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舞雩和舞之子──贈某舞者(張曉風)


山光照檻水繞廊,舞雩歸詠春風香。

這是翁森的句子,說的是四時讀書之樂。翁森距今近千年,翁森這句子裏的「雩」,不是他自己想出來的,而是更古早以前《論語.先進篇》中的話,是孔子的弟子點在孔子指名要他發表「我的願景」時說的。孔子先聽了其他徒弟的偉大志願都不置可否,最後聽到點的發言,才立刻按了個「讚」。
點的心願很低調,只不過跟着一票大大小小的青少年,一起跳到春天的河水中去野浴。然後,一路走回家。路上,有座「公共建築」,是個舞台。這舞台是鄉人祈禱求雨的地方,叫「舞雩」。它高出地面大約二米半,是個四面通風的開放性舞台,周圍則常會種許多樹,所以,不祈雨的時候,是個絕佳的乘涼所在。
點認為,跟着一堆沒有機心的少年,河中浴罷,穿上今春新縫的春衣,跑到祈雨用的舞台上感受春風的吹拂,(啊!想想那些浹髓淪肌的來自流水、新衣和清風的美好觸覺!)然後一路唱些歌兒回家,此乃人生至樂。
點跟翁森的時代差了一千五百年,但翁森仍然嚮往着那條湛湛清江以及那一陣一陣吹向舞雩高台上的煦煦春風。
─只是,對我而言,我卻渴望看看沂水之畔的那座疏朗的舞蹈之台,那個專為「拚經濟」而建的舞雩。年年,為着向上蒼祈求時雨,以足衣食,鄉人在其上誠心獻舞。他們用怎樣的身姿怎樣的眼神,怎樣顫抖而虔敬的肢體向天神切切禱祈?他們的態度想必卑順,因為有所求─但也想必理直氣壯,因為糧食本來就是天下之人共同必須得到的恩惠。這其間,可以有無窮的想像。

 


在都市裏,舞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戲劇廳」、「音樂廳」和「歌劇院」。
舞不再是跳給神看的,它是跳給市民看的了。而我仍愛着那個字─甲骨文中的舞,它寫成這樣: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