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天成(鍾 玲)

這個小女孩在東京郊外一座大橋的圓墩上跳舞,沒有音樂,只有大河的波浪聲,她父親拍下這張照片。我從三歲開始,聽到音樂就會跳舞。六歲隨父母由日本回到台灣,因為父親任職海軍,負責海軍總司令部對外的公關和接待事宜,他還負責安排位於左營的海軍軍官俱樂部「四海一家」各種正式活動。那時常有貴賓來訪,如美軍顧問團的高級官員,父親就會在四海一家安排桂永清總司令主持的餐會兼舞會。對父親來說,最方便安排的節目,便是六歲女兒的舞蹈。通常是播放小約翰.史特勞斯的華爾滋舞曲,我頭上紮個大蝴蝶結,穿及膝的大圓裙,自然地隨着音樂的韻律起舞。小女孩可愛,自然贏得掌聲。有一次我旋轉太多次,結果跌了一大跤。周圍衣冠楚楚的賓客瞪着眼,生怕我哭起來,我卻從地上爬起來,若無其事地接着跳下去。
到我小學三年級時,母親送我去高雄的芭蕾舞班,卻是跳了一次,再也不肯去了。因為班上都是五六歲的小女孩,我高她們一截,手和腿都長她們一截,覺得自己笨手笨腳。之後是我在威士康辛大學讀博士學位時,一位朋友邀我去「旁聽」舞蹈系的「現代舞」(Modern Dance)課,旁聽就是加入他們的練舞。我還跟得上,而且跳得很自在。也在那個時候到愛荷華城聶華苓家玩,看見二十多歲的林懷民上愛荷華大學舞蹈系現代舞的課,他在舞台上盡情地跳舞。一九七二年我在紐約州立大學艾伯尼校園的比較文學系任助理教授,又去旁聽舞蹈系的現代舞課,練舞時還被老師選為一段舞曲的女主角。之後便沒有再這麼跳舞了,舞蹈的我再沒有任何發展。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