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離「晚期風格」來聽晚年貝多芬 (邵頌雄)

西方的文化評論家,建立了所謂「晚期風格」(late style)的概念,以之作為一種論述工具,評論文學家、作曲家於藝術生命中不同時期所呈現的風格蛻變。所謂「晚期」,不純粹指生命中的暮年階段,其意涵尚包括藝術上無可超越的終極境界,又或對自己已發展出的各種技巧和風格來一個大糅合,集己之大成而令矛盾對立的元素都得到調和。更有部分藝術家深感韶華老去而於後期作品中表現出一股蒼涼寂寞,又或由於後浪湧現而在意自己作品的認受性,於是作出若干妥協,把個人風格的稜角磨平。凡此種種,都成為了文化評論的一個切入點。像薩依德(Edward Said)的《論晚期風格》,便承接德國文人阿多諾(Theodor W. Adorno)的觀點,縱論貝多芬、莫扎特、理查.史特勞斯、湯瑪斯.曼、顧爾德等藝術家的「晚期風格」。
或許如榮格(Carl Jung)的心理學說所言,不同文化都有一個「老智者原型」(senex archetype),對於年華漸長的藝術家,我們總帶有一份期許,仰望他們的「功力日深」、「爐火純青」以臻「登峰造極」之境。由此出發,「晚期風格」亦成為睿智、昇華、成熟的同義詞。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人文學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