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中的試煉(李翠妍)

近月,全球正面對一場世紀浩劫,在瘟疫的詛咒下,醫療系統瀕臨崩潰,加上繼發於群眾恐慌的糧油以至日用品物資短缺,整個城巿就像陷入戰時狀態。苦楝樹也有一段被詛咒的傳說,然而經歷過低谷逆境之後,一樣孕育出奪目的花卉,茁壯成長。
本年初,全球各大城巿均面臨新型冠狀病毒的威脅,病毒透過人與人之間的高度傳播,在短時間內橫掃幾乎世界每個角落,各國政府和人民措手不及,釀成至今仍無法估計的巨大災難。不過,世上的生命都是一個又一個的循環,就像苦楝樹,冬天果葉落盡以後,春夏之際亦可重現花葉滿枝的新氣象。
相傳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逃避元兵追殺,力竭筋疲,援兵未到,跑到一棵苦楝樹下休息,卻被掉下來的果實砸到頭,他十分氣憤,破口大罵︰「這棵樹就果實樹葉全都丟下來吧,都凋零死掉好了!」誰知,一語成讖,隆冬後整棵樹就像應驗詛咒一般,所有葉都落光,像是快要枯死似的。
這棵正是苦楝樹,其實它為落葉喬木,本身在冬季便會落葉,根本與詛咒無關。根據《香港中草藥大全》記載:「苦楝(Melia azedarach)為楝科之落葉喬木,高可達十五米。莖枝粗壯,莖多分枝,嫩枝綠色或褐色,枝條廣闊開展,有時前端下垂;老莖樹皮灰褐色,密佈縱裂溝紋。葉互生,二至三回基數羽狀複葉,小葉多,卵形或披針形,葉基偏斜。圓錐花序花多,花淡紫色,芳香,雄蕊管紫色,花瓣五。核果橙色。」
苦楝的樹皮、根皮、葉均可入藥,其味苦、性寒,有毒,具有殺蟲、療癬的功效,內服擅治蛔蟲、繞蟲、鈎蟲等蟲積腹痛。頭癬、疥瘡、濕疹、滴蟲性陰道炎等,則宜煎水外洗,或研末以醋或豬油調敷。本品有毒性,不宜過量及持續服用。肝炎、腎炎患者、孕婦、脾胃虛寒者亦應慎服。
臨床常用一種稱為「川楝(Melia toosendan)」的中藥材,它與苦楝同為楝科植物,但兩者的外形和功用均有不同。川楝的果實比苦楝大,直徑約為二至三點二厘米,顏色金黃至棕黃,亦比苦楝較鮮明,故有「金鈴子」的別稱。苦楝體積則較小,直徑約為一點二至一點五厘米,顏色呈棕黃至灰棕,顏色偏暗如土,常被稱為「土楝實」。功效上,兩者均能行氣止痛殺蟲,而川楝更有疏肝瀉熱的作用,兼治肝鬱化火引起的胸脅、脘腹脹痛及疝氣疼痛。一道名為「金鈴子散」的方劑,便是由川楝子、延胡索組成,有清肝瀉火、活血止痛的功效,臨床上遇到脾氣暴燥、口乾口苦、月經前乳房脹痛、痛經等屬肝火亢盛的病人,尤為適合。不過須留意的是,不論川楝或苦楝,均具蓄積性毒性,不宜長期服用。
與其將苦難看成詛咒,不如學會謙恭卑微,反思昔日的生活態度,在逆境中鍛煉剛強的意志,經歷苦難中的試煉,向未知的前路邁進。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