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藏茶廿五載的苦與樂(浮 雲)

自家藏茶,究竟是「苦與樂」,還是「樂與苦」?相信自家有藏茶的茶友會感受良多。筆者自家藏茶廿五載,認為這是「先苦後樂」的。
比較「苦」的一面那就是「看不喝、長期儲存」。有多長期?三年內的新茶,就得收藏最少二十五年。說容易,但屈指一算,由今年起,要存到二○四四年,突然有種墮進深淵的無力感,原來二十五年,是那麼「望穿秋水」。
另一「苦」就是既花錢又佔空間。對土地成本高昂的地方如香港,實在是難。例如,一筒質優具陳化潛力的新茶(一筒七餅,每餅三五七克),今天大約要二千元人民幣。本來,這筆錢可以買心儀之物(當下享受),結果就換成一筒要儲存二十五年的普洱新茶(無法立即享受),並把原本家中可以放置書本或精品的空間,變成藏茶閣。
不少愛茶人(包括筆者),都把家中某角落或大櫃(甚至衣櫃頂也不放過)來存放一筒筒的餅茶、一盒盒的沱茶、一磚磚的磚茶。早早存茶就是為未來省茶錢,因為尚未陳化代表便宜;當陳味出現,舊茶立即變天價,完全不能負擔,想享受舊茶味,唯有自家在若干年前率先存下。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