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許湘蘋在政治毒霧下的友誼──〈母親的閨蜜〉之二(沈 寧)

母親陶琴薰到昆明西南聯大中文系上學,幾乎立刻成了校園裏的名人。一因為她是陶希聖的女兒,陶希聖原是北京大學的教授,而且不久前才在香港公布了《日汪密約》,轟動天下。二因為母親為掩護外祖父脫離日汪虎口,被日汪扣做人質,幸被杜月笙和萬墨林先生救出,是個女英雄。母親在香港《國民日報》發表長篇文章,記錄這段經歷,連載兩日,廣為流傳。三因為她從香港考進來,衣著容貌都比內地人時髦許多,在眾多本來保守又因戰爭而家境窮困的內地學生中,格外顯眼。母親高高個子,披肩長髮,彎眉毛,大眼睛,說一口標準北平話,走南闖北,見多識廣,美麗動人,純真豪爽。她每到一處,都引起眾人注目。

大學時代 形影不離
而當時母親結交的閨蜜,除陳璉之外,還有一個理學院化學系的許湘蘋。許湘蘋阿姨是江蘇無錫人,小小的個子,總是喜眉笑眼的。她在西南聯大跟母親同宿舍,睡上下舖。母親曾經說,她和許湘蘋兩人,除了專業課,幾乎形影不離,特別總是一起去上體育課。母親說,西南聯大的體育課由馬約翰教授主持,規定每星期兩節,每節兩個鐘頭。學生可以根據自己其他課程的時間安排,要麼每星期按時上兩節,要麼幾星期不上,然後連上幾天補足。甚至可以一天連上四節,兩天上夠一個月的體育課學分。
女生體育課,除練習一些基本運動技能之外,大部分時間就是玩貓捉老鼠的遊戲,一班分兩隊,一隊是貓,一隊是老鼠。老鼠逃,貓追。追趕一陣,再換過來,老鼠變貓,貓變老鼠。因為每節課上課學生不同,所以每節課都是貓捉老鼠。母親和許湘蘋每次一起上體育課,都要連上四節,玩四個鐘頭的貓捉老鼠。下課時候,都累得呼呼直喘。
每天到食堂吃飯,也是兩個人同行。西南聯大的學生飯廳很大,中間隔幾步放一個圓形木飯桶。每逢開飯時間,學生們衝進飯廳,都圍到飯桶邊,搶飯勺給自己盛飯。抗戰期間,物資緊張,糧食不夠,大學生們吃飯眼要快,手要快,嘴也要快。到得快,搶得快,吃得快,也許能再添一碗。到得慢,搶得慢,吃得慢,就可能吃不飽。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