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文虎請中共介紹報館總編輯 (容 若)

  一九九〇年初,常有研究省港報業的內地朋友來港切磋。有一次,他們對我說﹕「不明白當年胡文虎何以會反共……」最近看到報界前輩金仲華先生遺照,想起前事,不禁思潮起伏,因而談談胡氏如何辦起文化教育事業,特別是辦報。

胡文虎創辦星系報紙回饋社會

  胡文虎(一八八二—一九五四),原籍福建永定,生於緬甸仰光,父胡子欽,是僑居當地的中醫,並開設中藥舖永安堂。文虎十幾歲助父料理店務兼學中醫。一九〇八年(清光緒三十四年),父病故,與弟文豹繼承父業。當業務稍有起色,胡文虎即環遊祖國、日本、暹邏(今泰國),考察中西藥的經營概況,回到仰光擴充業務。他延聘醫師、醫劑師,製成萬金油、八卦丹、頭痛粉、清快水等成藥;其中以萬金油最為暢銷,印度、新加坡、馬來亞,乃至華南各地,幾乎無家不備,兄弟因而發達致富。此後,永安堂總行,一遷新加坡,再遷香港;就連廣州、汕頭都有製藥廠,廈門、福州、上海、天津、桂林、梧州、澳門,乃至台灣、安南(今越南)、荷屬東印度(今印尼)都有分行。

  胡文虎於藥業發展後,即熱心於文化教育慈善事業。他捐助過上海、廣州、汕頭、海口等地的大、中、專學校十多所。一九三七年(民國廿六年),還撥出巨款準備在中國各地興建一千所小學,因戰爭爆發,只建了一部分,餘款存於香港中國銀行,指定於抗戰勝利後作建校之用。他在國內外獨資創辦或捐助醫院、養老院、孤兒院共四十多所。至於在香港設立的獎學金及其他濟貧活動,為港人所熟知,我不舉例了。

  胡文虎熱心文教慈善事業之前,已經開始辦報。早於一九〇八年,集股創辦《仰光日報》。一九二九年(民國十八年)首次獨資辦報,先在新加坡創辦《星洲日報》。一九三一年(民國二十年)在廣東汕頭創辦《星華日報》,一九三五年(民國廿四年)在福建廈門創辦《星光日報》;同年在新加坡辦了一份《星中晚報》。他更派陳夢因到廣州籌辦《星粵日報》,已投資興建印刷廠,後以局勢動盪,前途難測,計劃才拖延下來。至於香港的《星島日報》則是一九三八年(民國廿七年)八月一日正式出版,到本月份恰為七十三年。

  胡文虎創辦《星島日報》時請中國共產黨駐香港機構負責人廖承志物色總編輯人選。廖承志介紹的,正是本文開頭提到的金仲華。

金仲華刊周恩來手蹟被迫離職

  金仲華(一九〇七—一九六八),浙江桐鄉人,與大作家茅盾為同鄉。一九二七年(民國十六年),金仲華畢業於杭州之江大學,次年入商務印書館任《婦女雜誌》助編,三年後升主編。一九三二年(民國廿一年),入蘇聯塔斯社(TASS)遠東分社。原來,「塔斯社」這個中譯名,正是金仲華從「TASS」翻譯過來。年底,金仲華入開明書店,助葉紹鈞(聖陶)編《中學生》雜誌,開闢時事講座,極為吸引讀者,使該雜誌成為當時青少年最歡迎的讀物。一九三四年(民國廿三年),金仲華為新出版的《世界知識》撰文評論時局及預測將來,一九三七年(民國廿六年)成為主編。他以預測準確見知於讀者。如一九三五年底即已指出「目前正處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前夜」;一九三九年(民國廿八年)二月更進一步預測﹕「世界大戰爆發最可能的地方還在東南歐。」同年九月一日,大戰果然在該地區的波蘭爆發。此後他準確的預測陸續有來,而這一年,他已成為《星島日報》總編輯了。

  金仲華走馬上任,即為《星島日報》組建強大的編輯陣容,改組後的《星島》面貌一新,抗戰立場鮮明,報紙風格生動活潑,因而銷紙不斷增加,成為一份對香港及東南亞極有影響力的華文報紙。

  當時國共合作抗戰,但矛盾則日趨尖銳,磨擦頻頻。一九四一年(民國三十年)一月,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調出八萬國軍,突襲包圍只有萬餘人的新編第四軍(已改編為國軍的中共部隊)軍部,後者猝不及防,而且寡不敵眾,九千多人戰死,軍長葉挺被俘。國民黨封鎖消息。《星島日報》製成鋅版刊登了周恩來在重慶《新華日報》「開天窗」為葉部鳴冤的手蹟﹕「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見本頁圖)當天的《星島》被搶購一空。

  同年三月十二日,《星島日報》社論紀念孫中山十六年忌辰,有「不妥協,不屈服,不投降」等字眼。次日,國民黨機關報《國民日報》即有文章指斥《星島》「與中共遙相呼應」。雙方於是爆發論戰,持續一個時期。國民黨向胡文虎施加政治經濟壓力,以內地禁銷星系報紙為威脅,逼《星島》改組。同年六月一日,金仲華刊登離職啟事,聲稱「堅定不移地為中國獨立運動而奮鬥」。

胡文虎產業被共產黨全部沒收

  胡文虎以形勢如此,將辦報中心移到東南亞。同年十二月,在馬來亞檳榔嶼出版《星檳日報》,又計劃在緬甸辦《星仰日報》,在荷屬東印度辦《星巴日報》,都因太平洋戰爭爆發,戰火燒至東南亞,半途而廢。

  一九四五年(民國卅四年)抗戰勝利,胡文虎在福州創辦《星閩日報》,在上海籌辦《星滬日報》。一九四九年三月,他又在香港創辦英文《虎報》,一九五〇年底在泰國創辦《星暹日報》,在新加坡也增刊英文《虎報》。至此,星系報業成為華人最大的報業集團。

  胡文虎認為,他辦報、辦學與開設醫院,都是他直接服務社會的事業。他亦以「商業辦報,為民喉舌」而自豪。他表示「希望祖國富強,華僑地位提高」。抗戰勝利後他計劃在北平、漢口、瀋陽乃至台灣辦報,但因時局變化,未能如願。

  《星島日報》自金仲華走後,程滄波受國民黨委派,擔任總主筆,卻無法完全拆散金仲華班底。一九四九年十月十五日,《星島日報》以「廣州天亮了」的大標題,報道廣州易手。我一九五〇年來港時,《星島日報》總編輯已換上吳占美;後來又換了陳夢因,報紙的立場仍保持「中間偏左」。

  想不到就在這一年,大陸發行「人民勝利折實公債」,凡工商界(指為資本家)都要「定額認購」,胡文虎更是一個大目標。由於「定額」過高,胡氏無法全部「認購」,這就觸怒了當局,將胡氏在內地的產業全部沒收,其中廣州長堤的虎標永安堂,成了廣東省總工會的會所。永安堂藥物及星系報紙,一律禁止內銷。更有《星島日報》記者在內地被定罪。由一九五一年起,香港《星島日報》和東南亞其他星系報紙開始反共了。一九五三年,胡文虎訪問台灣。一九五四年,胡文虎在美國波士頓接受《環球報》記者訪問,宣稱「對共產黨決難妥協」。

  本文所說,沒有一點是「國家秘密」。「胡文虎何以會反共」,更應該不是「國家秘密」,我反而不明白內地的人何以「不明白」!

(作者是資深報人、香港文字研究者。)

文章回應

回應


胡文虎


金仲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