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沒住到的酒店 (李 昂)

  中國崛起,在國際間的排場自不落人後,前國家領導人胡錦濤來法國訪問時,官式拜會後,本欲到法國南部靠西班牙的邊界,那富裕、文化獨特的巴斯克(Biarrilz)地區參訪。中國大使兩次前來探看,要入住當地皇宮酒店(Hotel du Palais),可惜當時酒店已有不少度假常住客,沒有足夠的房間接待。胡錦濤和參訪團一行上百人才轉往尼斯。

十足皇家氣勢的「皇宮酒店」

  在法國,榮獲「皇宮」等級(較五星還高)的酒店,只有九家,皇宮酒店是其一。具有十足的皇家氣勢, 因為它本身原就是一個皇宮,拿破崙三世因愛妻西班牙公主尤珍妮思鄉,特蓋此夏宮。

  改為酒店的夏宮,是皇宮才會有的寬敞、氣派與雄偉,以及拜現代科技之賜的舒適。有專門電梯可穿浴袍前往作Spa、游泳池。我早上醒來不願起身,為貪圖以為是在「自己的寢宮」醒來的迷夢。

  拿破崙三世當年住過的房間,黃銅的水龍頭依舊富麗典雅,浴缸泡進過邱吉爾、密特朗、溫沙公爵與夫人等等。喜愛來附近看鬥牛的海明威曾是這裏的貴客,現今成為一個套房的名字。

  延伸出去巨大半圓形建物作為餐廳,面對全無外物阻擋的海景、峽灣、遠處的燈塔,美得令人迷醉。有一家米芝蓮一星餐廳,二十八年來一直只維持一星,不追求新的流行廚藝。因為如做「分子料理」,久久吃一頓便夠了,不能滿足常住客人每日所需。

  時代在改變,大量客人擁往蔚藍海岸的坎城(Cannes)、尼斯,Biarrilz如今只有幾萬人口,同樣有陽光藍天碧海、賭場、美食,仍保留舊日貴族的氣派。

  新富的中國難免有時像暴發戶,但仍有人品味甚佳,就像首選要胡錦濤一行人來住皇宮酒店;但國家領導人出訪不會只為「品味」,更重要的考量,恐怕便要說到獨特的巴斯克地區了。

獨特的巴斯克

  巴斯克獨特的語言、歷史、文化習俗,以及濃厚的宗教氛圍,有人認為,他們是傳說中亞特蘭提斯沉沒後失落民族的後裔。這「巴斯克自治生活共同體」,大部分在西班牙境內,另一部分則在法國境內三個縣。

  西班牙地區的「巴斯克傳統與主權」,多年來一直用暴力謀求獨立。從一九六八年開始,到前陣子的汽車爆炸攻擊事件,「巴斯克祖國與自由」組織(簡稱「艾塔」)總共造成八百多人死亡,但最近已謀求和平對話。

  南法巴斯克地區則一向平和,不妨以在山林間的「Ostape莊園酒店」為例談談。

  Ostape原是一座十七世紀傳統巴斯克莊園。世界著名的大廚亞倫.杜卡斯(Alain Ducasse)是巴斯克人,為了回饋家鄉,計劃與波爾多著名的女酒莊主Catherine Pere-Verge合作將莊園修復成為頂級度假村與三星餐廳。可惜尚未動工,便引來幾次激烈的爆炸恐嚇,杜卡斯只好退出。

  是否獨立運動者藉杜卡斯名氣抗爭?當地人不太以為然,認為只是不良分子不滿,因為恩怨和利益。女莊主Pere-Verge一路經營也沒事,我接觸到的當地人也頗滿意目前的狀態。

Ostape莊園酒店現代山居

  沒有杜卡斯,如今Ostape四十五公頃土地上的五棟傳統建築,成了現代山居的五星莊園酒店,每個房間都有客廳臥室陽台,空間寬敞,有的有壁爐。

  這樣的美麗山居生活,人間少有吧!

  巴斯克人熱情和善,與巴黎人一般而言眼睛長在頭頂上的冷漠,大不相同。皇宮酒店、Ostape莊園酒店的服務高規格又親切、尊貴而又舒適,在法國的頂級旅館裏較少見。

  沒有杜卡斯,餐廳難成為三星餐廳,但有具新巴斯克風味的餐飲,大串的串燒海鮮、肉是特色。大西洋鱈魚鮮美,必佐以當地紅椒,醬汁濃稠。「鰻魚苗」尤其「昂貴」——在亞洲,一盤「鰻魚苗」比等重的黃金還貴。在這只是一道料理,吃過的朋友稱沒什麼特殊,就像吃小魚苗。

  整隻豬腿以阿杜河的鹽田產的鹽醃漬風乾七個月以上,才可以算是巴斯克知名Bayonne火腿。我嘗試了不同等級,感覺還是沒有伊比利火腿特殊的香味與在唇齒之間的細緻觸感。

  吃火腿要有酒,Pere-Verge女酒莊莊主三十幾年前在只有男人天下的波爾多中打出一片天,十分不容易,Ch. La Violette 由於產量少又具獨特風味,價格與五大酒莊只差一些,是行家所愛。是否有女性釀酒獨特的優雅細膩,正好可在Ostape一試。

  貝雷帽(Beret)與馬卡龍(Macaron)原產自此地,傳統點心巴斯克蛋糕,外形便像貝雷帽。馬卡龍粒粗,比較像蛋糕。與現在輕、鬆、細、密、微帶點黏的馬卡龍相較,除樣子相似,並不相同。

  不妨來此度個胡錦濤沒能度成的假,吃新巴斯克美味,心裏暗爽:貴為一國之尊未住到的酒店,哈!我住到了!

  至於胡錦濤本來要到平和的南法巴斯克自治區,是否對國內的西藏、新疆等分離分子在國際間造成的問題的一種表態,就各有說法了。

  (作者是台灣著名作家。)


皇宮酒店米芝蓮餐廳。(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