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美味 (李昂)

  我個人有個看法:美食就像巴黎的時裝,有其潮流,當不久前有人在媒體上說:分子料理已死亡;或者,分子料理已過去,大夥便紛紛提出下一輪主題。有個大廚便說出:美食結合劇場,將引領風騷。

美食結合劇場

  我五月在歐洲住了一個月,除了吃美食外,去德國看場結合美食的舞蹈,也是重要的選項之一。會特別遠從巴黎到德國大法蘭克福的達姆斯塔特國家劇場(Darmstadt Theatre),當然因為任職舞蹈總監的林美虹女士在德國享有盛名。來自台灣從小被送到歐洲習舞、之後編舞,作品曾兩次入圍有德國舞蹈界奧斯卡之稱的「浮士德獎」前三名。達姆斯塔特國家劇場是德國的一級國家劇場,有常駐的歌劇團、管弦樂團、舞蹈團、劇團,配備完整。

  林美虹女士這回的舞劇叫《致命的美味》(Todlicher Genuss),故事簡單的說是關於背叛:已懷有身孕的妻子知道丈夫在外面另有情婦,受刺激流產導致不孕。善於烹調的妻子着手報復,故意教導不會做菜的情婦,做出與自己做的菜完全相剋的美食,讓丈夫兩邊吃下。丈夫徘徊妻子情婦之間,知道必須選擇才能自保,但又無力選擇,繼續吃相剋的美食,最後發病,自殺身亡。

  林美虹大膽使用旋轉舞台,上有水族箱、餐桌、卧房、爐火等旋轉出不同場景。道具惟妙惟肖,象徵忠實的天鵝、巨大的開屏孔雀、各式各樣的禽鳥標本、充填鮭魚等等充滿舞台,布置出盛大的感官饗宴。

  舞劇震撼力十足,「三人行」因忌妒、怨恨、勾引、排斥、吸引、互相廝殺,有強烈的衝突張力,是個不可多得的舞劇。

在舞台上真刀真槍的做菜

  演出分成兩部分:七點半開始,一個半小時的舞劇不休息,在充滿食色的豐富舞台、動作中畫下句點。稍作休息,只有為數四十個購買第二場票的觀眾被邀請上舞台。

  不愧是國家劇場,寬大的舞台除了後部的旋轉舞台外,仍然有足夠的空間擺上八張桌子。舞台的大幕落下,觀眾便要成為舞劇的一部分,在這裏享受一場盛宴。

  「我稱這個做4D的效果,除了3D視覺的享受外,還加上實質味覺的享受。」林美虹說。

  特地從巴黎找來陽光劇團的演員杜邦(Christian Dupont),在舞台上真刀真槍的做菜,共有七道菜結合了舞劇的主題,分別是:

  蝶趐顫動(愛的感覺):西瓜灑紅椒咖喱粉;

  花之泉:馬鞭草果凍、百花沙拉;

  致命的美味:鵝肝甜菜;

  詭異相逢:香蕉鮭魚;

  枯萎之愛:枯出水;

  嫉妒與上癮:百花豬、火烘西瓜;

  桌上結局(甜品):樺樹酥皮、脆蘆笋、蘋果果凍。

  每上一道菜還配上與之前舞蹈主題相關的短舞。

  杜邦是個業餘廚師,但菜做得有模有樣,有職業水準,也懂得戲劇效果。比如香蕉│鮭魚,一起入口,滋味真是詭異;鵝肝│甜菜好吃,高膽固醇,真是致命的美味;脆蘆笋的用料是生蘆笋,粗澀的口感真是死亡的結局。配上杜邦選的從氣泡酒到紅酒白酒,一氣呵成。

  我早年在美國讀的是戲劇,在舞台上享受這頓饗宴,充分感受到原來隔着距離在舞台上活蹦亂跳的舞者,現在在身邊充當侍者,臉上的油彩一清二楚,用劇中的角色來為我們上菜添酒,與在餐廳吃飯當然大異其趣。

給一個背叛的男人吃什麼?

  舞台也加深這種虛和實的感覺,原來一直以為只是道具的廚房,現在真的是可做菜的火爐、流理台,用的還是明火,燒烤豬肉時,火苗清楚可見。不得不佩服德國國家劇場的專業人員,能夠給予編舞家這樣的表演空間。

  視覺味覺一齊享受,完整的劇場結合完整的食物,真正是一場國家級的高水準舞劇演出,再搭配一場美食盛宴。絕非我們常見的在餐廳或表演場所吃頓飯加上一些演出而已。林美虹也強調,她要觀眾置身的是舞台,而不是餐廳。在舞台上虛和實之間,尤其充滿各式真真假假的趣味。

  我問林美虹,如果說《致命的美味》來到華人地區演出,比如在香港、台灣、中國,那麼這些致命的美味,是不是也可能改為中華料理?一直在歐洲工作的林美虹愕然片刻,然後回答:「我想會。」

  《致命的美味》如果真來華人地區演出,我要自薦設計菜單。中華料理有的是相剋的美食,舞台上毒死一個男人?哈!太容易了。

  讀者朋友不妨一起想想:給一個背叛的男人吃什麼,好讓他生病、自殺!

  (作者是台灣著名作家。)


男扮女裝的舞者充當侍者上菜添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