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英國疫情或領跑歐洲(鍾 華)

英國疫情爆發後,在大學工作的Mike就收到校長發給全體老師的郵件,徵集意見協助抗疫,言辭懇切而焦急;三月中大學停課後就爆發了逃亡潮,機票炒出天價,上飛機猶如生化之旅,歸途之艱難斬斷了我回新加坡的念頭。三月二十日,在倫敦格林威治居住的電腦工程師John夫婦,帶着兩名年幼孩子連夜逃回肯特老家,同樣住在倫敦從事銷售的Marc和女友還堅守在小小的兩居室裏;倫敦著名醫學院的研究員欣洋,正在研究冠心病對新冠患者的影響,她說還要等一線同事給數據,後來那位同事被隔離,共事的兩位醫生殉職,數據收集擱淺了;離我家不遠處,患有哮喘的意大利博士生Matteo看到英國室友照常泡吧,不惜搬家保命,一天他打來電話說原室友感染了。不久前首相約翰遜也被送進了深切治療部,英女皇不得不發表電視講話安定民心,所幸他已出院,當天媒體便開始痛批政府對NHS(國民保健服務,National Health Service)投入不足,看似忍很久了。

群體免疫很無奈
今年一月三十一日,世衛組織宣布進入公共衛生緊急狀態,二月四日英國政府要求在中國的國人撤離,之後整個二月歲月靜好。而政府也耗費掉整個月作討論,最終討論出四步防疫措施,《衛報》三月三日對此發表評論:「明智但為時已晚。」不幸一語成讖。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