也招來補貼財團的疑問;表面上,這些是無人願意經營的虧本航線,但虧本的原因是財團以盈利先行?還是經營不善的原因?其實,港府在其他項目上均給予有關財團不少好處,但財團一般則是逐項計算,「無得賺或賺得少」就放棄不幹,間接令政府迫於無奈,只能補貼。
歸根究柢,這是政府能否駕馭大財團的問題?還是被大財團玩弄於股掌之上?香港回歸以來,這個問題仍然糾纏未解。

不能針對社會上最不滿的一群
其二,即使這份《施政報告》有不少解決民生問題的措施,但卻不能針對社會上最不滿的一群,尤其是滿腹牢騷和感到前路茫茫的青年人。
隨着香港和內地經濟結合的速度加快,不少有潛力的職位出現愈來愈激烈的競爭。來港尋求發展的內地人士(無論是有雄厚人脈關係的皇親國戚,還是浸過洋水的「海歸派」),不斷進入本地及國際駐港機構。其中,港府繼續放寬科技及其他人才入境,但對港人的科技發展支援卻跟不上。業內人士指出,香港的科研優勢(包括應用科技和高端科研)也面臨挑戰,必須盡快找到新的定位。
此外,港府雖然不斷推動港人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但與過去的「九加二」(長江以南九省加港澳)規劃一樣,出現「三脫離」現象,即與中小型企業脫離、與一般平民百姓脫離、與金融以外的行業脫離。其實,港府也協助香港企業在內地發展,但基於港府的「大市場小政府」思維,一直只流於政策介紹和資料方面,實質支援不多,企業主要依靠自己努力。不少內地省市則有「孵化計劃」,由研究、開發、生產、尋找投資者,以至銷售渠道,也有具體的扶持。

動盪未息 對錯焦點
其三,今年的《施政報告》推出之時,適逢多事之秋。《逃犯移交條例》引發的動盪至今未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呼聲仍然強烈,而《施政報告》卻沒有在這方面多加着墨,令人感到對不上焦,或對錯焦點,更不能對症下藥,甚至被人質疑這是刻意轉移視線,掩蓋矛盾。
此外,社會暴力事件不絕,而且愈演愈烈,示威者和警方行動的激烈程度都在升級。尤其必須詬病的是,對平民百姓的「私了」行為不斷增加,完全超出常人的接受程度。「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杰遇襲,又令外界關注「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否有用?《禁蒙面法》實施之後,效果適得其反,抗爭者不減反增,而且年紀愈來愈低。
筆者擔心,目前的形勢跟一九六七年的社會狀況日益趨同,雖然性質不一樣,但很多表徵卻十分相似。更複雜者,乃這次危機發生在中美貿易戰之際,也涉及台灣(「陳同佳案」和台灣即將大選);美國自然抓準機會,在香港的單獨關稅區問題上大做文章,並啟動《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的立法工作。這不單是香港的事情,而是中央關注和處理的範圍了。看來,眼前的困局還會持續一段時候,各方必須冷靜,不能再讓緊張局勢升溫。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